英雄俠道 — Wonder Woman

英雄俠道 — Wonder Woman

向來對美國超級英雄電影冷感,西方電影文化下的超級英雄,都是一群膚淺的異能者。舉些例子吧,比如說 Iron Man 是一位自找麻煩的美國大男孩,自己惹了一堆麻煩,然後憑個人能力擺平,自許拯救世界;Superman 來來去去打壞人、打外星人,就像在大氣層外擊碎隕石,和人類關係不大;復仇者聯盟則是一隊政府超能力特工隊,既阻止災厄又毀百姓家園……獸人打過、超能人打過、外星人打過、自己人打過,始終無法觸動身為平凡的觀眾如我。

聰明為之英 膽大為之雄

美式超級英雄,不過是一群游俠。愛打抱不平,言必信、行必果,在世間行俠仗義,主要職責幫人報仇、復自己的仇和種下新的仇恨拍續集。而今,這群游俠各有特長,超越一般人類的身體能力,不受政府約束的自由意志,他們打工半為興趣,半為維持秩序,大半則是為了自己同類搞出了大麻煩,威脅平民百姓安全,他們要攜手解決,不然人都死光了,下次有大麻煩,就沒人可救。這類型的人物,有趣、好看、刺激,但不會崇拜、不會入骨,因為他們的人格並不高尚,甚至令人討厭。

夫草之精秀者為英,獸之特群者為雄;故人之文武茂異,取名於此。是故,聰明秀出,謂之英;膽力過人,謂之雄。此其大體之別名也。(劉劭《人物誌》)

若是回過頭來比較,Wonder Woman 之所以被喻為 DC 起死回生,因她擁有一種其他英雄較少有的特質,「俠」道。

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俠之小者,為友為鄰。

關於俠的道義特質和犧牲精神,被引用到爛的這句話,把「俠」的精神推展到國家民族的層次。我個人相信很多 Wonder Woman 與別不同,是由於她戰鬥的原因,並非私怨世仇,她是抱著拯救人類、消弭戰禍,採取一系列行動。

相似特質也見於 Batman,Christopher Nolan 拍攝三部 Batman,均穿插著大量拯救弱者的含意。Gotham City 的巿民本無意英雄打救,但 Batman 出手之後,大家覺得「這樣也挺好」,故 Batman 成為和平象徵。反派角色則不斷挑戰 Batman,證明巿民不可救藥,促使 Batman 死心。

嗯,這正是 Wonder Woman 尾聲拋出的問題︰假如人類惡俗醜陋,全無向善之心,仍值得拯救嗎?

To Save or Not to Save

Wonder Woman 成長於和平美善的亞馬遜部落,她從小接受神話教育,男人是宙斯化身,是善的。男人的惡,不屬於本性,只因他們受到戰爭之神阿瑞斯(Ares)操控,導致戰火不斷。只要殺死阿瑞斯,戰爭就會終結。

電影裡面,每每提到戰爭相關的神話,刻意使用 Man,而不是 Human,或其他英文單字,創造了性別對立,男人為惡,女人為善。是否真的沒有「惡」的女人?也不全然,但絕非亞馬遜部落的女人。

其中一幕重要劇情,講述男主角夥同小隊,穿梭戰壕,趕往毒氣生產場地,阻止德國軍方把毒藥投入戰爭。途中一個難民哭訴她的村莊被戰火摧殘,無家可歸。此時男主角 Steve Trevor 催捉 Wonder Woman 別理會難民那可能只有百人的村落,快點趕路前往毒氣生產處,不然千萬計的生命將因他們耽誤而消失。

這裡拋出了「電車難題」,救五個人,抑或救一個?Steve Trevor 的答案明顯是救五個人,犧牲掉一個人,或者把那個人交給別人,自己能力有限,更危急的事情在前。相信面對相同處境,Captain America 同樣會得出和 Steve 一樣答案,採取相似行動。

然而,Wonder Woman 挽起圓盾,手執神劍,就衝上去了。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德拉克洛瓦的名畫〈自由女神領導人民〉。


自由女神領導人民 / 1831 / 德拉克洛瓦

對於英雄來講,根本不存在救與不救的問題,不存在救五個和救一個之間的掙扎。英雄之所謂英雄,正正在於她堅定地說︰全部我都要救。

既平凡又邪惡

Wonder Woman 大部份時間在學習如何做現代平凡人。她問男女關係,問婚姻,問人們不打仗的日常生活……到最後她發現男人們的邪惡乃與生俱內,並不是戰神操控,她陷入混亂,想起母后的話,他們不值得你拯救。

這一段拍得極好,節奏流暢,快,不糾纏,不尋求答案,不執著真理,Steve Trevor  一句並非值得與否,是信念如此。儘管中途掙扎了十分鐘,信念很快喚回了 Wonder Woman 的英雄個性,她作戰的動機由打敗戰神,昇華到拯救世人,把她半神半人的身份背景,一併融合。反而作為阿瑞斯這裡就顯得卑鄙了。

Hippolyta 說了一個神話故事,人本來是全善的存在。阿瑞斯妒忌人的善,運用神力,把惡輸入人之內,導致戰爭。可是阿瑞斯勸誘 Wonder Woman 協助他消滅人類,反覆強調他只不過在凡人耳邊喃喃細語,人類居然就因此大打出手,大開殺界,甚至不惜毀滅世界。

阿瑞斯的詭辯十分奇怪。他灌輸惡念,證明人們如他所想的既平凡又邪惡,那不是很好嗎?應該鼓勵人類繼續生存,順著他的理念,永恆地戰鬥。但他認為,不行你們太容易受我擺佈了,太熱愛邪惡和戰鬥,應該去死。

我覺得這種設定很希臘,希臘人的神祇,好多都不是甚麼好東西。阿瑞斯勾出人們的黑暗面,Wonder Woman 需要清除惡霸之餘,最終極的乃是對抗惡意,至少第一集最後留下的尾巴告訴觀眾是如此,後續的故事能否延續下去,就不得而知了。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原地生活.原地旅遊】小確幸生活指南,在點對點的模式裡,劃出舒適的平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