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德有叫停的可能?韓國政府宣布暫緩薩德的部署

薩德有叫停的可能?韓國政府宣布暫緩薩德的部署

早前亦說過,朴槿惠被彈劾後,總統之位不易坐,因為上任後隨即面臨多個朴槿惠政府留下的問題,其一牽涉著外交風波的問題,就是一直爭拗已久的薩德反導彈系統部署。早於2016年初,朴槿惠政府就已與美國政府開始磋商,並於7月落實部署。當中遺下的爭議,除了韓國政府被國民批評再度成為美國的棋子外,與中國的關係亦變成了棘手的地方。而最近,韓國政府宣布,將暫停薩德的部署,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

其實,薩德部署與否,亦成為了政治取態分歧的其一重要議題,因為在薩德事件上如何取態,就已經能定性他為左翼還是右翼份子。而朴槿惠的所屬政黨,為新世界黨,屬保守派,在右翼執政黨領導下,薩德的部署則成為了右翼的取態,韓國的右翼份子其一核心想法,就是保持與北韓的距離,而且反對南北統一。相反,左翼則成為薩德的保署不但對國家在外交上的威信有影響,而且有害於處理南北的問題。而新任總統文在寅所屬共同民主黨,立場則是偏左進步派,其立場與朴槿惠亦不一樣,對於薩德的部署,是較偏向反對的。

不過,「煞停」薩德的訴求,是不可能實現的。除了牽涉與美國的外交關係外,而且當薩德已開始部署時,要完全撤走是幾乎不可能。文在寅在表明反對朴槿惠在薩德部署上的決定後,亦沒有完全叫停薩德的部署。

不過,從多次事件中可見,文在寅的確在盡量履行他競選時的承諾,就是對薩德的部署進行徹底的評估,從而再決定會否完全推翻上任政府的決定。其中,要求將薩德議題放進國會討論是第一步,這動件很明顯是要與朴槿惠的主張暫時劃清界線,而且希望推翻其決定,從他要求國會上討論起,就已充分反映美韓在磋商薩德時,透明度成為了文在寅一直懷疑的地方,他亦似乎已著手查出整個過程中存在的不恰當以及漏誤,而且認為國會的同意及通過才能決定國家政治大事。當然,究竟在國會內如何討論,至今仍未有任何定論,但可見,文在寅在薩德問題的處理手法較朴槿惠透明及高明。

暫停薩德部署的其一導火線,也許就是國防部暪報薩德設備的事件。於5月尾,韓國政府經調查發現,有4座薩德發射車暗中運入韓國境內。而其後更成功確認國防局在呈交報告書中故意遺漏了4座薩德設備追加的報告,這故意隱瞞亦得到文在寅政府的證實。這事可謂軒然大波,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文在寅的處事作風與朴槿惠截然不同,在薩德的立場也是,文在寅已決意查清整個薩德部署的過程,自然會調查過程中有否出現不當或不法程序。而國防部這次的暪報事件,可謂激發了文在寅要更加嚴謹地徹查國防部與前任政府所作的任何決定,多重嫌疑下,令國防部成為眾矢之的,而且造成反效果,就是令到薩德至今仍未能落實部署。

固然,國防部既然有故意隱瞞薩德設備的先嫌,在下一步需進行的環評報告,自然不能逃過文在寅的仔細調查,這亦可當作為暫停部署的第二導火線。在文在寅政府上任前,薩德的環評報告有濫竽充數之嫌,因為據國防部發放的數據及資料,進行評估時的範圍,只是把面積為33萬平方米以下的第一階段供地作為評估範圍,這做法有逃避正式戰略環評之嫌,因為根據法例,33萬平方米以上的佔地面積則需接受戰略環評,而以下則只需接受小規模環評。這做法其實可詮釋為試圖做一份輕易合格的環評來讓薩德順利進行。

當然,文在寅亦已指示需對薩德供地重新進行環境評估,而現階段只進行了小規模的環評,距離環評完全完成亦有一段時間,也許到2017年尾才能確保完全完成,而且以文在寅對待薩德的態度,根本不會為薩德的部署心急,所以這一年環評,他亦不會著急處理完成,甚至不會為盡快部署薩德而跟隨國防部般,意圖省略該程序。所以,這次叫停,有機會維持一段長時間,而且文在寅還有機會借這段暫停部署的時間,去努力重建對北、中國的外交關係。

而據民調顯示,文在寅的支持率有70-80%,顯示大多國民對於他的執政及管治持正面態度。而文在寅最近作出的政治或社會改革,的確有改善韓國政治的 Governmentality 的跡象,其一呈現正是剛才所述的薩德問題。究竟文在寅日後能否堅持這種管治體,實行他的承諾,這亦是值得留意的地方。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