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真相愈遠愈危險──《時代偽證者》

距離真相愈遠愈危險──《時代偽證者》

「Irving 深信他捏造的證據,換句話說,他深信自己在講真話,是嗎?」法官 Sir Charles Gray 在裁判尾聲,平靜地說出這麼一句充滿哲理的話,猶太裔史學家 Deborah Lipstadt 和她整個律師團隊,陷入恐慌。他們花費大量時間,實地前往德國奧斯威辛集中營考察;動員劍橋大學歷史學團隊,詳列 Irving 書中偽造證據……律師團隊定出策略,要嬴官司,必需證明 Irving 不誠實、不可信、人格有問題,由此,逐點拆穿 Irving 的謊言,無疑是最佳辯論方向。然而法官最後一刻才說,假如 Irving 深信他自己所講的為真,那麼他便不是說謊,他「人格有問題」之說,就不成立。

這一著,完全出乎充滿巧思,勝券在握的律師團隊意料之外。偽造證據,否認納粹大屠殺的 David Irving 很可能逆轉勝。逆轉勝會發生甚麼事?納粹大屠殺的史實,在英國法庭遭到否定,千萬大屠殺倖存者將受到傷害,真相和公義將被埋藏,歷史教訓再也起不了警剔作用,人類重覆同樣的錯誤──儘管這是一宗誹謗案件,並非審判歷史事實。

公眾會理會這些嗎?不會。他們受輿論影響太大,Irving 說一句「沒有毒氣孔,沒有大屠殺」公眾立即諷傳,極右派信以為真,招旗納喊。當然要怪罪傳媒高度重視 Irving 胡說八道,忽視其他證據,爭相報導毫無邏輯的口號。然而,真相重要嗎?歷史事實重要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娛樂性。反正人們總會選擇自己相信的真相,為此而蒙蔽雙眼、漠視證據、拋棄理性。也正因為熟知人類習性,代表律師 Anthony Julius 和 Richard Rampton 誘導 Irving 放棄陪審團,由單一法官裁決。群眾愛起哄嘛,犯不著陪審團被巧言佞色的 Irving 拉着走,害官司輸掉。

是的。律師只管官司結果,才不理會歷史真相。他們與 Deborah 約法,Deborah本人禁語,不得有倖存者上庭作證。Deborah 相當激動,她覺得應該藉法律審判,以法庭作為平台,給予歷史和倖存者應有的尊重和平反機會。Deborah 情緒起伏巨大,時常激動得忘記要冷靜思考,角色設計是順着她「美國皇后街」背景,我更願意相信那是她身為歷史學者,對遺跡、文獻、歷史的情感反應。一個面對冷冰冰的資料,現實中無法重現的時空,生起感應、感情的人,必然情感豐富、古道熱腸。優秀的歷史學者、人文學者,多半帶有這種性格特徵。個人誹謗是否成立,她看得輕,「維護大屠殺真相」才是她心裡計較。

卻又有誰關心真相?真相也好,歷史也罷,終究無法重現,一堆已逝去之物,與現代 人生活關係有限,群眾甚至熱愛謊言、擁抱謬論。電影給予群眾的鏡頭相當少,幾秒鐘的極右派、Deborah 跑步路過的餐廳水牌、法庭外鬧哄哄的牆頭草,僅此而已。相反,辯論真相的情節戲份重得多,電腦3D模擬歷史遺址、文獻紀錄核查錯誤……仔細、嚴謹、認真。即使如此,真相仍可在幾秒鐘,一句口號︰「沒有毒氣孔、沒有大屠殺」掩蓋。真話只是謊言多次重覆的成果。

電影在稱為「後真相時代」的 2017 應運而生,世界政治不幸被 David Irving 之流,佔據統治位置,諷刺的是,最擅於此道的領導人,叫 Donald Trump,他是人民選出來的。並非控訴群眾愚昩,做錯決定,我想指出所謂「後真相時代」是偽命題,人類自古以來就不愛真相,追尋真相需要幾百年,卻可以幾秒鐘破碎。納綷大屠殺證據確鑿,David Irving 的謬論依然大有巿場。人們愛和真相對著幹的執念,比想像中可怕,人人熱愛真相、擁抱史實的年代,從來沒有過,又哪來的「後真相時代」?

真相永遠只掌握在少數人手中,隨着證據和遺跡的發現,真相的內容和細節也隨時變更。《時代偽證者》正正提醒了我們,真相極之脆弱,稍一不慎,就會被有心人利用,檔案消失、篡改資料、歪曲事實、指鹿為馬、以假為真……法庭並不是辯論歷史事實的場合,卻是滙聚智者維護真相的神聖場所。真相得之不易,又豈容那些修改調查文件、亂說地底主權不屬自治範圍、考試操練不會加重學童負擔的流氓政棍,三言兩言間破壞。

  1. 香港01︰特朗普是在說謊,還是在胡扯?關於謊言的哲學分析
  2. 主場博客︰《時代偽證者》-真相,還需要辯論嗎?/Priscilla Chan
  3. 蘋果日報︰時代偽證者與後真相時代

 

 

原地遊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