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鬚糖伯伯

龍鬚糖伯伯

三十四度的炎夏晚上,汗珠沿著我的背一直流著,歇息在我的橫間Tee上。
剛離開人多到讓我有點喘不過氣來的商場,我走在沒有什麼街燈的街道上,向著熟悉的方向走去。
離開地鐵站,從其中一個出口步出,我抬起頭,看見了他。
他瘦小的身材,坐在紅色的塑膠椅子上,眼晴彷彿已經差不多要看不見了,就這樣,微笑著。
他佇立在電話亭旁邊,在手推車上裝著一盞紅色的小燈,照亮著他的每一個作品。
每一個屬於藝術家的作品。
他,和電話亭,兩樣已經差不多要被世人遺忘的瑰寶,就在這個炎熱的大家都要發脾氣的晚上,靜靜的停泊在那裡。

從遠處望到他,本來在刷著手機的手,停了下來。
路人都低下頭,以過快的腳步走過他的身邊。
無論有多少人,錯過他,遺忘他,他還是笑著坐在那裡。

他讓我想起,小時候,那個推著手推車,在我家樓下賣糖蔥餅的伯伯。
在那個我還是穿著校服的年代。
無論在學校內,我受了多少委屈,被同學欺負過多少次,感到如何孤單,當地鐵到達我家的樓下,從那個出口走出來,我總是看見他的笑臉。
然後,我會走過去,用五元幫他買一塊糖蔥餅。
每次他都會說,放學囉,我夾一塊大的給你,多加一點糖蔥給你。
後來回想,我大概,買的不只是一塊糖蔥餅,而是一份溫暖。
一份我在什麼地方都找不到的溫暖。

隨著我長大了,糖蔥餅伯伯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不在。
我曾經騙過自己,也許是他享福了,他的兒女把他接走,不再需要他這麼辛苦了。
到無法再欺騙自己的時候,我誠實跟自己說,我想,他是到了一個比這裡更好的地方。

面前的這個伯伯,身影跟糖蔥餅伯伯重疊起來。
樣貌不一樣,感覺卻很相似。
我一步一步的走過去,看見一盒盒的龍鬚糖,整齊地放在盒子內。
屬於香港的一份傳統。

年輕的時候,我們曾經討厭傳統。
總是想要創新,總是想要變不一樣。
到了某一天,我們又會懷念起傳統的美好。
我拿出了一張紙幣,遞給了他。他用他僅餘的視線瞄到我,臉上的笑容綻放得更漂亮。
謝謝你喔,來,我選一盒特別美的給你,他說。
像他這樣的年紀,星期六的晚上,為什麼不能好好的跟孫兒吃個晚飯,然後坐在客廳裡,看著那無聊的電視節目,一邊大笑一邊喝著那女兒剛為他泡好的紅茶,計劃著下個月的旅程要到那裡去。

可是,在我面前的他,卻只能用手抹走那從頭髮滴下來的汗水。
他拿起了兩盒,細看著裡面的龍鬚糖,然後把其中一盒放進白色的塑膠袋裡。
最平凡,最廉價的白色塑膠袋。

我接過他手上的塑膠袋,伯伯,辛苦你了,我說。
不辛苦啊,不辛苦啊,他還是笑得那樣燦爛,望著一個不明的方向說著。
然後,他又再等待著下一個客人。

轉身過去,我好想哭。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無法控制的,
眼淚一滴一滴的流下來。

我突然好想家。

image : wikipedia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