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她施捨而來的關係

那段她施捨而來的關係

兩個大相徑庭的人因為巧合而相遇、因為時機而相知、因為錯覺而相擁,大概是這段關係最好的形容。我可以說她從來沒有在這段關係中感覺到片刻戀愛的感覺,所以「相戀」是這段關係中雖一,也是最致命的欠缺。由始至終她只是以一個施捨的態度去走過短短的兩個月時光。

她為了磨滅情傷,他還受困於前度的思緒,兩個同樣為愛情而失落的人碰面,也許同是天涯,他們成了一對無所不談的男女。由早至晚,兩個人互相成了 WhatsApp 列表的第一名,電話記錄出現的都是他的名字,由天南地北聊到個人心事,她有了一個可以盡訴心中情的對像,他也找到久違的,能對別人心無城府的感覺。在旁人眼中他們就像是一對情侶,而他們也沒打算多作解釋:不管別人怎樣想,這兩個人想的只是保持這種生活方式,在世界中找到一個願意了解自己的人。聖誕前夕他與友人結伴外遊,深夜讓不忘連著 Wi-Fi,靠 WhatsApp 的通話功能,他一個人站在露台外面,點起一支又一支的香煙與冷風對抗,為的是不影響熟睡的友人,同時又能繼續陪伴遠在二千四百九十四公里以外的她。

他們因工作而錯過平安夜的約會、因同事而錯過除夕倒數的機會、卻沒有錯過他生日的那一個晚上。他永遠記得如何在她家前涼亭深情剖白,她如何笑著點頭答應二人成為更親密的關係。那一刻的他彷彿得到了一切最美好的,曾以為是因為緣份使得兩個傷心人能以甜蜜作為結局,但原來她點頭只是剎那的感動,往後的發展也只是對他的好而作出的拖捨。擁抱、牽手、親吻,情侶間的親密舉動都有過,但當中只有其形,卻無半點情投意合的感覺:她從來沒有主動親吻過他,換成是他吻過去時她雖然沒冇拒絕,但他從沒感受到她在過程中有半點喜悅;牽手時她說不喜歡十指緊扣,甚至一段時間後連牽手的行為也沒有了。他曾以為不以為意,直到看到她與新歡十指緊扣的甜蜜照片,他才知道一切的原因;擁抱時他心裡總有種若即若離的感覺,也許你可以說他有一點神經質,太多疑了,但結果卻說明他是對的。

曾經跟她說過要去一趟旅行可以好好了解對方,剛開始她雀躍萬分,只是沒過幾天時光她卻推搪起來,如今她跟新歡已經從泰國回來,他只可以對自己自嘲一番:施捨是有限度的。兩個差異這樣大的人能發展到成為一對情侶,或者說是一對只有他們二人知道一起過的情侶,也許這就是終點,不能再更進一步。施捨的覺得債還清了,便轉投向另一個他的懷抱,而傻傻付出真心的他卻仍未抽離,一天天受著心痛折磨,同時等特 Dignitas 接納他的申請然後看那天瑞士機票時間合適便飛過去完成自己最後一次旅程。

施比受更有福,現在施的她確實幸福至極,而受過施捨的他,哪還有談福份的資格?

 

Photo: 網絡取材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