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的西柚

捷克的西柚

我在前往捷克城市古姆諾夫(Cesky Krumlov) 的火車上。從布拉格前往要 2-3 小時的時間,車上有餐飲服務,一杯還可以的咖啡不過港幣 10 元左右。

不過愛吃愛照顧人的媽媽還是買了一些乾糧上車,當中包括我討厭的西柚。

其實我不討厭它的味道,不過如果吃到超酸的,心情會變得有點糟糕,為什麼你生下來要這麼酸呢?甚至會帶著這樣的怨懟質問西柚。

不過我最討厭的還是西柚肉與皮之間白色的那層不知名 layer。這層「依」又苦、口感又不好,阻著人們吃果肉,真的不知道意義何在。

當然,崇尚健康的人就會說其實這層依最有益。

說起有益但難吃的生果,比起西柚我更討厭木瓜。不要說它樣衰的外形,還有令有密集恐懼症頭暈的黑色果籽;木瓜的味道,我只能說是固體狀的嘔吐物。年青時候每次醉酒嘔吐,邊嘔也會邊想起木瓜,內心對無辜的木瓜有很多怨恨。

再年青一點的時候,有說多喝木瓜奶對胸部發育很好。那時候,我家樓下商場開了間鮮榨果汁店,有新鮮木瓜奶賣。

我看著當時 baby fat 的身體,在想,如果至少有比較可觀的胸部或許可以減低做老姑婆的危機也不一定。

木瓜奶要 28 元,好貴;我拿著零用錢準備買的時候還是買不下手。木瓜奶,嘔吐物再加奶,想起自己都反胃(gag reflex),還是轉頭便走,一次都沒有光顧那健康飲品店。

沒胸就沒胸,我不能勉強自己。

在列車上很容易胡思亂想,腦洞竟然開到木瓜奶的回憶去,超離題。

我把一塊西柚放入口,捷克的西柚挺甜的,那層白色依薄薄不太苦,還能入口。


古姆諾夫很美,遊人雖然很多,還算井然有序。在城堡高處看著河川流貫的小鎮,好不舒暢。城堡歷史悠久,看著它的故事,我被啟發了。

我提醒自己要跟當年在商場果汁店猶豫要不要喝木瓜奶的自己一樣:不要勉強自己,在不快樂的程度上,如果到了一個令自己嘔心的地步,就千萬不要勉強。不論別人跟你說有多有益、有多重要,因為不快樂的一定是自己。

米多莉上

 

米多莉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直抒胸臆,隨筆愛情、工作、生活,細訴我這條魚乾老少女在倫敦奮鬥的點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