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dyShop + Greenpeace 中伏驚魂

BodyShop + Greenpeace 中伏驚魂

雖然山地媽還未去到食素、零塑那麼終極環保的地步,但日常生活中的減廢環保小動作,例如自備購物袋、外賣走餐具等,能做到的都盡量做。畢竟地球還是要留給子孫的,我做的一點點,就是為地球乾淨多一點,同時教育小朋友。平時留意到與環保有關的新聞,做做筆記,記低哪些企業有良心要多點支持、哪些產品危害環境要盡量避免,同時借自己博客的一點點人氣跟讀者朋友分享一下,多一個人知道且身體力行,地球也就乾淨多一些。

師奶生活日常都是買菜接放學,一天有點空檔,蕩了進去Body Shop,從小到大用過這家的東西都覺得不錯,從護膚品如純茶樹油和藍粟米磨砂膏,到 FSC木材製的梳鏡和黑底白字的 Against Animal Testing 布袋,都讓我覺得這家算是良心企業。

一進店,想起洗面膏快用完,就問問推銷員姐姐,她介紹了維他命C洗面膏,我從前用過這個系列的其他產品,覺得不錯,於是沒有多想就拿去付款。

回家試用,一擠上手,往臉上一搓,覺得不妥。那些橙色一粒一粒的是甚麼?!?!

山地媽幾年前因為看了綠色和平的報導,得知日常用品含有不能分解的微膠粒會污染海洋和毒害生物,並寫了一篇文章與大家分享這個消息。現在買了支膠粒洗面膏回家,豈非老貓燒鬚?

買的時候沒有注意這原來是磨砂膏,趕快把手洗乾淨,抓起那枝東西,翻去看看成份表,看看有沒有 copolymer 之類與微膠粒(microbeads)有關的字眼,發現沒有。然後又上Body Shop官網找,結果是這款產品過往的確含 PE 微膠粒,但已於2015以一種叫 polylactic acid的生物可降解砂粒取代。

雖然是虛驚一場,但算是買個教訓,以後購物還是要好好看成份表才付款。

事隔幾天,又在街上閒逛,看到綠色和平擺街站收集簽名,想過去說聲多謝,順便簽名支持一下。畢竟是多得他們的研究、報導和與企業死纏,才將許多不應該出現的產品下架,或逼使企業將產品改良。

那位大使很殷勤地解說組織最近的工作等等,說到最後其實不是收集簽名,而是希望駐足聆聽的路人捐款,我也準備掏現金,卻不見有捐款箱。大使卻說希望我在組織的平板電腦填上資料,用信用卡以月捐的方式支持。

首先,我不喜歡當街掏張信用卡出來刷,其次,我不喜歡月捐這個 obligation,因為我不知道最後會不會像希特拉cut不到有線那樣。

我比較 old school,問有沒有捐款表格,讓我容後寄支票,不果。最後現金捐不成,信用卡刷不成,支票寄不成,大使說我可以考慮過後上官網捐款。

回家上網,在綠色和平官網按「捐款」,也是連結到月捐表格,想要一次性捐助不是不行,只是要click多兩click。選了捐助金額,把表格從頭到尾填好,去到最後一欄:籌款幹事編號(如適用)。然後想起當時幹事對我說,上網捐款時記得填上她的職員編號。

成件事就好像保險佬跑數。我靜靜地把視窗關上。

然後在網上找到龐一鳴2012年寫的文章(經歷和我差不多),以及當時綠色和平總幹事馮家強的回應;又找到2009年的報導,指綠色和平的籌款開支佔捐款28%,大概都是花在僱用全職籌款幹事之上。

NGO 等錢用是事實,但募捐時也要顧及觀感和捐款人的感受。慈善機構越小,籌款開支越大,像綠色和平如此大型的NGO,實在沒有花33蚊來籌 100 蚊之理(iDonate資料,而宣明會和樂施會籌100元的成本分別是3.7元及12元)。

這次幫襯 Body Shop是虛驚一場,走入綠色和平街站卻是感覺幾乎中伏。

Image : 5gyres.or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