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6回:神的禮物】

《進擊》【第6回:神的禮物】

民聯黨主席譚志峰聽到秘書跟他報告的事後,勃然大怒,然後打電話急急地叫梁麗芬來到他的辦公室。

「__!你搞咩嚟啊?你去嗰度被李振永條友知道咗,放埋上網啦。」譚遞他手中的iPad給梁看。

她疑惑不解地看看秘書遞來的照片後,她放一放鬆地說:「主席唔怕啦,張相咁濛,唔知係我嘅。」

「你睇埋啲留言,有唔少人估係你啊,好心你就唔好咁__招搖啦,揸__住架白色車,慌死無人知你去呢度happy咁。」譚激動地罵梁。她亦低下頭不發一言,整個辦公室都靜了十幾秒。

「唔理咁多,你查吓條友點知呢件事,梁特order咗叫我哋搞__掂佢啦,唔好hea __咗佢啊。」譚大力地放下他手中那杯咖啡。

「喂,早幾日佢放街站,你都有喺現場望過吓,你冇覺得有咩奇怪咩?」梁麗芬轉過頭向著其秘書說這番話。

「Sorry⋯⋯我而家先記起見到嘅奇怪嘢⋯⋯」他看著梁的眼色說。「你搵次做嘢醒少少好唔好?」

「係⋯⋯係我錯,我無記性⋯⋯」他思索了幾秒後,就說了:「李振永派派吓傳單,突然間停低咗,走返過去同個阿婆竊竊私語咁,我仲見到個阿婆係咁握住佢對手,會唔會關⋯⋯呢個事呢⋯⋯」秘書聲音開始收細,並看著兩人的反應。

譚和梁對望了一下,譚就叫梁妥善處理好這件事⋯⋯

* * *
振永在Facebook上看到婆婆失蹤的新聞後,就叫Shirley等人開了個視像會議,在談當天的事。大家既疑惑,又感到不快,不斷在想為何會這麼巧合。多番討論下,他們亦猜測與梁麗芬有關,但Shirley的一句話,終止了關於婆婆失蹤的討論。

「點講都好啦,後日就投票啦。我哋都無時間去查咩事,而且又唔知佢住邊同電話,根本無從入手,咩都等投完票先算啦。」

振永和其他人都表示同意,其後就結束了會議。

這兩天內,振永持續與團隊在新界東不同地區拉票,與其他候選人都沒有任何磨擦,但唯獨不見梁麗芬接票,只見有些穿著藍色風褸的大媽大叔在派傳單。終於到了9月4日了,振永在浸信會呂明才小學票站附近與Shirley他們一起拉票,除了喊口號外,還對說支持他們的街坊道謝。而在拉票期間,突然有三輛旅遊巴於門口停低,下車的,全都是拿著枴杖或坐著輪椅,滿頭白髮的公公婆婆。

Justin見狀即問:「又係呢味嘢?」

Miki然後問振永:「點解佢地個個隻手都有個印仔嘅?」

「我見到個6字喎⋯⋯全部都係嘅?莫非又係梁麗芬?果然係建制啲嗱喳招?」Shirley不屑地說這句話。
Justin答口說:「呢啲叫唔叫掌心雷?又種票又咁樣呃啲老友記,真折墮。」

振永沒有回答他們,看著一架架旅遊巴在票站前停低,他瞄了數瞄,就繼續拉票。

* * *
經過整日投票後,終於要點票了。

Daniel緊張地說:「我地呢區得5席,好似好渺茫咁嘅⋯」

「睬過你,唔好係度講啲咁嘅嘢!」Shirley叫Daniel冷靜一點。

過了一小時,頭三席基本塵埃落定:黃君雅 56881票、鄭佩恩 47120票、張賢正 39698票。

而那時候的振永得13078票,而梁麗芬就有16237票⋯⋯

「似乎我哋對梁麗芬嘅攻擊都有啲效,佢咁少票嘅」Miki說。

「至弊佢好似會係尾席呢⋯⋯」Daniel仍未能放鬆。

振永此時只緊握雙手不作聲,雙眼只看著電視螢幕上的票數更新。

其後,第四席亦呼之欲出,就是李明儀,27008票。

漫長的時間過去,新界東選區的點票終於完成。

振永去完廁所回來,走回Shirley旁邊,從上至下看票數結果⋯⋯

「3號獨立黃君雅 62787票
8號工民會鄭佩恩 50816票
7號民主黨張賢正 42773票
2號公民力量李明儀 28006票
5號獨立李振永 23960票
6號民聯黨梁麗芬 22155票
1號關愛香港會關偉新 1027票
4號獨立陳娥玉 374票」

振永目瞪口呆,口裡也吐不出一隻字。Shirley喜極而泣,與Justin擁抱著,Daniel和Miki則即刻走前抱著振永,大家頓時充滿節慶的氣氛,他們亦已計劃好去哪裡吃飯、去哪裡慶祝等等。

完成了當選過程及宣布後,振永一落台準備和大隊離開時,就見到梁麗芬和她的團隊,梁麗芬竟沒流露一點失望的表情,反而笑著主動恭喜振永當選⋯⋯

「恭喜你喎,我輸得心服口服。」

振永雖不想和她交談,但亦照舊答謝她,「多謝你,同埋多謝你做我對手。」

梁麗芬來了一個陰笑,「小意思啦,不過你好自為之啦,因為議員張凳唔易坐,我就唔想坐啦。」

Shirley聽到有點不忿,就搶過話柄說:「咁多謝你讓張凳我地坐啊,不過我哋唔知四年後會唔會俾得返你呢。」

梁望一望Shirley,然後就說:「話哂你都曾經係咩NiuTV『想知道真相』監製,點解身邊跟住啲咁無教養嘅人嘅。」

振永叫停Shirley不要駁梁嘴:「多謝你知道我曾經做呢個節目,不過都係讀錯名。」

「名嘅野死嘅姐,最緊要我識姐,做得幾好啊,不過點解做做下俾人炒嘅?」

振永見她問這件事,就特意這樣說:「因為新界東北囉,做做下俾人DQ,無辦法啦。唔知有無關你事呢?」

梁即刻反駁說:「邊會關我事姐,我只係議員㗎咋。啊!不過嚟緊我唔係啦。點都好啦,祝你好運啦。」

梁說完轉身就離開會場,但走了兩步再停低,轉過頭來向振永說:「無記錯,今次算唔算第一次我地傾計呢?嚟緊應該有唔少機會嘅。再見!哈。」她又再陰陰嘴笑著走了。

(待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