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7回:荊棘 (I)】

《進擊》【第7回:荊棘 (I)】

梁麗芬與振永交談後,就去到停車場上車回辦公室。

上到車後,一點失望及氣憤的心情都沒有,反倒心情大好地在座位上喝著美式咖啡。

「而家咁樣,我哋都係等時機到喎。」秘書說。

「早幾日都會驚連主席都無得做,但佢臨時搵我,話個咁好嘅消息,仲唔即刻喺屋企休息下咩。選議員?由得班友喺立法會度__ fing fing啦。見到泛民班__家鏟真係想嘔。」梁笑著地答。

秘書繼續看著他的眼色:「你⋯⋯到時會照住我㗎可?」

「放心啦你。不過唔該你日後醒少少啊,成日做嘢甩甩漏漏嘅。主席交代咗啦,你呢兩個禮拜內聯絡定北方同文公報啲記者,準備放定料出去啦。」

* * *
振永與團隊在會場停留了一會後,就決定回家了。出到門口時,數支咪遞了上來,眼見全部都是電視台及報紙訪問,簡單答了幾句後,就轉身走了。而他見到曾和他做專訪的主場新聞記者,就主動走過去和她打招呼。

「Chloe,好耐無見啦。」

「恭喜哂你啦,點解咁快做完訪問嘅。」

「佢地太chur啦,我見到你就諗返起網媒今次又無得採訪,不如就同你做個好啲嘅訪問啦。」

「嘩,點多謝你啊,好,而家嚟啦。你今次當選贏到尾席有咩感想⋯⋯」

訪問做了十分鐘有多,振永與Chloe握一握手,答謝過後就與團隊回到停車場拿車了。

回到振永家裡,Daniel已經拿起放在門口鞋櫃上的Pizza外賣紙準備叫最貴的套餐慶祝,同時Shirley和Justin就準備和振永商議謝票路線,商量過後就慶祝了一番,對於梁麗芬與他們的奇怪對答,亦已拋諸腦後。

* * *
隔了兩天,振永與團隊租了輛雪糕車,在沙田第一城附近放了街站進行謝票。不少小孩與家長走前來拿雪糕,振永不斷答謝他們。有一個年輕人走過來和他說:「我有投票支持你㗎,你贏咗梁麗芬條八婆真係好!」振永笑著多謝他,而且問他想吃什麼味道的雪糕。

在謝票期間,突然間有個大叔捧著一桶紅色的液體,向振永的方向跑去。振永看到他的同時,就已經一身都是紅色油漆。而Justin見到即刻阻住大叔,大叔爆了一大輪粗口罵振永贏了梁麗芬後,就突然從牛仔褲袋中拿出一把水果刀,意圖刺傷振永。Justin擋著他時亦不覺意被割傷了左臂。Shirley見狀亦即刻報警,數分鐘後警察來到現場,就問振永發生了什麼事⋯⋯

一名女警向著該大叔平和地說:「嗱,先生,我哋了解過啦,而家你涉嫌攜帶攻擊性武器及傷人,請跟我哋返警署。」而大叔並沒有聽勸告,堅持以多句粗口來罵振永。然後數名男警則夾著他帶上了警車,而過程中,有數個年輕人亦以粗口回敬該大叔,「呢啲咁嘅死廢老,快__啲死咗佢好過啦。」「係啦,_佢個臭街。」男警就大聲喝止他們,並要求他們一起上警車,而他們反抗時,有警察拿出了警棍不斷打他們的背脊及腳,然後大力地夾他們上車。途人紛紛拿起電話拍著大叔和年輕人如何被警察帶走,而在警車上,警察沒有理會大叔,反而在車上即時向該幾個年輕人搜身,而且繼續打他們。

「嘩,警察咁樣對後生仔嘅!」

「唉,一睇就知係啲黃絲後生仔啦,呢啲人捉返去打返幾鑊啱㗎啦。」

「我見到阿Sir踢佢哋下面喎。有無搞_錯啊!」

而沒多久,救護車亦到了場,接了在流血的Justin,而振永和Shirley就一起上了救護車。他們吩咐了Daniel及Miki 執拾好物品,而且付錢給雪糕車司機⋯⋯

「佢無咩事,只係皮外傷,搞掂埋啲手續就可以出院㗎啦。」醫生向振永說。

「OK,唔該哂你。」

在旁的護士問振永:「你需唔需要毛巾抹一抹啲油漆?」

「哦哦好啊,唔該你。」

「唔洗客氣,我好鍾意睇你個節目㗎。」護士微笑著說。

當抹了抹臉上和衫上的油漆後,就和Shirley去搞手續。其間有名警察找了振永落口供,過了半小時後就完成了,然後和Shirley回家匯合Daniel和Miki。振永亦將自己遭遇及看到警察的行動全部寫在Facebook帖子上。

* * *
梁麗芬等同黨議員在譚志峰家喝著紅酒,抽著雪茄,而同黨亦是立法會主席的梁彥田和鄉議局主席劉家雄亦在場。譚志峰突然收到一個電話,然後去了出面聽。

「喂?北京仔,有咩事啊?」

一把大聲的男人聲在說:「出咗事啦,我派咗個阿叔走去搞李振永,而家拉咗去沙田差館啊。」

「咁搞野?但係同我有咩關係?」

「我點知個大叔原來揸住幾十幢丁屋契喺手姐,多得我班𡃁唔識做。去搞呢條友又唔係俾咗好多錢,咁有米又聽我點。如果呢個阿叔有事,我哋東北嗰邊想做乜都未必成事耶。你幫下我啊峰哥,幾廿年老友。」

「_家鏟,你成日俾野我煩,俾次我靜下好無?」

「你而家係咪唔_幫我先?唔幫,第時賺大錢唔_洗預你啦。」

譚急急道歉地說:「咁又唔好,北京哥,我哋今次食粥食飯都靠你㗎啦,你估我哋可以好似梁麗芬咁咩。我轉頭俾電話你。」

回到客廳內,鄉議局主席劉家雄就問譚發生了什麼事。

「北京仔又嚟搵我幫佢手囉,佢搵人搞埋啲小動作,而且差人就執正嚟做,我都唔知點幫佢。」

「係?不如等我打個電話俾沙田個老巡講下?」

劉打了電話與沙田警署的警司後,談了數句後,就叫了他不用再審該大叔了。

「搞掂左啦,你幫我同北京仔報個平安啦。」

「唔該哂你啊雄哥⋯⋯」譚笑著向劉說。

「沙田呢個老巡曾經係元朗個邊叫雞,點知遇著佢啲𡃁去冚檔,最後又係我出手先無事,所以佢實幫我嘅。」

「哦,原來係咁,真係麻煩哂你啦主席。」梁麗芬亦加把口答謝劉。

「咦,你選唔到今屆議員喎,但係我都收到風,話你好事近喎。」

譚即時搶過話柄說:「係啊,我一收到風都話咗佢知,然後佢即刻連區都唔落,由得自己輸。你都真係幾淡定喎。實係你做㗎啦?」

梁笑了一笑:「你收到嘅料幾時會有假嘅?今次我瞓哂身落去㗎。」

「總之你記得做好呢個位,等我地繼續做到世界啦。」劉拿起桌上的雪茄,然後譚就拿出火機幫劉點起那支雪茄。

「我會㗎啦,好難得先有呢個機會嘅。」

「得啦,唔好講_埋哂呢啲老土嘢。記得醒醒定定啊。」譚再三叮囑梁。

* * *
就這樣過了兩星期,振永當選後繼續落區見街坊,收集了不少他們居住的區份中發生了什麼事,而梁麗芬及譚志峰那邊亦沒有什麼舉動。

2016年9月22日

正當振永一覺醒來,拿著電話在Facebook看新聞時,發現獨立媒體網刊一個帖子,標題是:「《文公報》:發展局局長梁健波週內退休,梁麗芬成新局長大熱」」⋯⋯

(待續)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