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8回:荊棘 (II)】

《進擊》【第8回:荊棘 (II)】

當振永看到「《文公報》:發展局局長梁健波週內退休,梁麗芬成新局長大熱」後只目瞪口呆,而頓時電話亦響來 WhatsApp 的通知,正是 Shirley 將新聞截圖放上群組,加了句「唔L係啊⋯⋯」
Justin 回答:「做唔到議員,就做局長,幾筍喎 f_ _k。」
然後 Shirley 就提議振永把這單新聞轉發到其 Facebook,嘲諷一下梁麗芬。但振永拒絕了,回覆他說:「唔搞咁多嘢啦,唔想俾人話我針對佢。搞好啲落區仲好,日後先再算啦。」
Shirley一直覺得奇怪,為何振永最近參選後已變得沒有以前般浮躁。他內心只是在慶幸能當選,其後如何做議員期間為自己父親報仇,他亦沒有計劃,亦不知該如何做。


* * *
2016 年 9 月 28 日
振永與團隊在樓下的茶餐廳準備吃早餐,然後落區到一間殘疾人士的院舍進行探訪。等待期間,看見電視新聞在報導:「佔領行動發生兩週年⋯⋯」
振永說:「嘩,咁快就兩年啦。」然後向 Justin 說:「你記唔記得兩年前話要落金鐘,同我嗌咗場大交?」Justin 笑著說:「梗係記得啦,嗰陣時趕住拍好正正關於真普選嗰集,已經唔夠人,不過最後你都俾我去啊。」Shirley 加把口說:「個期節目好彩仲出到街咋,而且之後我地仲一齊陪你係金鐘添,你不知食咗幾多催淚彈⋯⋯」
正當聊得起勁時,突然有個大媽走前問:「你係咪李振永啊?」振永微笑著答:「係啊!早晨啊!」
「唉唷,太好啦,我今次投咗你票㗎,而家見到你真係好啊,介唔介意同我影張相啊?」
振永顯得有點尷尬,Justin 就即時叫大媽遞過電話給他,然後和振永拍照。大媽開心地返回在振永後面的卡位,其後和對面其丈夫說遇到了他,但丈夫不屑地說:「有咩咁巴閉姐,呢啲泛民嘅人,淨係識拉布,搞到個議會唔知似乜_嘢咁。算吧啦。」然後指責大媽說:「我明明叫你投梁麗芬,係都唔聽我講。」
Shirley聽到心情極度不爽,想行過去和他理論,卻被振永截住。然後他主動走過去向他說:「早晨啊哥哥,我係李振永,多謝你俾呢個意見我,我會努力做好議員嘅工作。」
「嘥_氣啦,你啲搞政治嘅,實係人前人後兩個樣,你咁講我咪咁聽囉。」
「多謝你啊,我實會證明我係幫到市民嘅。」
振永見他沒回應,亦繼續不屑的眼神看他,唯有靜靜地回到座位繼續吃他的火腿通粉。

吃過早餐後,就去到元朗的「劍橋之家」,上了一層樓梯後,就見到很窄的門口,進了去就是招待處,然後看見一個又是黑口黑臉的護士。
振永先開頭說:「你好,我係李振永議員,早排約咗嚟做探訪嘅。」
護士毫無感情地說:「先生,麻煩你等一等啊。」
然後她起身走了去走廊盡頭的一間房間,她敲一敲門,推開了少少門,但她嚇了一嚇。然後門內一聲說:「咩事?」「李⋯⋯振永議員⋯⋯到⋯⋯到咗啊,你⋯⋯你 OK 未?」
「俾佢地入嚟啊。」
然後振永與 Shirley 及 Justin 就進了去,Miki 和 Daniel 就到處看看收集資料。而甫進去,就看見院長在急忙把著辦公室內的房門拉回,然後走到梳化上恭迎振永他們。振永就與他握手,然後他就說:「你好啊,我叫馬建華,係呢度嘅院長。」
然後振永與馬院長開始交談,然後 Shirley 和 Justin 就幫忙寫下筆記及錄音。在訪問期間,Shirley 不斷聽到辦公室的房門內不斷有撞門的聲音,聲音時大時細,而且門好像逐漸打得更開,原來馬院長沒有把門完全關上。Shirley 拎過頭看看,豈料看到一個女孩在輪椅跌在地上,不斷努力爬出來並哭著。Shirley 連忙叫振永看看,振永亦嚇倒,然後問院長發生了什麼事。
「佢頭先⋯⋯」正當馬建華想解釋時,那女孩就嚎哭起來,然後右手不斷抖震,口吃地說:「佢⋯⋯佢⋯⋯頭先摸⋯⋯
Shirley 不斷嘗試穩定她的情緒,並衝去房門拿出輪椅,然後扶她坐上去。Shirley 然後再問發生了什麼事。
「佢⋯⋯頭先⋯⋯摸⋯⋯摸我呢度⋯⋯」她用左手指著褲襠位置。振永大吃一驚,然後女孩繼續說:「摸完呢度,又摸⋯⋯摸我上面呢度⋯⋯,之後仲除我條褲,然後⋯⋯」
Shirley 即時叫她不用說話,然後大聲呼喝馬:「你唔係啊嘩?人地十幾歲細路女嚟㗎。」
馬即時回答:「你唔係信佢啊?我無對佢做啲咩喎。」
振永和 Shirley 走到內裡房間看看,發現有個有精液的安全套和一大堆黏黏的紙巾遺留在地上。
振永憤怒地說:「你睇吓?呢個無得拗啦!Justin 幫我報警。」
擾攘一輪後,馬見狀即刻趕他們走,然後更大叫說:「你試下報警啊!你死梗啊!」
振永他們死賴不走,留在樓梯間,堅持警察到來拘捕馬才走。其後,警察上門了解情況後,就把馬帶上警車了。
振永與團隊解散後,就將今天發生的事放了上網,頓時得到很多轉發和評論,同時不同網媒亦相繼報導此事,在他們的 Timeline 上,全是『「劍橋之家」院長性侵智障女被捕』、『《無聲吶喊》真實版:「劍橋之家」院長風化案』、『李振永揭發殘疾院舍性侵案』等標題的新聞。


* * *
同一天早上,發展局局長梁健波在出席行政會議前,舉行了一個記者答問會,記者問到他是否宣布退休說:「因為身體持續出現問題,所以已經向行政長官遞交咗辭職信,特首呢都批准咗我嘅申請。」
「接任人選係咪已經決定咗?」
「我已經向行政長官提名咗㗎啦,就係梁麗芬。」
報導過後一天,梁麗芬正式接任發展局局長。民聯黨特別為她搞了一個記者會,梁麗芬與記者問好後,就說:「我好開心能夠有機會加入政府,為市民服務。雖然落選咗立法會議員,但能夠係更高位置為香港服務,絕對係我嘅榮幸。我好多謝提名我嘅梁前局長同埋梁特首,希望能夠妥善接手處理前任局長嘅工作。」
「擔唔擔心被網民批評你做唔到議員,竟然做咗局長?」
「唔擔心,我覺得得到呢個機會係證明緊我嘅實力囉。同埋佢地只係識係網上叫囂,完全冇建設性,我覺得佢地真係同泛民一樣,淨係識搞事囉。」
一輪提問,記者會完結後,就收到了來自她姨婆的電話,
「喂,大件事啦今次。我個仔被差人拉咗啊,話咩性侵犯喎。」
「吓,咁大件事?又搞咩啊,我啱啱先做局長咋,唔好咁快俾麻煩我啊。」
正當她想收線時,姨婆大聲地在電話回答:「念在親戚一場,幫幫手啊,上次佢單強姦案都多得你個咩主席先攔得住,唔爭在今次啦。」
其後,梁雖很嫌煩,但照舊打了電話給勞工及福利局局長黃建中,事後亦知道原來是李振永揭發的,她就和秘書商討了一些事⋯⋯


* * *
2016 年 10 月 2 日
這天剛好是立法會議員宣誓的一天。振永較了鬧鐘,預了 Justin 來到接他的時間起床,準備沐浴更衣時卻收到了 Justin 的電話⋯⋯
「點算啊,就嚟開始啦,但係部車無啦啦全部爆哂軚啊。」
「吓?唔係掛,我唯有 call 的士啦,你得閒記得攞架車去整啊。」
「你都係 call Uber 啦,你個邊咁難截的士。記得行東隧啊,無咁塞車。」
振永聽了他說去 call 了 Uber,但半個小時都沒有到。振永實在焦急得很,唯有走到前三條街找的士。過了五分鐘,終於有輛的士經過,然後就截了的士趕去立法會。
時間已是 10 點,立法會亦正式安排了宣誓,然而振永仍於東區海底隧道中,被大塞車困著,同時間紅磡海底隧道一路暢通。
時間過了一小時,振永已知道已無辦法可快點到立法會,他拿出電話看看蘋果日報的 Facebook Live,主席已經在宣佈:「由於梁家恆議員、游家靜議員、伍家麗議員等未完成有效宣誓,所以宣誓無效。另外由於李振永議員缺席今次涉及宣誓嘅會議,所以暫時裁定議員資格失效。」而鏡頭錯拍了過去眾局長,振永看見了梁麗芬在陰陰嘴笑。看到此時此景,他口裡亦不能吐出一個字來。
張嫻靜議員在記者會發火大罵:「主席明明可以安排重新宣誓,點解唔俾李振永呢?好明顯係主席唔熟讀議事規則喎。我認為佢無資格擔任主席囉。」「透過『場外點票』贏嘅主席,果然唔識議事規則,我覺得係好大嘅陰謀。」張賢正議員亦跟著說。
過了數星期,振永堅持進行探訪或落區活動,但最後法院最後宣佈了梁家恆、游家靜及李振永因沒依照議事規則完成宣誓,故失去議員資格。


(待續)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