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埋份工出去

判埋份工出去

如果世上有一個app,可以將你手頭上忙緊嘅麻煩嘢,或者你返緊果份牛工都判埋出去,你話係咪好爽皮?

* * *

「阿港你判到第幾層?」坐喺隔嚟嘅老陸邊扣安全帶邊問。

今日到我渣車,由我帶路上番禺自駕遊。

「arr……」我數數手指,都唔記得咗自己「判」咗幾多層。

「我要開番個app先知。」

唔知從幾時開始,社會突然興起「將自己手頭上所有嘢判出去」嘅熱潮:

係由一個叫「OpenJob」嘅App開始。

所有技術型、知識型、甚至係面對人群嘅服務性職業,都統統可以外判出去。

比如話你係個逗萬八蚊人工嘅designer,你俾萬四蚊外判成個job,有人接嘅話,你就可以淨袋四千去free番你成個人出嚟,去做自己想做嘅嘢。

得意嘅係,無論你判果樣嘢幾騎呢,都會有人走去接——例如派傳單、做看更,甚至代客上堂抄notes都會有人接手。

仲有就算你單job幾平都好,都總會有人判上判:用返之前個例子,萬八蚊嘅designer,有萬四蚊接,然後又有萬三蚊接,萬一蚊⋯⋯ 如此類推。直到一個你想像唔到咁低嘅價錢為止。

點解我會知?因為個app會紀錄低你判到第幾層,方便你見工果陣俾僱主參考你嘅價值:

你嘅職位判到幾多層,就代表你本身嘅職位有幾重要。

既然都明知你係判咗出去,咁點解仲要你去見工?唔直接見你下線落手落腳做實事嘅人?咁呢個就涉及到經驗同管理問題。就算你將份工判出去,你都要確保到你最後交到貨㗎係咪?

正正就係呢層「最後把關」,經驗同品質管理就係我嘅市場價值。

雖然我都唔清楚判到落去係由咩人做、幾多人做,總之最後有嘢到手。

最重要嘅唔係過程,係睇結果,right?

「咦,個app開唔到嘅﹗發生錯誤﹖理得佢啦﹗諗吓一陣食乜好過啦。」

我放低部電話,放低咗份工,放開所有盡情玩。

* * *

「香生,你好似有成年無做嘢啦係嘛﹖ 」無諗到做咗十幾年嘢,會淪落到畀 HR 西口西面盤問嘅境地。

「我呢段時間係有判出去做…… 」

一聽到個「判」字,對方已經燶晒面:「香生我唔怕老實同你講,份工判咗出去即係無做嘢,你判咗出去嘅嘢並唔係你做,所以完全無參考價值。」…… 比著三個月前個app未摺果陣,你班HR、獵頭公司咪又係契弟咁求我見工。

「講講點解我哋要請你。」HR蹺腳、托眼鏡,繼續擺款。

「……經驗同品質管理就係我嘅市場價值。」我有條不紊咁列舉返上文提及過嘅value,心諗雖然說話技巧唔算了得,但作為一個senior嚟講都算有條理有point吖。

我諗今次終於Pass啦掛。

「不如唔好浪費大家時間。」個HR突然打斷咗我個完美演講,「好似你咁唔知頭唔知路嚟見工嘅懵丙我都見到唔想見,你哋係真傻定假傻呢究竟?OpenJob冒起果段時間,就係用嚟出價畀可以開價最低,但又交到貨嘅『最底層』,然後 replace 你哋班自以為老經驗、有品質保證嘅老懵懂咋!」

聽完果下我突然Shock咗,比唔到反應。

HR講完起身開門走,但我叫停佢。

「喂… 咪住先。」我講果陣都疾咗一疾,「你講到變動咁大,咁邊度得嚟咁多人取代我哋先?」

「你判出去果時無留意判咗幾多層嘅咩。」HR用不屑嘅眼光回望,「當一個人嘅工作可以判到八九層都有人肯做,你就應該知個市場有幾多人,同埋邊個地方可以為勞動市場生產到咁多人。」

「香生你可以走架啦,門口响果邊。」

今次佢真係離開咗Conference room,留低我一個呆呆咁坐喺間房度。

本身仲諗住見成份工,就再同老陸上廣州南揼骨。不過見完工覺攰,都係返屋企攝高枕頭諗吓之後有咩著落好過啦。

 

Photo: Ocean City Cool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今天想來,以往的稿好像白投了一樣。此後寫的,可能相對離地,但希望更能貼近自己想寫的類型。往日稿,如白投;今日寫,盡自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