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裡住了一隻吞吃愛的怪獸

她的心裡住了一隻吞吃愛的怪獸

最初她並沒有發現牠的存在。
和所有人一樣,她只是順著生活的軌跡有條不紊地前進著。

她發現自己有時會很滿足很快樂。
她定睛望深一點,遠一點,
她看見了──叫她快樂的,是一樣名叫「愛」的無形之物。
雖然無形,卻不難觸摸。
「愛」停留在別人眼中,藏於言語之間,表現在行動之上。
她總常常發現「愛」的身影。

但「愛」總不久留,她想盡辦法想要儲蓄「愛」甚至累積起來,但那個貼著愛標誌的袋總是空空如也。
她很困惑,明明收集起來的「愛」不算少。
到底「愛」都到哪裡了?

「凡喝這水的,還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有一位名叫耶穌的神及人如此說道。
她想原來之前收集的「愛」錯了,那些「愛」不夠堅固,可能早就蒸發於空氣中,收集這位神及人的「愛」吧,這次必定可以盤滿缽滿!
但袋子一直扁撻撻。

「外來的愛都不可靠,都會有完結的一天。與其把重擔放在他人身上,不如你學習愛自己吧!」
於是她食好西,買靚衫,做盡讓自己高興的事情。
但「愛」還是悄悄溜走了。

她很苦惱。
「會不會是容器出了問題?如果袋子充滿了空洞,『愛』當然都飄散喇!」
她細心地檢視,由頭望到尾,再由尾望到頭。
沒有。
袋子非常厚實而無隙。

「你一定要留住『愛』嗎?或者『愛』就是需要來去自如呀。」
「但沒有『愛』我站立不住。」她展示輕飄飄的身體,靠著袋子裡暫時還剩一點點的愛勉強支撐著。

她終於發現「愛」消失的原因。

有一隻怪獸,從她身上延伸出來,大啖大啖地啃咬著名為「愛」的無形之物。
她很生氣。
想趕走這隻怪獸,卻發覺怪獸和她緊緊連繫著,無法切割。
袋子再次一無所有。

她覺得空虛、難過、心緒不寧。
整個人飄浮空中。
怪獸也一臉難受,她想或者那些負面的情緒都來自牠的飢餓。

她並沒有去收集多一點「愛」或試圖搶奪別人的。
關於「愛」,她有要求(或者是怪獸的要求)。
並不是甚麼樣的「愛」都可以,必須要有品質的,必須要是真誠的。

她和牠一直在捱餓的狀態。
牠的口腹彷彿是個黑洞,無論吃再多都不覺得滿足。
「不夠」、「不夠」、「不夠」。
經常性地,她都接收到來自怪獸這樣的訊息。
她已放棄餵飽牠的希望。
就讓牠在吞吃與飢餓之間存活吧。
她會和牠一同承受的。

她抬頭,發覺不只她一人豢養著怪獸。
每個人都有。
每一個人都有。
只是怪獸吞吃著不同的東西而已。

 

Charis Hung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