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公司請人,通知聲:)

如果你公司請人,通知聲:)

很多人問我究竟做甚麼工作。

我總不欲多說,因為在這個敏感的世代,在這個一不小心就會被起底的年代,我不得不小心翼翼保留一點空間,好等日後若我不幸成為誰的眼中釘,仍可以有離場不玩的霸氣。

玩泥漿摔角不是講笑的,即使最終你贏了,也早就落得一身污穢。

只是關於工作,我還是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們分享,只希望各位不要查根究底,讓那一點點留白存在,不要硬填塞飽滿。

我的工作簡單來說就是協助領取綜緩的人尋找工作。
我總會笑笑說我負責「逼迫」他們搵工。
每當我介紹自己的工作,人們的反應都很有趣。
有一類人會說:「吓?!咁衰?」
第二類人會說:「做得好!」
要說前者還是後者多,我會說後者。

關於綜援,似乎很多人立時想到的是前面加多一隻字——「呃」。
心裡浮現的是游手好閒於鏡頭面前哭訴每個月得萬幾蚊叫我食乜野但背後卻擺放了無數奢侈品的大食懶。
要我說這樣的人完全不存在,我不敢講。
但單就我所見,這樣的人實在不多。

如果說領取綜援的人生活水平很高,那簡直是笑死人。
上社署的網頁觀看,60歲以下的健全成人,他們獲得的每月標準金額不過是$2,420。
當然你可以說他們住公屋,還有這樣那樣的津貼,而且不用工作。
如果硬要比的話,我會說唯一可能比他們慘的是在職貧窮的人士。
他們付出很多時間,受很多氣,但生活水平可能和領取綜援的人相差無幾,而且沒有太多支援幫助這些人。

但綜援是保障一個人的基本需要,我們沒有道理因為在職貧窮的人很慘而仇視他們。
我們應當為在職貧窮的人爭取更多,而不是懷恨於是剝削一班已在底層的人。
(當然呃綜援是另一回事,政府有部門專職處理的,大家可致電舉報熱線:2332 0101)
黃子華的魚蛋論除了讓我們笑笑,實在是警醒我們不要做這樣的人。
(政府的福利政策是另一個龐大的問題,我想有很多學者早已分析討論,在此我就不班門弄斧了。)

說真的,領取綜援的人多是老弱傷殘。

我見過一個伯伯,我詢問他的健康狀況,他拿出一疊厚厚的紙給我。
那些全都是他未來的覆診紙,至少有五六種不同的專科。
你會突然明白「百病纏身」的意思。
我也見過不只一次那些來找我的人,剛剛癌症痊癒。
服務的人當中也有好些單親,或需要照顧年長父母的人。
你不要以為領取綜援的人必定沒有工作,他們有些其實長期有返散工。
他們只是因為各種原因無法找到全職而已。

當然,我再說,
有些人真的是有手有腳健康又良好,但卻永遠不找工作的。
面對那些人,我也會笑不出。
但大部份人,他們也是有需要的人。

有時候,就只是剛好失業了好一陣子,把積蓄都花光了,不拿綜援可以怎樣?
有時候,你的父母、子女、另一半患了嚴重的疾病,你必須放下工作。手停口停,除了綜援,又可以怎樣?(還記得〈一念無明〉中的余文樂嗎?他也放下了工作照顧母親,難道你又忍心責怪他嗎?)
有時候你開始工作,但你一個人實在負擔不起年老雙親及那個還未畢業弟妹的生活,家人繼續拿綜援真的如此十惡不赦嗎?

我常對我的 client 說:「你如果真的有需要,就申請,不需要內疚。」
當然潛台詞是你不需要就趕快離開吧。
拿綜援永遠沒有可能令你生活變得更好的。

所以我想說,如果你的公司請人,通知聲我。
(有一部分 client 還是可以工作的)
有時候,他們就只是欠一個機會。
散工、什工、長工,甚麼都可以的。
謝謝你啊 :)

 

Photo: internet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