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你,有種愧對

我對你,有種愧對

有一個前度,我絕少在這提及,因為她算是少數我愧對的女生。有時想起她的種種,我還是會痛恨以往的自己,讓一個如此愛著自己的人傷心至此。

我與她的相遇是在酒吧上——當時約了一個朋友淺酌幾杯,而她剛好從日本回來帶著手信要給我這位朋友,結果她就出現在我的眼前。沒有迷人的外表,久缺吸引的氣質,我對她的第一印像就只是一個平凡不過,甚至不太健談的女生。雖然如此,初次見面總不能對別人不理不睬,加上酒精發揮作用下我們總算能夠打開話題。她是一名Metal樂迷,憑她的外表性格我可是想像不到,而且她與我另一個有組樂隊的朋友相識,那個時候我只可以說世界是如此細小。

我們交換了電話,有時候跟朋友喝酒會找上她,後來甚至是直接約她到酒吧喝上幾杯,聊聊閒話,玩玩大話骰幸運骰,就這樣過了好幾個晚上。一次酒後踏出酒吧,她走了幾步後突然就這樣站在原地,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我走了過去,脫下了她的帽子,張開了雙臂任由她走到我的懷裡,這是我們第一次如此親密。就在此時天空突然滴下了幾點雨水,然後馬上變成滂沱大雨,我們都是空手而來,結果我們不斷跑跑停停,好不容易走到一個可以暫避雨勢的地方。

由於空間所限,我們之間的距離也許連一把雨傘都放不下。我與她對望片刻,她慢慢的靠近過來,把最後的那點距離都擠掉,雙手環在我的腰間,紅唇靠近我的嘴邊。我沒有打斷她的意思,任由她按照劇本進行,然後直到大家情不自禁,走到附近的時鐘酒店,這樣的「告白」也算是最激烈的一次。有了這次的肉體關係,我們訊息聊得更多,走得更親近,活像是一對情侶般:對,我從沒有去肯定我們的關係。

她對我千依百順,體貼入微,事事總是以我感受為先。記得她曾經影過一張藍天白雲的照片給我,我打趣的說如果日後能為我多拍一點那有多好,結果她不時就會拍下不同的風景照片,全因為我這一句話。其中一張夕陽照片她寫著「如果現在能有你陪著我看那有多好」,到現在我還一直記著。每次與她踏入時鐘酒店,她總是落力迎合著我的要求,一切一切就是想我能從她身上得到最好的滿足。一次她來我家纏綿一番,完事後我擁著她而睡。半夢半醒間她說該要回去,免得家人生氣,我卻把她抱得緊一緊的不讓她走,說希望她能留在我身邊,聞言後她也沒再掙扎著,就這樣靜靜我讓我擁著入睡。直到日上三竿,我才剛睡醒,她已經用她那雙眼珠望著我。問她為甚麼不叫醒我,她笑著說怕我太累,就這樣看著我待我自然睡醒。

她是好得這麼過份。

梳洗過後,我與她到附近商場吃著午飯,然後準備送她乘車回家。飯後她示意我坐到她的身旁,拿出那部拍下風景照與我分享的相機,拍下我們唯一的合照:她帶著我在家中拿給她的冷帽,笑容是那樣的可愛。往後我們這樣的關係維持了好一會,直到除夕我與另一位前度重遇,然後跟她表白,相戀——那又是另一個故事,我應該在兩年前曾經寫過。

我帶給她的傷害是如此巨大,大得那個傷痕足以把人的心一分為二。我沒能為她做任何事去彌補我的錯誤,只能要求自己往後的男女關係不能搞得如此混亂,更不可以再次對女生離她而去。

經過了好幾年,她對我的影響絲毫未減,我對她的愧疚仍然依舊。我對你有種愧對,若果有幸讓你看到這篇文章,我只能對你說一句:對不起,我沒有珍惜你的好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