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浪漫,叫讀建築

有一種浪漫,叫讀建築

經過香港大學站,不難見到以上的一張歷史照片,50年代香港大學建築系初成立,兩位身穿剪裁勻稱的旗袍的大師姐,似乎正為案頭的設計功課煩惱。有趣的是,若果讀者今天造訪建築系的工作室,景色大概亦一樣。

每年一到放榜季節,總會遇到很多關於選科的問題。其中一個同學(和家長)最關心的問題,當然是出路。畢竟,香港所謂「地少人多」,新建的建築項目十分稀有。當一個香港建築師,好像常常會「無工開」的感覺。的確,建築師行業在九七金融風暴後,經歷過一段相對艱難的時候。大部份的大型事務所,此後積極發展外地巿場,減輕對單一市場的依賴。因此,本地的建築師事務所,其實有為數不少的項目,都是在中國大陸、東南亞,甚至南亞和中東等地。建築師行業已經漸漸由一個本地的專業,轉型至一個甚為需要有國際視野的行業。

要在一個有完全不同的文化背景,設計一個適合當地城市的建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為了適應這個國際化的趨勢,建築系的訓練,尤其是最初的幾年,已經完全不會要求學生背誦建築物條例,亦不會訓練學生計算結構的能力(那其實是工程師的工作)。建築系的訓練,近乎完全是關於設計的訓練。要設計一個好的建築,完全和你考幾多個「3322」無關。要讀好建築,最重要的是同理心 — 理解其他人的文化和習慣的能力。讀建築是一個臨摹的過程,在設計功課的過程中,導師只會從旁指導和啟蒙,而不會直接教學生怎樣去設計。因此,建築系和其他只有授科的學科不同。老師和學生有更親密的關係。從老師身上學生會發現自己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看到日後的事業、生活,甚至模仿起老師的言行、衣著、小動作、習慣等等。有人問為什麼建築師都愛穿黑衣戴圓型粗框眼鏡,大抵都是這種老師學生之間互動的後果。

這一個浪漫的過程,訓練出來的同理心和設計思維,令建築系學生成為一個甚麼都懂一點,但沒有一樣精的「通材」。如前財爺曾俊華一樣,讀完建築後從事其他行業的人大有人在。而他們獨特的視角和同理心,令他們在其他界別,亦能發揮作用。所以,千萬不要以為讀建築,就只有成為建築師一條路。如果你浪漫得起,建築系絕對是一個可以令學生全人發展的過程。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