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孝利《BLACK》:極具藝術性及音樂野心的專輯

李孝利《BLACK》:極具藝術性及音樂野心的專輯

早於今年1月時已傳出韓國天后李孝利將推出睽違3年的專輯復出,消息一出頓時於韓國引起話題。而來到6月28日,推出了專輯先行曲《Seoul》,其後7月4日推出全張專輯。究竟是次李孝利的復出,能否再次帶來音樂上的突破呢?

聽過全碟後,總有種感覺,就是李孝利在交出了一張完全突破自己及音樂界限的專輯。在韓國樂壇上,泛濫著流行男團女團推出的舞曲及流行曲,正當大家以為李孝利的復出,會推出輕易走紅的流行曲。她卻告訴你,這次我是推出自己真正喜歡及想做的音樂,而且從每首歌的背景資料就知道,大部份歌曲在填詞、作曲上都由李孝利一手包辦,可見她在是次復出專輯,想完全由心而發製作歌曲。而這專輯的總評,是大部份歌曲都極具藝術性及可塑性,大玩暗黑風格來建構整張專輯的氛圍。

先談談碟中兩首主打歌《Seoul》、《Black》。整隻碟最充滿暗黑風格的,正是這兩首歌。而這兩首歌在歌詞及曲風上好像存在某種連結。第一首《Seoul》的主題正是以首爾這個大城市作為描寫對象,在歌詞中,多處在形容首爾城市的風貌,如 “높은 빌딩 숲(鋼筋森林)”、“반짝 반짝이는 이 도시(璀璨的都市)”等用字。正當你以為這首歌是在正面積極地描繪首爾時,曲風卻非常沉重及黑暗,而正正歌詞的主要意思,是以之描繪的景象,來帶出生活於這城市中,人們被隱藏的內心,例如有句歌詞在說「在鋼筋森林深處卻傳送隱約歌聲,是誰最後的問候」,而結尾的Rap歌詞中亦有一句「首爾天空中星光黯淡,我們總是穿上黑色外衣來隱藏自己」,直接帶出了生活於這都市中的負面情緒,這或許是在呼應韓國年輕人經常稱呼韓國為「地獄朝鮮」。而沉重曲風在這裡運用得非常成功,其反轉可謂精彩。最後的黑色外衣,就好像為第二首主打歌《Black》作引入,歌詞沒有像《Seoul》這樣與都市直接連結,反倒以一個少女坦誠地表露自己想變得暗黑的一面,頭髮、眼睛、衣服,甚至血液都想變得黑色,然後有句歌詞直接點題為何想變得很Black:「我會在黯淡的世界中放聲歌唱,今日我會為無所畏懼的平凡少女」。整首歌成功把黑暗的曲風發揮得極致,編曲對於音響發燒友來說,可謂試機的低音音效的佳品。

李孝利《Seoul》

李孝利《Black》

其後想特別推介一些非主打歌中的佳作。首先是《White Snake》,這首歌亦印證了李孝利把自己經歷過的生活形式放進了此歌的主題中,看過《孝利家民宿》或她參演的《無限挑戰》都知道,李孝利婚後一直有學習瑜伽,而瑜伽本身是來自古印度文化,作為古印度文明中修身養心的方法,達致身心合一。而印度文明之中,正如歌名的 “White Snake”(白蛇),其神話亦被認為與印度教有關。所以從李孝利創作這首歌起就已知,如何把這首歌藝術與其生活的嗜好背後的故事結合,而且舞蹈中亦有不少瑜珈動作,再加上歌曲中有段由和音唱出的印度話歌詞,其實是來自印度教中教化信徒關於創造印度教之神如何創造大地等教義。這首歌旋律特別,雖然不較主打歌曲出色,但其藝術性及背後意義亦值得深思。

李孝利《White Snake》

經過數首暗黑及憂鬱風格的歌曲後,最後卻以一首治癒的慢歌來作為《BLACK》的最後一首歌,就是《Diamond》。這首歌找來了韓國著名的音樂人李笛合唱,而旋律編曲亦簡簡單單,沒有大耍暗黑風格。歌詞亦把即將逝去的人與事比喻為永恆的鑽石,彷彿與自己對話,勸自己要把這些人與事放開,讓他們笑著離開。這首歌可作為聽了前9首暗黑歌曲後的緩衝,把吸收到的暗鬱情緒可暫時得到紓解。

李孝利/李笛《Diamond》

整張碟與上一張專輯《Monochrome》相比,可謂闖出新一種音樂風格,當然受眾會比之前會更少,因為這次獨特的暗黑風格,絲毫沒有任何流行曲特色。對於已習慣聽不同男團女團推出的歌曲的韓迷,李孝利這次的新歌可能不合口味。但若從音樂藝術性來看這張碟,我認為是上品高分之作,而且充分展現李孝利在音樂上不斷的突破。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