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她吻上你的朋友

看著她吻上你的朋友

她是我朋友中某君的女朋友。

有一次聚會,某君帶上她這位模特兒般火辣的女朋友到來,讓她一下子成為了全場的焦點。傲人的雙峰,豐滿的嘴唇,若果「上唇厚重情,下唇厚重性」是真的話,我這位朋友早晚會精盡人亡。

酒水過了數巡,枱上骰子撞擊之聲不絕,配上猜枚時情緒高漲的叫聲,整枱人不管是相熟多年的老朋友,或者是每年只會見幾次面的酒友都打成一片,一隻酒杯由數名男女共用也是等閒。那位美女身邊除了某君還有一位我相識了數年的朋友,只見他不時在她耳邊私語頻頻,弄得這位美女笑個不停,看著他們的親蜜程度,還以為他們才是男女朋友關係。剛放下酒杯,我身邊那老友拉一拉我的衣袖,心領神會下自然跟他一同走到店外。

「要阻止一下你那位朋友嗎?」

「阻止?你情我願的調情能怎樣?」我笑了一下。某君連自己的女朋友跟別人調情都不知道,還專注於在大話骰如何騙過別人,身為旁人的我們又何必著緊?

「這樣真的好嗎?」他還是覺得這樣的舉動有點過份。

「如果她真的愛某君,怎會如此輕易搭上別人?若果我們今晚出面阻止他們,某君不但顏面無存,這段感情也會就此完結。」

曾經何時,我對愛情的執著也如這位拉我出來的老友一樣:相愛了就不應該讓第三者介入。只是看著身邊愛侶一個個的離去,朋友戴上一頂頂的緣帽,漸漸的我就明白到愛情的道理該是換轉來看:能讓第三者介入的,根本算不上是相愛。就算我們替某君阻擋所有看到的,他女朋友的狂蜂浪蝶,她還是會在一次我們沒為意的情況之下出軌,享受著這種某君不能帶來的刺激感。對我們而言愛情也許代表著純真,一心一意,但若果她享受著因自己的美貌而引來一堆裙下之臣,樂於有一段感情同時遊走在不同男性當中,我們也確實不能多說甚麼:這只是價值觀不同而已,算不上是錯。

回到店內,我們看到她已經跟那位我的朋友在一處暗角熱吻起來,忘我得連我們站在不遠處好一會都渾然不覺。「走吧,回座位去」沒等老友說話我便拉他回去,然後倒了一杯酒要他喝下去,免得他說了不應該說的。「你女朋友呢?」我望了望某君,他轉了跟另一個人猜著枚,激戰了半分鐘後才跟我說了一句「好像去了洗手間」。看著這位如此天真的某君,我拿起電話傳了一句訊息給我老友,他看到後沒有再多說甚麼,只是拿了兩個骰盎過來跟我玩起了大話骰。

「讓他再快樂一陣子吧,他還沒有接受現實的準備。」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MOYINDAY
TUMBLR:http://moyinday.tumblr.com/
Fanpiece: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圖片來源:網絡取材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你有多久沒去找自己的理想?搏殺一天,回到家,倒頭就睡。無言,只因生存太累。談理想?妄想;毛言仍言,只因理想,本就是「理應去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