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如果旅館

[短篇故事] 如果旅館

「阿徹,我的腳好酸痛啊,不如我們停下來休息一下,好不好?」紗若跟在阿徹身邊,邊走邊不斷唉唉叫。

紗若覺得腳趾很痛,她決定把自己的腳步停下來,扶著山路旁的欄柵,一把運動鞋子脫下,她發現自己左腳底都紅腫了起來,腳趾還有輕微脫皮和擦傷。

他們已經在山上走了差不多一小時多了,天色也漸漸昏暗起來。

阿徹聽到紗若的請求,不耐煩地轉過身來。雖然他瞄到紗若腳上的情況,卻沒有上前安慰。

山林間,樹枝和樹葉被風吹得唰唰地響,同時也夾雜著昆蟲的窸窣聲。

阿徹向她招手,示意她趕快起步:「就是一些輕微的傷勢而已,妳不要太在意就不會那麼痛苦了。我們還要走快一點,畢竟天色快入黑了。距離我訂的那座旅館,我們應該多走半小時就會到了。」

紗若開始眼框泛紅:「為什麼別人去旅行就是輕輕鬆鬆的,而我們就這樣辛苦啊!」

走了這麼多路,阿徹也微微喘氣,額頭滲滿汗水:「就是妳說要去山上看日出啊,所以現在我們才會這樣辛苦的拖著行箱走上山啊。」

紗若臉紅耳赤起來,心想:「早知道會這樣,如果我可以不來這裡就好了。」

他們再走了四十五分鐘,還是不見預期中的旅館,但前方卻有座別緻的和風旅館,它在昏暗之中散發出的柔和燈光吸引著紗若的目光。

不等紗若開口,阿徹已經提議:「不如我們先到這座旅館休息一下?明天我們才再出發吧。」

紗若捉緊阿徹的手,點點頭。她手心感受到阿徹的溫暖觸感。

——————————————————

甫踏進旅館內,老闆娘就馬上前來招呼阿徹和紗若。

紗若察覺老闆娘的眼神像小孩得到糖果似的滲著興奮感。老闆娘樣子很漂亮,五官小巧精緻,皮膚白裡透紅,一頭長直黑髮配上白色蕾絲通花裙,她散發出像森林中的精靈般的氣質。

雖然身在異國,阿徹和紗若剛幸運地在這麼狼狽的時候遇上同一國藉的旅館老闆娘。

老闆娘先把他們安頓在飯廳,貼心的為他們送上兩杯冰紅茶。

飯廳的牆上貼著好幾張星空的照片,玻璃櫃上也放著好多手織的動物毛線公仔,好溫馨的感覺。

「請問浴室怎麼走?我想先去洗一下澡。」阿徹流了一身汗,好想可以換一件乾淨的衣服。

這地方的天氣真是特別炎熱。

「我帶你去吧。」老闆娘露出甜美的笑容。

飯廳只剩下紗若一人,收音機正在播放古舊的日文歌曲。

「如果可以轉播輕快的英文歌曲就好了。」紗若隨意哼著她最喜愛的英文歌曲。

此時,電台如她所願的播放出同一曲子。

「喔,我也太幸運了吧。」

五分鐘後,老闆娘再次出現紗若眼前。紗若的肚子不爭氣地發出咕嚕咕嚕聲。

「妳要吃點東西嗎?下午我弄了一些酸梅飯團,現在還有剩。」老闆娘的聲音好溫柔。

「哦,好呀,謝謝妳。」紗若摸摸自己的短頭髮。這是她感到尷尬時的小動作。

等待期間,紗若打開米色小背包,打算拿出濕紙巾擦擦她白色衣服上的污漬。

「唉,早知道我就不穿這件白色襯衫了,如果我穿的是另一件黑色衣服就好了,好後悔喔。」紗若低聲嘀咕著。

這件白色襯衫是阿徹買給她的啊。

就在紗若眨了一眼後,她身上的白色襯衫被一件黑色衣服取代了。

紗若嘴巴張大,驚訝地看著自己身上的黑色衣服。

老闆娘手上捧著兩個飯團,她看著紗若疑惑的臉,像看透紗若心裡的問題,但卻神秘地笑而不言。

「給妳。」

「謝謝。」紗若接過酸梅飯團,心不在焉地咬下一口。酸澀的味道在她口中漫延。

這……是怎麼搞的啊。

——————————————————

今夜的旅館只有阿徹和紗若兩位客人,晚飯期間,阿徹只在低頭訥訥地吃飯,紗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阿徹就坐在她的對面,她卻覺得他好遙遠,遠得伸手也搆不到。阿徹一向都是性情內斂的人,頭腦非常理性和冷靜,彷彿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動搖他的情緒。這和紗若的前男友們很不一樣。

有些時候,紗若都會故意做些任性的事情想惹阿徹生氣,像個得不到大人注意的小孩子那樣,但阿徹都只會像個爸爸一樣,寬容一笑就帶過。

當初她是喜歡上他哪一點的?而他又為什麼會追求她?有時候,紗若會忘記他們二人會走在一起的原因。

如果阿徹現在可以主動和我聊一下天就好了。

阿徹終於抬起頭,清清喉嚨:「妳的腳還痛嗎?」他的嘴角還掛著幾顆飯粒。

「嗯。」紗若神色有點緊繃,她緊張地嚥下一口飯。

「我待會幫妳按摩一下吧。」

「好啊。」紗若好高興,雖然這是她許下願望才換取得來的待遇。

但到了床舖都準備好,他們都換好睡衣,快要入睡時,阿徹都沒有再關心過紗若腳痛的問題。

「喂。」通常紗若生氣時,都會故意不喚他的名字。

「怎麼啦。」阿徹正全神貫注地看著電視。

「你覺得我今天有什麼不一樣了。」紗若抱著枕頭,悶悶不樂。

「還是這樣啊。」

「沒有一樣啊!我戴了新的耳環啊!這證明你都沒有好好留意我身上的一切。」紗若把枕頭扔在他身上。

「就小事而已呀,你也不會這麼留意這些小細節吧。」阿徹露出錯愕的表情。

「為什麼你都不細心一點呀?如果你可以主動抱我入睡,在我身邊關心我的一切,我會好高興好高興的。」紗若咬牙切齒,忍不住發飆。

好半響後,阿徹的身體彷彿失去力氣般,他重重地躺在床上抱頭。

紗若不理會他,一人走到洗手間,坐在地上啜泣起來。

如果……如果我可以換掉阿徹就好了。我不想阿徹再當我的男朋友。我不想阿徹再當我的男朋友了……

——————————————————

待紗若悠悠醒來,已經是夏日午後的時份。

紗若揉著紅腫又乾澀的雙眼,發現自己並不在原來的房間,而是身處另一間裝潢得很優雅的睡房裡。

房內的白色輕紗窗簾正被微風吹得輕輕擺動。

旅館老闆娘昨天穿著的白色蕾絲通花裙現在正套在紗若身上,紗若本能反應地摸摸自己的臉,她走進洗手間,戰戰兢兢地望向鏡子……

還好,她還是原來的樣子。

紗若馬上打開房間,在旅館中奔跑起來,她心急如焚地搜尋阿徹的身影。

她要馬上找到他!緊緊地抱著他!

紗若拉開旅館的大門,她看見阿徹穿好服裝,拉著行箱,準備離開旅館。

紗若吃驚地吸一口氣,啞著聲音:「不要,不要掉下我一人在這裡啊。」

阿徹望向紗若,禮貌地微笑:「老闆娘,謝謝妳昨晚的接待。」

老闆娘?為什麼阿徹要稱呼我為老闆娘?

「阿徹,我好了,我們可以出發了。」老闆娘柔和的聲線從紗若身後傳出,此時紗若只覺得毛骨悚然。

老闆娘經過紗若身旁,向她投以一道勝利的笑容。

這是什麼一回事?紗若完全接受不了現在她的現況。

阿徹自然地牽起老闆娘的手,再向紗若揮手道別。

紗若佇立在大門前,望著阿徹漸漸拉遠的背影,她激動的跑向前,卻怎樣也跨不過旅館以外的範圍。

阿徹!阿徹!快來救我啊……而他,卻再也沒有回過頭來……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