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星冰室

華星冰室

「兩個鬼佬!」夥計大哥擺低兩份早餐。

「我唔係鬼佬喎師父。」一位眉目似韓星,戴鴨舌帽的青年抗議說。他剛才用流利美語,給外國女友人翻譯餐牌。

「唔係話你係鬼佬,係個早餐叫鬼佬。老外早餐呀嘛。」夥計大哥哈哈大笑︰「係咪覺得我好幽默呢。」

兩位中年夫婦,胸前掛著相機,不知所措地鑽進窄狹的桌椅之間。夥計大哥似有後眼,腳尖一轉,指示夫婦入座。夫婦問︰「Do you have menu in English?」夥計大哥爽朗回答︰「Of course。」隨即遞上。即個過程,只是三秒。

鴨舌帽青年費盡自己口袋裡的詞彙,用心把炒蛋奶茶,翻譯成英文,卻給夥計大哥秒殺。尷尬表情一閃即逝,繼而講起「華星這類舊式茶餐廳的歷史背景」,桌椅的年代歷史,炒蛋和茄汁焗豆的恩怨情仇。新客人源源不絕湧進華星,青年口水多過茶,弓身捲背坐在對面的我,脊樑感覺到殺氣,連忙吞掉炒蛋,結帳離開。

潮流興懷舊、復古,許多餐廳不約而同地,懷念二、三十年前,那個還說不上古舊卻斷絕了的八、九十年代。這可能和那個時的輝煌有關。相較今日,那個年代的日常生活,似乎沒甚麼不好的回憶。流行文化裡,張國榮、梅艷芳、四大天王、華星三寶,低俗電影和王家衛並存。大學由兩間增加至八間,九年免費教育,無論公屋居屋私樓,往外看見的風景都一樣。縱然政治前途未卜,生活中大小事項,所費精力不多,需擔憂終日的似乎不多。

華星冰室的夥計們也帶著那個黃代時代的樂觀氣氛,迅捷穿梳只能屈膝的餐桌之間,嘻笑怒罵,肆無忌憚講粗口。清晨六個樓面,歡快地像兩支三人籃球隊打友誼波,又像六個演員在虛擬的餐廳內,狂妄地爆肚。

他們的活力已是一場表演,對著老外講廣東話,對著大陸人講廣東話,對著香港人講英文,千奇百趣。這份活力,推使我偶爾周末,早兩小時出門,過海一趟,吃個二十分鐘的早餐,再去工作。那二十分鐘裡面,我看見的,不是跟我一樣疲憊的收銀、只剩軀殼行走的下單員,埋怨人手的清潔姐姐。你心有不甘地售,我情有不願地吃,兩相折磨。

千遍一律的食物、麻木的表情、流水線的生產,側襯著輾進廿一世紀後的社會氣氛。若要尋回輕鬆愉快,挑個好時段,去一趟華星,聽聽夥計們調笑,讓那份活躍於黃金時代的歡愉,為生活的壓抑與沮喪,注入元氣。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原地生活.原地旅遊】小確幸生活指南,在點對點的模式裡,劃出舒適的平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