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媽棒下一鑊粥,氣燄之惡真折福

虎媽棒下一鑊粥,氣燄之惡真折福

1997年,大概是香港歷史中的其一分水嶺。愛中國的,自然普天同慶開著香檳。恨中國的,只能有自求多福的心態在香港生活到現在。

在自己家人口中,常聽到這幾句話:「都係以前好,回歸大陸就衰咁耐。」「當初仲覺得六四後要移民既人傻仔,而家連我都想移民。」

我聽到這些話時不發一言,因為我不知道給什麼反應好。我同意九七後的香港不斷變質,但只經歷一年殖民地時代的我,港英政府如何的「好」,我真的一無所知。不過殖民地時代的,於最近的「回歸二十週年」議題之上,不是重點,我反倒想表達一下文章中的標題,如何映襯了我心中最大的感受:回歸不是一場喜事,而且回歸後的我沒有絲毫「愛祖國」的情感。

虎媽棒下一鑊粥

母親於我們社會的親屬關係的建構中,佔了重要角色。看看最近香港的當權者就知道了,前一哥曾偉雄在雨傘運動中,比喻警察為「慈母」,保護著他所認為的滋事分子。中國政府常比喻自己是偉大的母親,好好養育著子女澳門、香港及台灣。但在我眼中,這只能形容為虎媽吧。

經歷了多年被騙的美夢,來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只見母親為打擊而打擊,主動破壞香港的司法、立法及行政制度。香港引以為傲的自由民主,只見越來越黯淡,這些應擁護的價值觀只見被虎媽一步一步摧毁。雨傘運動中不斷利用香港政府打壓示威者後,這種棒打香港的行為只見頻繁沒有收斂,主動釋法DQ民選議員、銅鑼灣書店被失蹤、被車禍、被自首,這些虎媽嚴苛的行為,數之不盡。正當以為香港人會知道所謂的母親原來不是真心為子女好,竟然有不少香港人擁護這種無理棒打的行為,甚至為當權者辯護,訴說想保護著構成香港基石的民主法治制的人不是。

現今的香港,不是已成「一鑊粥」嗎?只見文明價值觀被踐踏,而且自己人還要加持這種糜爛的生活。虎媽的嚴苛教棍,我只見令「子女」香港變成淪落的都市。我見到劉曉波、艾未未這樣,我只能深嘆一口氣。

氣燄之惡真折福

回歸二十週年,看到香港此情此景,真的搞不懂有什麼值得高興。習總的大駕光臨,我只見Facebook上一片罵聲,那邊廂卻有一班人在舉著紅旗慶祝。嘩!我究竟是否像韓劇《W》般,生活於平行時空?為何人家會這麼高興,我會這麼麻木?這還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習總一來,香港政府緊張到呢,鐵馬堆到以為有格蘭披治賽車在香港舉行,還耍著官威叫香港市民不要走近習總經過的地方。

氣勢之大,就像一間餐廳招待著每次會揮霍數千萬吃晚餐的VVVVVIP般,打著清聲的旗號,營造一個充滿溫馨浪漫的氛圍,讓讓VVVVVIP感受不到平時那種吵鬧的真實情境。香港的灣仔,平時是這樣的嗎?究竟給習近平看的,是香港?還是「造出來」的「香港」?對著虎媽,他們仍能笑口迎面地迎接,還不准百姓正常生活,共同成為臨時演員營造這種「造出來」的氣氛。而且明知道虎媽這麼殘酷無情,還要我對她作出恭敬?噢!這種氣燄,我只感到嘔心,趕客多過令人喜愛囉。

究竟什麼叫做「愛」?

常常聽到這問題。容許我談談愛情經。愛一個人,是發自內心的。你發覺到一個人有一些優點令你著迷,你就會對他主動產生了情感,然後這就叫做「愛」。

但現在所見的,就好明顯像在逼我在愛一個根本不值得愛的人。梁振英經常掛在口邊要中港融合,打著「一帶一路」的旗號,叫香港人認識多點中國,還叫我們抓緊中國的機遇,令自己更愛國家。呵!每次聽到這些說話,真是難聽過粗口。我1996年出生,見著她那種糜爛足足有十多年。我明知她這樣的爛,為何還要迫我愛上他?

就算香港政府不斷要我愛,我愛不出,也不願意愛。如果你愛,你自己愛好吧,不要迫人一齊愛。而且這樣逼我愛,我越看見到不愛的理由。我們不愛,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想我愛,優點呢唔該,我見唔到喎。勉強無幸福㗎。

此時此刻,我只想到一句歌詞:「任你嘲笑孤僻也好偏激也好只會自詡清高也好 好過純淨的嘴臉 被媚俗的唇扭轉」。

伍麒匡

image: voice of america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