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從看護殺人事件,到久病床前無孝子

那是披著我媽皮的怪物-從看護殺人事件,到久病床前無孝子

「那已經不是我媽了,是披著我媽的皮的怪物。」

一年前,讀過一篇關於日本「照護殺人」的報導 [1,2],說著兇手背後最真實的自白。
所謂「照護殺人」,是指照顧者因為承受不住精神壓力,親手殺掉自己照顧的老人家。
一篇讓我十分震撼的報導。

記得看畢那時,心裡很擔心香港也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 作為社區裡一個微小的照顧者、職業也剛好是註冊護士的人,我明白照顧認知障礙症或是不能照顧自己的長期病患,會為身邊的人帶來有多沉重的壓力。

如果你還記得,悲劇就在一個多月前,在我們身在的社區發生了。
獨力照顧中風妻子的八十歲丈夫,疑不堪長期照顧的壓力,勒斃老伴後再自首。[3]

– – –

我想,在一個月後的今日,善忘的香港人大概也忘記了那悲劇吧。
可悲的循環卻一直在重覆,直到某月某天,再次發生了類似的悲劇。
然後,我們再次為個別的悲劇哀傷數分鐘,繼續如常生活。
他和她,卻得在痛苦的循環繼續生存 — 因為,社會從來也不給他們一點喘息的空間。

在香港,居家安老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
一方面缺乏社區配套和資源,照顧者也不容易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到適當的幫助。
坦白說,即使是身為醫護人員的我們,大多也不太清楚呢。
除了簡單一句 “refer MSW x financial support”,我們其實也做不了甚麼。
(MSW: Medical Social Worker, 醫務社工)

即使是院舍照顧的長者,情況也好不了多少。
政府津助安老院和有質素的私營安老院為數不多;
如果長者本身有多重抗藥惡菌 (如 MRSA, VRE),更會被多數護老院拒絕入住,最後只能入住質素較差的護老院;
即使長者每個月也會社會福利署發出的綜援和傷殘津貼,家人還是要付出不少的雜費、冷氣費、還有各式各樣不同的費用。

– – –

照顧者的情緒,也容易因為長者的病況而波動。
時好時壞的病況,長時間面對著譫妄或是性格改變了的家人,甚至看著家人到晚期不能自行進食、需要鼻胃喉的幫助,也需要長期臥床,大小二便均在床上解決。
因為長期照顧家人,照顧者患上抑鬱症、甚至有自殺傾向,也是屢見不鮮的事。

人言可畏,也是社會給照顧者的束縛之一。
一句「你呀媽生到你咁大,你送佢入老人院?」/「久病床前無孝子呀…」,
看似簡單的指責,已足夠打擊努力了很久的她們呢。

久病床前無孝子,真的是子女的錯嗎?
面對著工作和家庭,大家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
即使對家人的愛仍在心中,
但赤裸裸的現實是,他或她根本沒有能力照顧好長期病患的家人呀。

即使不再住在同一個地方,不代表彼此就不再相愛。
把心愛的家人送入安老院,是逼於無奈、卻也是最適合彼此的決定。

– – –

決定寫下這篇文章
是因為我不希望社會就這樣忘記了這樣的一群人

記得某天看著 HA secret
提到有家人看見病人入院 忍不著說了一句
「好呀,終於有得唞下…」
而被放在網絡批判

只想你們知道
這一切 其實不容易的

– – –

[1]: 日本照護殺人事件遽增──你為了照護而放棄人生嗎? –https://goo.gl/NDMTBT
[2]: 日本「照護殺人」兇手說出不為人知的最赤裸自白,大家看完都沒憤怒…反而開始深思。 – http://ymiit.com/654e94e5
[3]: 【殺妻自首】疑不堪病妻受苦 男子勒斃老伴再自首 –https://goo.gl/sgd1uQ

image  : 公視新聞網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平凡不過的一個小學護,曾經被別人的文字感動過,也希望用文字 好好記錄著屬於自己的回憶,願我們一起抬頭,仰望晴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