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眾所不知的醫管局管理文化

公眾所不知的醫管局管理文化

聯合醫院開漏藥事件,醫管局調查報告指出,兩名醫生具備足夠的知識,過往對類似病人的藥物處方亦合理。除了醫生警覺性不足是事件的主因外,大量候診的病人和臨床工作,醫生養成盡快完成診治的習慣,也增加了有關風險。誠然,無論工作多忙,醫生都對病人有責任作出最合適的治療安排,法律上工作過勞亦都不是醫療疏忽的辯據。但一如以往,醫管局關於醫療事故的報告卻不會觸及管理層的問題。

醫管局為了更好監察效率和調配人力資源,要求各部門訂立關鍵績效指標 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 (KPI),例如門診輪候時間,病人住院日數,病床使用率,手術併發症率等 [1]。KPI 的原意是好,但這些工具落在某些管理層手上,則變成上位升職的工具。例如大量醫生離職,門診新症的輪候時間自然應該拉長,某些高層則會逼迫前線增多每節門診的診症數目,以維持達標,甚至領先的 KPI,顯出自己「增加員工效率」的能力,或掩飾大量前線因管理不善,政策不公離職的過失,這些舉動自然會令到每個病人診症時間更加緊絀。又例如流感高峯期,病房爆滿到150%,高層一聲下令,病房入住率變成無上限,永遠維持100%,又可以過關。病房長期爆滿,醫生自然有壓力盡快安排病人出院,卻會換來家屬投訴,當某些無理家屬拒絕接病人出院,造成院霸,則變成前線同事的「溝通技巧」不足。

另外,醫管局近年要求所有醫院部門進行「醫院認證」計劃,以提高管理水平。這些項目,當然又是淪為面子工程,要前線員工花大量時間,處理行政工作,或花人力物力,進行一些無無謂謂的改善計劃。單是這個「醫院認證」計劃,醫管局便花了一千二百五十萬元服務費與外國認證機構 [2]。基本上,醫管局淪為一個龐然大物的 bureaucratic monster(醫管局總裁和聯網總監的薪酬是高於特首和主要司長)[3]。

醫生當然希望「快,好,平」為病人提供治療,但這三個領域永遠係不能夠同時達到 [4]。大量的病人,是實質影響醫療安全的現實,所以在安全的前提下,唯有增加輪候時間,但因為以上種種事情,前線亦會受到壓力去不合理地再提高已經超出上限的效率。眾所周知,公營醫療長期撥款不足,這樣的工作環境亦留不住資深人才。醫管局不能說出口的事實是,everyone is replaceable。走了資深員工,是沒有所謂,只需補回新人,向公眾說空缺已補,更可以節省薪酬支出,所以醫管局其實是不介意資深員工離職。政府亦無意增加長期醫療撥款,連未來數年有大量醫學生畢業,都未能承諾全數聘請,卻大力推動輸入免試的有限度註冊海外(內)醫生,是否有心令香港公營醫療爆煲,各位自行審判。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