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裏藏莎士比亞的種子

《哈利波特》裏藏莎士比亞的種子

早前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列出名人各自介紹一本自己喜愛的書,例如 Emma Watson 喜歡 Just Kids《只是孩子》,由 punk 教母 Patti Smith 篇寫,自傳式的搖滾愛情故事。而《哈利波特》的作者 J.K. Rowling 就表達了對 Shakespeare 莎士比亞的熱愛,並指出其中最喜愛的是短劇 Macbeth《馬克白》,當中命運式的劇情及預言,帶給了她創作《哈利波特》的靈感!不得了喇!

大概好多哈迷都知道,J.K. Rowling 大學時主修古典文學和法文,自小喜歡閱讀,在小說中加入了好多歴史與文學典故。例如書中要員 Weasley 一家,他們的名字除了 Ron 之外,全都是英國歷史中的皇帝和亞瑟王傳奇中的皇帝皇后名字,加上 Ron 把 Harry 帶進 Weasley 家一起算,共有八個。(書中還有一首叫 Weasley is Our King 的歌呢!)

首先,故事中爸爸 Arthur Weasley 和 Lucius Malfoy 的敵對關係,正好對應亞瑟王傳奇中,King Arthur 和羅馬皇帝 Lucius Tiberius 的敵對關係。

至於大家都喜愛的開心果孖仔 Fred Weasley 和 George Weasley,在第七集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中,George 與 Order of the Phoenix(鳳凰會)成員護送 Harry 的一次行動中,被擊中而失去了一隻耳朵。同一集的結尾 Fred 竟然被殺,令廣大哈迷大為嚇着和傷心!而 George 失去 Fred 後再也不能召喚出 Patronus Charm(護法),因為他所有快樂的回憶都和 Fred 有關,繼而獨自經營兩人創立的著名原創商品店鋪,在 Diagon Alley (斜角巷)93 的 Weasley’s Wizard Wheezes(衞斯理魔法笑料商店)。正好對應英國歷史中,一隻耳是聾的 King George III,而他之所以能登上王位,是因為 Prince Frederick 死於非命。其實,哈迷所始料不及的 Fred 之死,是否早在 J.K. Rowling 為 Fred 命名的時候,命運已有定數呢?

現在知道了故事還有 Shakespeare 的元素!可是我對他的作品認識並不多,只看過改篇的芭蕾舞劇,和小時候看過改篇的卡通片(反而對畫風和氣氛印象更大,故事並沒有看懂。)所以呢,收到情報即晚,就飛趕在書店關門前買到了一本 Macbeth!(然後回到家中,才發現 iBook 有 Macbeth 的電子書,而且是免費⋯⋯)

Anyway,大家都知道 Harry Potter 是一個魔法學校的學生,書中充滿魔法、男巫女巫、超自然等元素,在 Macbeth 故事亦一樣有,為了引起你去讀 Macbeth,本文盡量減少劇透去簡單描述內容:一開始先出場就是在荒野的三個女巫,預知並等待主角 Macbeth 將軍的出現,並向他和同行的朋友 Banquo(班柯)將軍預言,Macbeth 將升為 Thane of Cawdor(考特勳爵)再而成為國王,至於 Banquo 雖不能成為國王但他的後人會。正當他們對女巫的預言半信半疑的時候,國王的使者出現,告知原本的 Thane of Cawdor 因謀反而遭到處決,現在 Macbeth 立即正式成為新的 Thane of Cawdor。由於第一個預言應驗了,他心中立時有了成為國王的欲望,另一方面,預言中 Banquo 的後人亦會成為國王呀,是否代表 Banquo 及子孫會威脅到他的王位呢?

在《哈利波特》裏,還有誰一樣是野心勃勃,同時又對預言極為在意呢?Harry 額頭上的閃電形疤痕是怎樣得來的呢?就是因為聽了一個不完整的預言,提到一個七月底出生於反抗家庭的人,有能力打敗黑魔王 Voldemort,且擁有黑魔王所不能了解的力量,為了達到成為最強巫師的慾望,Voldemort 好快就主觀認定那人是 Harry Potter,把他當正是自己的宿敵,並決定去殺死還是嬰兒的 Harry。Macbeth 亦一樣,只聽到一部份的預言,便立即行動。本來,一個是優秀的巫師,一個是優秀的將軍,因為沈迷預言,希望打破預言,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不擇手段。Voldemort 向嬰兒 Harry 發出索命咒 Avada Kedavra,不料 Harry 的媽媽早向他下了保護咒,令 Voldemort 的索命咒回彈擊中自己,肉體破毀靈魂散落奄奄一息,反而成就了 Harry 的傳奇,一個唯一在 Voldemort 手下活下來的人,只是額頭上留有一閃電形疤痕,這一點點皮外傷。這究竟是預言成真了?還是自己去成就了預言?還是像 Fred Weasley 那樣,命運早有定數?

好了,無論如何,現在立即去讀 Macbeth 吧!

後記:
在閲讀 Macbeth 時,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在第四幕的第一場,女巫們在唱咒語,其中部份內容:

“Double, double, toil and trouble;
Fire burn, and cauldron bubble.
Fillet of a fenny snake,
In the cauldron boil and bake;
Eye of newt and toe of frog,
Wool of bat and tongue of dog,
Adder’s fork and blind-worm’s sting,
Lizard’s leg and howlet’s wing,
For a charm of pow’rful trouble,
Like a hell-broth boil and bubble.”
Double, double, toil and trouble;
Fire burn, and cauldron bubble.
Scale of dragon, tooth of wolf,
Witch’s mummy, maw and gulf……”

正是 Harry Potter 電影裏學校合唱團,一首歌 “Double Trouble” 的歌詞!

除了 Macbeth,Shakespeare 的 A Winter’s Tale 《冬天的故事》和 Hamlet《王子服仇記》據說也有影響到 Harry Potter 系列小說!等我閲讀完後再寫文分享。

 

Photo: playbuzz.com

Oychir 愛卡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Oychir (愛卡) 出生於香港的自學插畫家,曾在香港、台灣及英國有個人及聯展,偶有發表文章及古典音樂錄像作品,著有繪本《飄遙不可寄:飄遙之事 Breeze Can’t Bring – The Tale of Breeze》、《飄遙不可寄:前傳 Breeze Can’t Bring: The Tale Before Breeze》及 《兔兔Rabbitbbi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