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11回:壞傢伙們】

《進擊》【第11回:壞傢伙們】

振永擔任發展局副局長的消息一出後,他的 Facebook 頓時收到不少留言⋯⋯
「唔係嘛!你竟然加入做狗官?我對你好失望⋯⋯」
「成件事好奇怪喎,你係咪應該要解釋吓呢?」
「又一個奶共分子。」
「被人 DQ 咗啫,洗唔洗出賣自己做狗官啊?」

看這些留言的同時, Shirley 等人就在振永家。Shirley 他們非常平和,沒有因為消息而感到驚訝。
「佢見到啲 comment 會唔會嬲?我驚佢承受唔住⋯⋯」Daniel 怯怯地問。
「我諗都係迫不得已先要咁做,佢哋咁樣,唯有用呢啲手段對付返佢哋先至對得住自己喎。」Miki 向著 Daniel 說。
「不過 Justin 真係好嘢,諗到呢個方法迫到梁麗芬條八婆。」Shirley 拍一拍 Justin 的肩膀。
Justin 失笑地答:「其實我只係俾咗啲鏡頭振永姐,我都冇諗過佢會咁夠膽搞咁大單嘢架。」
在這時,振永從樓下上到家,然後叫同伴一起去辦公室整理東西。

來到了政府總部 6 樓,剛好碰見了梁麗芬在送客人離開。而梁麗芬見到振永在搬東西進辦公室時,就神色慌張地回到房間,並大力關上房門。Shirley 笑了一笑,不屑地說:「佢見到你就驚喎,你嗰招果然有用。」
「局長要驚副局長真係第一次見,好𤓓。」
振永看了幾眼,然後繼續執拾物品。而在打理辦公室期間,發展局的政治助理走進了振永的房間,然後就說:「副局長你好,我係政治助理陳子倫,可以叫我 David。」
大家握了手後,振永就說:「David,日後若果有關於我嘅事要報,就搵我隔離嘅 Shirley 得啦,佢係 under 我嘅。」
David 保持著假笑容,但猶豫地說:「Er⋯⋯但係佢唔係呢個局嘅人喎⋯⋯」
「唔緊要,你幫我同Anne講得㗎啦,佢知咩事。」振永邊搬著紙箱邊回答他。然後 David 就藉故走了出去。
半小時後,終於執好房了,正當 Shirley 他們打算離開時,梁麗芬就進來了。
她凝重地說:「你得唔得閒傾兩句?」
「OK,(看著 Shirley 說)你哋係出面等一等我。」

「你得閒嘅話就 delete 咗你個 Facebook,同埋⋯⋯聽聞你要請嗰個女人?」
振永疑惑地說:「點解要 delete 呢?同埋請佢有咩問題?我諗喺我嗰份糧度出俾佢架啦。」
「喂,你明啦,你由眾多蟻民嘅神,加入咗嚟呢度,實俾班友鬧到飛起。我都為你好姐,呢個女人就⋯⋯由得你啦。」
「我喺我身邊安返我嘅人,係保障緊我姐。同埋唔該你尊重少少,佢叫 Shirley 唔係『呢個女人』,同埋你話為我好,我反而仲驚喎。」
梁眼神恍惚地說:「都⋯⋯都係你鍾意啦,我將 David 變為我秘書啦吓,俾埋佢做你助理。同埋嗰日見完梁特之後,佢話想約個時間見你⋯⋯」

話口未完,振永就截停了她:「本身我都準備咗啲野俾你,既然你咁快手達成我嘅⋯⋯願望,我當然要快手啲準備好俾你啦。」
說畢,他就從他的桌面上拿了一個文件夾,再翻開給梁看。
「呢份係我早前做嘅調查,關於由粉嶺虎地拗村起火,令到我老豆被拘捕,去到係差館自殺件事。」
梁翻了幾翻,然後驚訝地說「你點解可以攞到呢啲閉路電視片?」
「途徑你唔知都無所謂,我只可以話唔咁樣搞都唔知香港政府嘅電腦系統係渣到咁。」振永早前拜託了Justin 找懂駭客技術的朋友幫他拿了不同閉路電視錄的片段,所以他才有這些資料。
梁開始手震,並慢慢放回那文件,「咁⋯⋯咁⋯⋯咁你想點?你想我幫你查?」
「咁又唔洗,我做得成疊資料,即代表我已經查得好清楚,你只係幫我將份資料俾相關嘅人睇就得啦。」他坐近點向梁說:「以你嘅地位,實叫得郁佢哋做嘢啦。」
梁開始支吾以對,她知道自己雖然是局長,但要驚動到司長,就完全無能為力。然後就轉個語氣指責他:「你係咪要咁得寸進尺啊?你要個位,我已經碌盡人情卡求梁特俾你坐,你而家俾啲咁嘅嘢我,你冇嘢啊?」
振永笑了一笑,就說:「你唔好唔記得,我有嘢在手。你可以唔幫我嘅,之後開每一次會,我咪放少少出嚟俾我哋自己人欣賞吓囉。」
她站了起來,指著振永大喊:「你係咪咁玩我啊?」
「唔好咁大聲,你都唔想出面嘅人知道掛,呢度嘅隔音應該冇聖德醫院咁好㗎喎。對付你哋呢班壞份子,我只可以做埋一份更壞嘅份子,先可以令你哋唔敢亂嚟姐。」
梁為難地說:「我⋯⋯盡量啦,你唔好亂嚟就真。記得聽日要開會,同埋下個禮拜見梁特。」

梁回到房間,因為振永的調侃而感到非常不忿,除了不斷在想如何找回那條影片,而且在思量還可以用什麼方法嚇嚇他。數分鐘後,她就打了通電話給特首辦,在談下星期會面的事⋯⋯
* * *
翌日,振永在家裡與 Shirley 出發,去政府總部開會。打開門,就見到整個會議室只剩下一個空位。梁麗芬抬頭看看他,然後示意叫他坐過去,Shirley 就坐在振永後面。
「既然我哋齊人啦,就開始啦。不如由我哋嘅新副局長介紹下自己先,等你哋互相認識吓。」
振永站了起來,但其他人沒什麼反應,他就開始說:「大家好,我叫李振永,相信早排喺電視都會成日見到我。希望大家多多指教。」然後他在坐回位上。
坐他隔壁的一個女性,她主動向振永說,「我係常任秘書長陳若蓮,負責規劃同地政嗰邊嘅,叫我 Queenie 啊。」其後坐他對面就咳了一咳,有點不情願地說:「我係工務嗰邊嘅秘書長候志強,無英文名啊。」振永想握手示意,但候不太理睬他。
然後正當梁想向他介紹其他在場的時,振永就說:「其實唔洗同我介紹啦,我之前已經做哂功課,知道邊位打邊位架啦。我哋快啲進入議程會對大家有好處。」
其他人板著臉看振永,候更喃喃地說:「由被上面 DQ 嘅人做咗副局長,應該要謙虛啲,唔好咁_串喎。」
梁尷尬地說:「哈哈,Er⋯⋯唔緊要啦,聽日又要開立法會,快啲準備好啲嘢係好事嚟嘅。今日第一項議程係咩?」
David 提一提她,是大埔一塊地的拍賣。然後梁就問 Queenie:「我想問恆隆嗰邊係咪打過嚟搵我?」
「係啊,佢話想搵你傾喎,佢哋似乎對呢塊地好有信心喎。」
梁:「哈,呢塊又細又格涉嘅地都有興趣,以佢哋嘅作風,應該唔會想要呢塊地㗎喎。」
候志強答了句:「呢排佢哋撈得唔係好掂啦,我個二叔公同我講,佢哋嗰仔幫緊佢倒米倒咗一半,走去瘟女瘟到敗哂副身家咁濟。」
梁笑著:「嘩你二叔公次次都知咁多嘢嘅。」
「無辦法啦,特首當初搵我,就係知我同北京仔嗰邊熟。」
振永聽到這些對話,絲毫沒半點詫異,鎮定地聽著他們所說的話。
梁跟 Queenie 說「好,你幫我約時間同佢哋見個面啦,睇吓佢哋夠唔夠誠意先!第二個議程係⋯⋯」
候志強突然截停了梁,說:「講下樣嘢前,我有嘢又想拜託你啊梁局長⋯⋯」
「係,又咩事呢?」
「咪關啟晴邨又爆水喉又鉛水嗰單嘢囉⋯⋯」
「我已經幫到盡啦,成隻死貓我鯁哂咁濟,仲要做醜人推哂落食衛局 Herman 嗰邊,你仲想點啊!」
「唔係,我知你幫咗我好多,咁起呢棟嘢嗰陣,我係同房屋嗰邊推介咗北京仔係上面搞嘅水電公司嘅,咁而家搞到咁大壇嘢,北京仔發哂火咁搵我,仲叫我賠錢俾佢⋯⋯」
「咁離譜,呢條北京仔真係麻煩,振永你不如同我一齊去見佢啦咁。」
振永口快快地說:「得嘅,不過我驚候生唔鍾意我見佢老友姐。」
候就說:「你怕咩姐。到時你咪見識下佢點巴閉法囉。」
振永覺得這句話有點怪,但依舊答應了他。
* * *
豈料,過了一星期,振永中午收到梁的訊息,說今晚除了見特首,還要見北京仔。振永覺得很有可疑,並覺得與之前所搜集過的新界東北資料中一些細節有點似曾相識。到了晚上,振永收到電話說車到了。他就如常穿好了西裝走到樓下。一踏出門口,一群穿黑西裝的人走上前,大力地捉著了振永,然後帶他上車⋯⋯

(待續)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