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要等幾耐?

仲要等幾耐?

當傳媒不再日日提起公立醫院內科爆滿,有多少香港人還在想香港醫療人手有多不足,有多少人會想像人口老化以及香港人口不斷增長所帶來的醫療問題?

帶著爸媽去旅行後,回港便看見傳媒廣泛報導公立醫院內科床位爆滿,急症室非緊急病人等候時間很長。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內科床位爆滿、醫護人員不足不是新聞,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在發生,只是本來全部正床的病房因為有加床才顯得不太滿,但走進病房總是舉步為艱。人口老化也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個pool大左」而且長者壽命長了一定會陪隨長期病患,醫院不足夠應付本來就是意料中事。

香港人傾向到醫院求診, 原因是「打極十萬個電話都約唔到街症」,到私家診所「係就係快D,但真係只係睇傷風感冒腸胃炎,想知多D俾張轉介信你去睇症啦」,要睇專科 consultation fee「閒閒地都$1000」,咁不如我真係去等急症。當急症室的護士朋友告訴我,急症室加價後更多人「call白車」,「橫掂都係百八蚊,不如車費都慳番。」燈油火蠟,其實又來自民脂民膏。

我依稀記得幾年前在大學讀書時,一張公立醫院病床成本要三千六百多元,現在至少四千多。試想想,香港人求醫文化傾向第三層醫療,最昂貴的一層醫療,不但開支大還使前線醫療人員雪上加霜。但我們都要反思,市民睇醫生文化是怎樣形成的。

早前訪問老人家的時候,她告訴我每一次覆診都有一大包止痛藥,但下一次覆診是三個月之後,就開了三個月的止痛藥給她,其實她只需要一星期的藥。她沒有機會告訴醫生,因為面診時間實在太短。病人很無聊覺得浪費,但醫生也有他無奈的地方,因為他還有成千上萬的 follow up。

另外,幾年前過美國交流,早在2012年以前,已經有法例規定nurse to patient ratio, 以保障市民以及護士的利益與服務質素。相此之下,香港的醫療制度實在落後很多。「十個煲七個蓋」,前線的醫護人員要保持「快、靚、正」談何容易?

但如果想改善,保障市民同醫護人員,其實係唔係做唔到?高鐵咁難起你都拎千幾億去起,一個關乎生命、民生健康的改革或改進係咪都可能或有機會做到?

image : www.rfa.or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