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香港人,來報答冤獄中的人

做個香港人,來報答冤獄中的人

早年在外國唸書,發覺與當地學生討論和頃談,反而比較「夾咀形」,大家探討之下,原來(舊日)香港的教育香港,正如葉一知先生早前的評論所指,有良好的邏輯理性訓練和實習,慢慢走上一條「思想去中國化」的路,所以會和着重合理和批判性的西方價值觀相近。話雖如此,年少的我也是一件大中華膠,喜歡跟說華語的學生交朋友。當時亦認識了幾個北京公費留學的京官,但和他們聊天,只感到言不由衷,對同一個詞彙的各自演譯,叫人洩氣,也搞不清他們是因為打慣官腔,還是千百年來的文字獄的陰影下,說話也要留賴皮的餘地。及後算是混熟了一點,話題也較深入。我向他們表達,香港人是無法接受貪污濫權的勾當,他們則很認真的否定:「你那麼幼稚,難怪真要多讀點書。」

從那一刻開始,我已明白,即使如何大中華膠,我們都只是在港的華人,而非「中國人」。因為,我們有批判的思想,把中國千百年來根深蒂固的奴性淡化了。而英國人帶來的法治,亦把中國人權責不分、喜愛拉關係、鬻官賣爵為常態的行政陋習否定。法治的好處,還讓香港人烙守合約精神,知道說話要算數。另方面,完善的法治令香港人脫離了中國文字獄的千年咀咒,不用把話說得扭扭捏捏,方便以捉字蚤形式反口卸責或避禍。可能正因如此,令孫中山先生覺得香港是中國的「模範」。

但近日,香港人的觀念卻急速在中國化;首先,不少人失去了批判的思想,年老的未受過免費教育也就算了,但在嬰兒潮以降的一群人,竟有不少認為那些在努力守護香港的年輕人「搞亂檔」,到底以和平的方式去守護公義,是搞亂那門子的檔?這一輩人,明明是親自目睹香港如何由盛轉衰,可以是非不分到是誰搞亂誰的檔都弄不清,最教人心寒。

更甚者,就是中國人奴性的千年蠱毒大發作。眼見政權是何其不公義,但仍依附在高牆一方責難雞蛋,教人絶望的。今天我們看到大陸種種荒誕的社會問題,最大的成因,是在人心。如果大陸人內心普遍存在普世價值的良知和公義,大家行為得到是非之心制約,少一點惡念和貪婪,暴政要操縱人心亦不容易。但共產黨就了解,最卑劣的人最好控制,所以也要把人民訓練成無知、貪婪、自私和充滿仇恨的個體,和文明背道而馳。

曾享受過西式文明的香港人,看見日漸荒謬的香港,不站出來反對就算,竟然有不少人出現了順從政權才是正確的心態,開始指責甚至出賣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人,滋滋味味的吃人血饅頭。當大家變回中國人,香港的百年文明,脆弱得吹彈即破!

也許,十六位少年人為香港而遭受的牢獄之災,已把不少香港人嚇得速速變回中國人。只要大家回復到中國人那種奴性和醬缸是非觀,才是這十六位義士最悲慘的結局。

這些為義受苦的少年人,在身陷囹圄前,都共同發出一個卑微的願望,就是他日出獄,可以看到一個美好的香港。但觀乎街頭巷尾有着一定的評論,指孩子「抵死」,並把今次的寃獄視為一般罪行,這可能是支持者已無言,亦可能是不少香港人已「打回原形」,變回中國人。無論如何,在這種氛圍下,我對這些少年人願望達成的機率,一點都不樂觀。

所以,我呼籲大家,脫去中國人的奴性,重新提起在英殖時代批評政府、針貶時弊的心態。即使因為懼怕而不感宣之於口,也不要人云亦云,落井下石。無論社會再勃謬,也不要失去是非善惡之心。暴政如何乖張,也踐踏不到各藏於心中的公義。擁有良知的人,也不容易變成怪物。

香港人廉潔、法治、公義、自由等核心價值,已被中共殆滅。只要大家(不論新、舊香港人)心中守護着香港價值,不讓人心朽壞,不讓孩子被紅色教育的謊言和仇恨污染愚化,是大多數人能力可及、對十六位少年的一點心意。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來想賣弄文章風花雪月,但在大時代,風花雪月都成奢侈,都係做返偽文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