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評中環郵政總局:歷史建築不一定輝煌 但不等於它沒有文化價值

再評中環郵政總局:歷史建築不一定輝煌 但不等於它沒有文化價值

建於 1976 年的中環郵政總局,正面臨拆卸重建的命運,讓路給即將新建的商場大樓。近日,報章刊登了前建築署高級建築師馮永基先生的訪問。馮永基表示,中環郵政總局並非「精彩」的建築,其外牆的垂直遮陽條,抄襲外國例子而且質素次等,並不值得保留。

中環郵政總局
中環郵政總局

事先聲明,馮永基先生是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前輩,亦是我求學時期的其中一位偶像。然而,我認為馮先生提出的觀點,可以延伸出一些十分有趣的文化討論,因此,誠如馮先生所言,「對事不對人」,我冒着著被誤解為「挑戰」前輩的風險,也希望能公開討論一下。

首先,我認為所有的建築均絕非高雅的藝術,我們並不能以鑒賞藝術品的方式,將建築分為高雅或低俗。英國建築史家 Banister Fletcher 在 1896 年的著作中,將東方建築評為「下三流」的低等建築。他的論述將建築作為個體的藝術作品,以樣式介定建築的高下,將東方建築視為西方建築的下流演化,自然地矮化了東方建築。這樣充滿「東方主義」視角,廣被後人垢病。自 80 年開始的建築史學家,都以較「外向」的方法,將建築連結本土政治、社會和文化,來建立關於建築和地方的論述。否則,將建築視為藝術品般評價,很容易構成盲點,令我們錯失建築作為本土文化遺產的價值。

Banister Fletcher 的 A Tree of Architecture (1896),以樹木的技節來比喻各種建築樣式的高下。中國和印度的建築,在最低下的一層,被評為雜亂而欠缺嚴格的章法,因此沒有能夠媲美西方建築的藝術性。

Banister Fletcher 的 A Tree of Architecture (1896),以樹木的技節來比喻各種建築樣式的高下。中國和印度的建築,在最低下的一層,被評為雜亂而欠缺嚴格的章法,因此沒有能夠媲美西方建築的藝術性。

如果我們不辯清現代建築的文化關係,並牢牢建基於後殖民文化研究,只會犯下西方帝國時代的「東方主義」大罪,以西方本位來將東方文化評價為「抄襲」和「落後」。例如,香港大眾視港式奶茶為獨特的文化產品,並不會因為港式奶茶以低等茶葉碎沖調,而視之為「抄襲」殖民者文化的「下等」文化。香港的摩登建築遺產,如中環郵政總局等,獨立來看或許根本算不上精湛的建築設計作品,但並不代表它對本土的文化和歴史沒有價值。事實上,香港所有的建築遺產,都是「抄襲」和「混種」的産品。19 世紀的歷史建築,如建於 1884 年的尖沙咀舊水警總部,就是早期的殖民地官員,按英國軍部出版的「模式範本」(Pattern Book),照板煮碗的複製出來的建築。如果按照「抄襲」就是「次等」的邏輯,整個現代香港,以致現代中國的建築史,都會淪為不值一提的次貨。

當然這並非馮先生的觀點,我所認識的他是一位尊重歷史的文化人。我想提出的僅僅是上述邏輯的危險性。後殖民時代的歷史學者,都執著於重新書寫殖民者與被殖民者的歷史關係。歷史不一定等於輝煌的過去,歷史建築亦然。這些學者發現,香港早期的社會,更多是由三合會,流民,毒眅,走私客構成的歷史[1]。重新書寫歷史,不保證發現尊貴的過去,追求的只是更貼近忠實地呈現過去的社會和文化進程。有歷史建築的城市,每一個人可以是自己的歷史學家,以城市空間作為素材,編寫自己的故事。有歷史才有身份,有身份才能有家的感覺。城市才能有發展的動力。

保育亦非一場零和遊戲,並非「有保育,就無發展」的邏輯。透過建築設計,歷史建築可以進行改造及擴建,保留遺產的同時,發展城市空間。此乃世界先進城市的潮流。香港常常跟其他世界大都會拼排名,卻又跟不上先進城市的發展模式。長此下去,香港只會被外人視為膚淺拜金的城市,淪為行屍走肉之地。

--

註:

[1] 例如文武廟的創辦人之一盧阿貴,本身就是鴉片走私販 (Law, 2009); 學者黎必治甚至認為,三合會等社團才是早期香港的華人領袖。(Lethbridge, 1978) (Source: Law, Wing-sang. Collaborative Colonial Power. Hong Kong Culture and Society Collaborative Colonial Power. Hong Kong: 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2010; Lethbridge, Henry J. Hong Kong, Stability and Change : A Collection of Essays. Hong Ko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8.)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討厭建築,所以寫建築。 主事研究組織 Domestic Future Group(DFG),探討香港建築何去何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