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啊

大人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啊

就快26歲,成年了7年又十一個月的我,更切實體會到——大人並沒有甚麼了不起。

從暴風的青少年時期走過來(天呀,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青春期,太恐怖了!聽講更年期也一樣可怕,夾在中間還有個中年危機……人生根本就是一場災難吧!哭),情緒安穩了,賺錢能力也有了——或說在市場上被正式定價了,然而除此以外,甚麼都沒有改變啊。

在我的世界中,我仍然是那個一步步戰戰兢兢向前走著的我,所謂成人、輕熟女、中女、剩女,對我來說都只是熟悉但非常陌生的詞語。

前晚和一眾識於微時的弟兄姊妹吃飯。
「呢餐我請啦!」從前在團契中擔任姐姐陪伴我們成長的她說。
「吓?!我地個個都出黎做嘢喇播,梗係我地請啦!」
「等埋佢讀完中醫先啦,到時你地真係全部都做嘢喇!係喎,你仲要讀幾耐?」
「四年呀。」

我突然如夢初醒!

「四年之後我就30歲喇!」
望著身旁的姐姐,感覺非常奇異。
「我覺得30歲係屬於你嘅年齡,我無辦法將30抽離你擺喺我度。」
我必需要說,我不是害怕女人30這個關口啊,我只是一時無法好好掌握這個數字和自己的關係。

當然,我不是說沒有意識自己愈來愈大個。
比如以前我可以前一晚睡幾小時然後第二朝立刻去跑10km的比賽而現在我跑個30分鐘已經覺得累到不行了;比如我漸漸習慣八達通是「嘟」一聲而不再是從前動聽的低高低三聲。

不過要數感覺最強烈之時,自是眼前出現了真 • 17、18歲的少年。
就像他說:「頂,我以前係全間鋪最細架!而家?而家𠴱啲係00後!」

我們每分每秒都距離「大人」這個詞近了一點,但事實上我們並沒有甚麼了不起。

生命仍然有很多難題,像死結一樣無從入手。你連想要稍為鬆一鬆那根繩也做不到,因為無論從何入手任你怎麼拉扯,死結都好像毫不動搖,更糟糕的是新的結甚至在一直累積。你只能硬撐著一天是一天。
有時候也放棄治療,乾脆想老娘就這樣,生命你能奈我甚麼何?間中又會洩氣,特別在夜深,人特別的脆弱,很難過,也懶得去想為什麼難過,就那樣呷幾口酒,沈沈睡去,醒來第二天又沒事人一樣,可以再過上好一段日子。

年少時我以為自己到了18歲就會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但我還是一樣的「嬌小」;18歲之後我又以為人去到廿幾歲,必會有一番大人的樣子,結果我從不覺得自己有脫胎換骨過。
不是說我毫無改變,當然,這些年我沒有白過,有很多想法、做事我都不再一樣,但我只是更強烈意識到我並沒有「boom」一聲變成了電視劇中那些所謂的「大人」。

於是我突然理解那些舊時傷害我的大人,也更體會閱讀時那些說「成人其實也並不知道怎麼做人也不知道該如何活著才好」的意思。

真的,那時候我以為坦露了傷痕,那些大人就會有能力替我治理,於是我恨他們的冷漠。我無法理解當我願意和你交心講出活在一個綜援貧窮家庭之中我有幾羞恥面對患病的姊姊我有幾內疚以及我無法感受生命到底有何意義時而你只向我說出一個比喻「你知唔知咩係罪?罪就好似一枝箭射出去但偏離左紅心。」

直到我長成了大人,我才明白,大人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啊,他們只是活得比一些人更長而已。他們和你和我都一樣,面對生命會無助。
每個人都是那樣,只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硬撐著走人生這條無法預計的道路。

但活得久的人活得好的人還是有責任去愛護那些需要愛護的人,還是需要去創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啊。這是我對於長大了的自己賦予的一點點小小要求與期盼。
我只是希望假如你仍年少,不要花太多時間和心力去恨那些奇怪的大人,因為呀,他們大概都是些不健全的人,他們也是在奮力掙扎前行,和你一樣,正在賣力抵抗生命啊。
但如果恨他們能令你好過一點,你即管狠狠地恨吧,我認為年長的人照顧年幼的人是責無旁貸的啊,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奇怪的大人牽扯到你前進的腳步就好了。

大人,實在是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喇。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