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主(二)

孽主(二)

「賣鳩左佢咪得囉,依家個市都好呀。」老友富爸爸講得輕鬆。

正如所高賣低買先致勝之道,我低買左,但我唔敢賣。依家一層300呎都要成500幾萬,我賣完個筆錢都唔知夠唔夠買返個廁所。

所以我繼續留係呢個死唔斷氣吊鹽水嘅狀態,只係希望繼續有人租,供斷之後,可以留比個仔。

至少希望佢唔會第二時溝唔到女黎埋怨我連扑野都無位扑,係咪?

係我回程返屋企嘅時候,業主立法團個陷家鏟主席打電話話開會。

我屌你老母咩,我返工已經開會,收工又要開!?

呢件大約50歲嘅有幾分新界個位梁乜元嘅主席林福元先生(笑),咬住支煙係房到入一輪咀咁講,講佢當年係觀塘同大佬打天下點樣賺到第一桶金嘅故事,吞雲吐霧,全房嘅人忍受住煙臭味同另一種無形嘅壓力。

事關林生身邊有5,6個彪形大漢同埋一班青年,從佢地毫無美感嘅金色髮型,整齊嘅黑色短袖「制服」,一模一樣嘅「姑池」腰包,大概都知道佢地嘅「專業」。

「喂!唔係喎,整水喉點會要成200萬呀?」退休會計師馬生就立即企起身反駁。「而且都係只係維修而唔一定要全部換,唔需要咁大筆錢。再講,點解只有耀輝工程一間嘅報價嘅?」

「哈哈,馬生你應該唔清楚我地咁多年都係搵耀輝黎幫手,佢地價錢最公道而且手勢又好,所以我地先至會繼續搵佢地,而且報價過程繁複咁樣反而會令到我地行政費用變多,所以……」林生嘅說話被馬生打斷。

「主席,我直接D,我想了解一下法團投標嘅行政過程。」馬生個份正義嘅氣勢由心而發,難怪佢老婆咁多年都講佢硬頸唔識做,考咁多牌但多年都無得升。

真係英雄。

不過英雄多數都無運行。

林生身後班彪形大漢,仲有幾件「傑出青年」,由於馬生言詞鋒利都馬上引發自己嘅職業病,怒目相向。

不過英雄又點會怕呢啲嘢呢。

但懦夫如我同其他人,就真係敢怒而不敢言,睇住馬生一個撑落去。

所謂鎗打出頭烏,你估我地唔知件蛋散係呃我地比錢咩?你又估我地唔知馬生係為我地權益而企出黎咩?但大家都會發揮香港精神,多一事不如少事,最好麻煩野就唔好關我事。

馬生搞掂,就立即推佢做主席大家開心;林生繼續做坐館嘅,啲錢咪焗比囉。

一個業團都係咁,你話香港點會有得救呢?

但我就認為斯文人以為有道理就贏,又點會贏到班財大氣粗嘅爛佬。

不過事情就偏偏唔係咁啵!

「係啦,馬生講得有道理,我地咁多位業主都知道,點解林生你做咁多年主席都係搵耀輝工程黎做,或者我地可以有其他選擇。」

「係啦係啦!」眾人

馬生1:0林生

「我屌你老母呀!邊撚個講架?企出黎!!」其中一名壯漢終於忍唔住離開坐位,用佢洪亮嘅聲線問候其中一位業主。

其他附和嘅人就立即收了皮,唯獨是頭先發言嘅一位女士 - 李小姐。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港豬廢青一名
只想吃喝玩樂不勞而獲 不求踏實地但求公屋有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