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夢幻版《紅樓夢》插畫

少女夢幻版《紅樓夢》插畫

與《紅樓夢》結緣

某年春節,鬱悶非常,偶爾讀到《葬花詞》(就是《紅樓夢》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楊妃戲彩蝶 埋香冢飛燕泣殘紅》中,林黛玉進行葬花此項行為藝術時,所吟誦的詩詞),頓時驚為天人!連對古文沒甚認識及興趣的我,都完全被迷住,讀着讀着彷彿有韻律,終於明白到古體詩的格式及魔力,那一句代表黛玉個人氣度及人生追求的「質本潔來還潔去」,一直印了在腦海,對《紅樓夢》的終生情根/癡根就此種下。

因為想聽《葬花詞》,而迷上了越劇藝術家王文娟和王君安,同時惹來引來一連串的相關藝術的追尋,當中又極沈迷87年央視的《紅樓夢》電視劇,而專程往上海及北京的大觀園(央視《紅樓夢》電視劇),兩個根據書中主要場景大觀園描述而建的園林,和前往Disney那種輕奮是不同的,這更像走進了畫,走進了詩,走進了一個立體的藝術品,離開了人間般的飄逸,進而愛上了中式園林。

愛上中式園林

中式園林是世界獨有的造園法,也包括了中國藝術的:哲學、詩文、繪畫、建築⋯⋯由古至今均為人類遊樂及精神生活的重要地點。紅樓夢》中的大觀園不僅是當時中國園林建造藝術的總結,代表園林的最高成就,還寄寓曹雪芹的審美理想和世外桃源的夢幻世界。因而畫下了一系列《紅樓夢》主題畫的第一張畫:大觀園。

我既瘋愛《紅樓夢》又痴愛中式園林,所以必須繪畫大觀園以洩心頭之愛!《紅樓夢》為一極浪漫反叛又悲壯深刻的鉅著,而中式園林為世界獨有之峯迴路轉隨風詩意,但可惜普遍人對《紅樓夢》有深奧沈悶的印象(也許對大部分古典文學也有這個印象),所以希望以畫的形狀去表現其夢幻,以粉色木顏色等西方媒介作畫,配上率性而非毛筆書法手寫詩詞,表達故事中少女們的活潑與純潔,也配合紅樓中人傳統貴族風格之餘,不失時尚與前衞。

開始了一系列的《紅樓夢》畫作大觀園之後,再以金陵十二金釵作十二幅畫,世上已有很多藝術家以此為題作畫,例如我好喜歡的孫温、改琦和費丹旭,他們都是清代畫家,都是宮筆畫,精緻夢幻活潑,人物性格能在畫中流露,尤其改琦所畫的賈元春,那表達落寂的手法簡直是後現代!但這三位藝術家之外,也就記不住別的名字了。感覺上,大部分人畫的十二金釵,十二位女子看上去,實在很難在不看畫題下猜出誰是誰!(甚至電腦遊戲的紅樓夢的人物造型更突出)通常每幅畫中畫上一位女子,旁邊或室內或室外,有些裝飾性植物及物件。我挑戰自己以此為題,就是希望打破普遍十二金釵畫作的人物性格不突出,希望對得住《紅樓夢》,對得住曹雪芹。

去過我畫展或看過我的畫的人,大概都知道我那密集式的畫風,只因為喜歡故事,喜歡在畫中放置秘密放置隱喻,尤其《紅樓夢》如此豐富的題材,未落手畫,只是幻想一下已經全身發抖。每次被問到畫一幅畫要用上多少時間,例如《大觀園》大概一個月,但在《紅樓夢》取材的時間,根本無法量度,多少個通宵的晚上在聽戲曲,考查古文,每每感覺有電忽然流過全身,完全投入了曹雪芹的藝術世界。

沒有選擇中國畫的方式去畫,只以最熟悉的鋼筆,如風如音樂的線條,以我認識的書中少女,她們的性格、生活、理想、命運⋯⋯強握住在抖的手,一一記錄於紙上,以祭古今少女之魂及心頭之愛。雖然知道在現今世界,現今香港,用那麼多時間做這一點點出產,是極不實際,我一方面被藝術界視為插畫(因為太fancy?),一方面又不被插畫界認同,在香港插畫界就是要創作一個造型簡單的角色,簡單的故事,在facebook page天天出 post,以便出商品成立品牌。雖然沒有讀過藝術科,連畫紙原來有底面之分,及作畫前要先起稿這些皮毛的東西,也是近年才知道才去慢慢掌握,但我有自己的位置,自己的速度,自己的人生追求及理想,就只是懂得畫這樣的畫。

在十二位女子中,其中畫到一些太悲哀的人物,例如黛玉,她生來就是要還淚給寶玉,淚盡就是她的歸期,可惜《紅樓夢》八十回,後的稿全失,沒有寫到她的結局,但我相信及希望她是在水中化為泡沫,回到家鄉(西方天界)像《人魚公主》的故事。在描述黛玉葬花的畫中,也畫上她回到家鄕露出微笑,以安慰自己及所有愛黛玉的人。

十二位中也不盡是悲劇收場,例如年紀最小的賈巧姐,在家亡後得到恩人幫助,歸隱田園以紡織為業,離開封建家族自食其力,不失為文人的理想及新時代的展開。所以我在畫上加入了《灰姑娘》的隱喻,人們普遍認為坐馬車往城堡去是幸福的開始,而我則認為坐馬車離開封建家庭,才是幸福的開始。

十二金釵之外,與大觀園畫配成一對的有太虛幻境,一個在地與一個在天的仙境。再配黛玉葬花與還淚之說,一次在大觀園一次在天上仙界的夢幻事情。以祭曹雪芹、反叛又唯美的藝術魂,與眾多萬艷千紅的女性。

十分之恩慰是,去年夏天這一系列的《紅樓夢》畫展場地,是在漂亮浪漫的 tea saloon 舉行,把繽紛的中式畫作,掛在法式茶館,撞出一個法式中國風Chinoiserie。tea saloon 還特意推出《紅樓夢》主題下午茶,他們創作食物,我則為食物改名字及配上典故,可能是我最幸福的一次畫展,期待穿上漢服被畫包圍下來個幸福下午茶時光。

然後今年我挑了其中五幅,以試手氣的心情去參加一個比賽,由世界大最大插畫聯盟,英國 the Association of Illustrators 主辦的 World Illustration Awards 2017 國際比賽,在來自64個國家的2300多件專業參賽作品中,經過24名包括《時代雜誌》等的國際級藝術總監、委員、發行人和藝術家組成的評判團之下,幸運入圍。

會收錄在美國 Directory of Illustration 外,還將於2017年7月31日至8月28日,於倫敦壯麗宏偉的薩默塞特宮殿(Somerset House)向公眾首次展出,薩默塞特宮殿位於倫敦的心臟地帶,是時裝、設計、藝術、建築等的重要展覧場地包括倫敦時裝週(London Fashion Week),此次World Illustration Awards 2017首次展出後,會在英國作一年的巡迴展覧,為國際插畫界年度盛事。

希望曹雪芹會收貨。

World Illustration Awards 2017 倫敦站:

日期:2017年7月31日至8月28日

地點:Embankment East Galleries, Somerset House , London 

開放時間:星期六至二 10am~6pm,星期三至五 11am~8pm

免費入場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Oychir (愛卡) 出生於香港的自學插畫家,曾在香港、台灣及英國有個人及聯展,偶有發表文章及古典音樂錄像作品,著有繪本《飄遙不可寄:飄遙之事 Breeze Can't Bring - The Tale of Breeze》、《飄遙不可寄:前傳 Breeze Can't Bring: The Tale Before Breeze》及 《兔兔Rabbitbbi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