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國的近代社運史看吏治敗壞的香港

從韓國的近代社運史看吏治敗壞的香港

近年的香港,只見吏治腐敗、制度崩壞,一道高牆正把香港人逼至邊緣。社運份子被香港政府的三權合作淪為政治階下囚,在文明的地區仍出現這些,只能說非常不堪。作為一個韓國研究者,我想借助20世紀至今的韓國社運的近代歷史,去看今日變了樣的香港。

若對韓國近代發展有一點認識的人都知道,韓國的民主化進程,真的能總結為透過流血抗爭爭取回來的民主。自韓戰結束後,李承晚在獨立運動後就開始了其軍事獨裁統治,並被揭發曾處決多名左翼政治犯。其後經歷朴槿惠之父朴正熙的18年獨裁統治,韓國一直未見民主。直至80年代,韓國的民主意識才開始萌芽,並展開長達多年的民主運動。

正當香港的80年代是輝煌時代,在韓國正如今日的香港,高牆持續欺壓抗爭的雞蛋,把韓國人迫至水深火熱之中。民主意識抬頭的契機,就是1979年朴正熙遭到暗殺,令不少左翼份子開始策劃爭取民主化的社運。豈料,軍人出身的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戒嚴令使不少示威者被剝奪發動社運的機會。其後全斗煥更成為總統,把獨裁統治發揮到極致

民主化運動沒有因全斗煥的政變而熄滅,反倒遍地開花,於1980年發生了光州民主化運動,一場抗爭演變成流血衝突,全斗煥下令軍隊盡一切武力鎮壓,並控制所有傳媒及政府部門,令輿論演變為譴責示威者的暴力犯罪。其後光州事件過後,獨裁統治繼續接踵而來,除了審判被拘捕的示威者外,全斗煥還以新憲法令他連任7年。那時的韓國,正經歷荒謬的時代、荒謬的統治。

7年過後,民主化運動進程重燃。1987年6月,有過百萬韓國人發動六月民主運動,要求全斗煥下台之餘,民主化的訴求此起彼落,要求投票權、參選權等不在話下。其後被全斗煥欽點為接班人的盧泰愚,不敵民主社運,於6月29日發表「民主化宣言」,修改了憲法,賦予了韓國國民基本的民主權利,而且重點是釋放所有政治犯。其後,於12月,韓國終於產生第一位民選總統,雖仍是盧泰愚,但這次社運的意義,正是成功為韓國爭取了民主改革。

看到這裡,是否有點似曾相識?若把時間點較至2014年,地點移至香港,那些在韓國發生過的社會運動,其實在香港亦發生過。雨傘運動爭取的,是真正的全民普選。可惜,亦以失敗告終,而且像光州民主化運動般,遭到警力暴力鎮壓。而來到今天,在新界東北社運事件中,不少人淪為階下囚,而且是政府要求覆核刑期,導致他們被加監。現今香港的不義政權,正如1980年代或更早的韓國獨裁政權,完美漠視法治制度,昔日韓國軍力鎮壓所有反政府活動,香港政府就用盡一切政治手段打壓所有反對活動,連最基本的法治制度都視如無物。

而韓國經歷了長時間的社運,來到千禧年代以及現在,才見一點希望,政治頹勢開始收復,並重新從民主、政治、社會方面保障國民。社運的成功,亦有賴不少人主動支持,並以一貫的信念為國家爭取。正如朴槿惠干政門引發的政治風波,每星期的倒朴集會只見人頭湧湧而沒有分裂,改革國家的心持續多年,仍始終如一。而且,社會上的撕裂仍能被新任政府逐步修補。但在金錢掛帥的香港,只見不少人為反對社運而反對,社運影響到他們的利益,就反對到底,支持不義政權的打壓。來到現在,永無止境的撕裂之餘,不少人甚至由支持變為默默承受,社運力量只見衰弱及分裂。我們作為仍對香港有愛的一代,我只見永無止境的沉淪,而且韓國的例子只是人家風光,我們只能畫梅止渴。

地獄朝鮮,是年輕人於這年代發明的詞,形容韓國因就業、學業、經濟、政治等難題,令他們看不見自己居住地方的希望。我想在香港,也許我們已可以稱呼為「地獄香港」。香港政府只懂為上面服務而欺壓香港人,甚至令真正為香港好的年輕一代遭受不應受的牢獄之苦,還說要阻嚇日後的行動。這不是在扼殺香港年輕人對於社會的希望嗎?地獄香港,還能有變回的一天嗎?

最後,我想說,天佑我城。我還保存一小片的希望,因為我很希望韓國現今的風貌,不只是「隔離飯香」,而香港也能有挽回的地步。嗯。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