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墟文化節 — 有名無實的獨立書市

書墟文化節 — 有名無實的獨立書市

近年,出版業所面對的困難不只有數碼化及新興媒體,不良的競爭環境更是他們步入寒冬的主因。資本主義、經濟型社會導致出版市場長期被多間大型出版社壟斷,其他人如要參與其中,便須遵從當中的遊戲規則;如要在主流市場站穩陣腳,就須要有豐厚資源支撐。

因應時代所需,Facebook、Instagram、網上媒體成為獨立出版刊物接觸大眾的重要渠道,更有出版人透過眾籌,以「先預售,後出版」的方式推出新作,除了利用網上平台,時下流行的市集也是獨立出版人的聚腳地,讓他們可與讀者直接對話,雙方之間的互動更加緊密,香港有形形色色的市集,大多以手作為主題,偶爾亦會有不同的小型書展,其中每年八月舉行的「九龍城書節」是較為著名的民間書節。然而,剛過去的「書墟文化節」也成為文青焦點,像是為暑假各種書節揭開序幕。

首屆「書墟文化節」由Market Fairish主辦,希望「透過結合書攤和市集向大眾推廣多元閱讀,擴闊大眾對閱讀及市集文化的認識,並藉此促進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次活動以「獨立出版.市集.隨心交流」為主題,讓大眾認識更多本地獨立出版的紙本。可是,它卻與我預期中有所出入。書節部份書攤是「獨立出版共同體」的成員,其餘則是二手書攤。不過,就現場所見,手作攤位與書攤的比例極不平均,焦點似乎側重於手作上,那麼獨立出版呢?主辦單位雖與獨立出版組織合作,又於場內舉辦多場分享會,嘗試扣緊活動內容和主題,但獨立出版的攤位確實較少,使活動有點兒失焦。

其實,香港鮮有大型平台讓獨立出版與大眾接觸,這次活動正好是推廣獨立出版的好機會,但卻「捉到鹿唔識脫角」。既然打正旗號以「獨立出版」為題,除了獨立出版社外,主辦單位亦可以藉此機會發掘更多具備特色的獨立紙本和作者,讓他們走出線上,曝光於線下空間,向大眾介紹自己,透過作品傳遞不同訊息。再者,攤位中亦有不少著名的獨立出版社,例如「水煮魚」、「Kubrick」,他們可利用自身擁有的資源和知名度,塑造不一樣而又貼合主題的攤位內容。

任何出版刊物和作者都須要曝光機會,才能擴大接觸層面,廣納更多目標受眾。可是,本地出版環境卻抹殺或限制不少獨立出版人的創意。要生存,不是盲目順應環境而行,更要堅守個人原則,令紙本更有內涵。其實,這些獨立出版大可跟隨主流順勢而行,硬要在夾縫中生存並不是自討苦吃或愛現,而是他們有其重要的存在價值︰獨立出版能擁有完全的編採自主和方向,內容不僅富個人色彩,也能直接回應社會。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有人就有故事,有故事就有感受。感受可以分享,也可以獨享。不過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能夠以文會友,一樂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