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感情] 出前一丁

[有些感情] 出前一丁

愛不易,懂珍惜也難。

志禮抽抽噎噎斷斷續續的對我說:「晚芬說要與我分手了!」他說的時候我正在煮著出前一丁,我叫他先坐下來,不要急,淚乾了再和我好好說是什麼的一回事。我一邊發出簌簌聲地吃著麵,一邊留意著他的狀態。終於在我把一碗出前一丁扒光後,他的淚亦已流乾。志禮與我之間隔著一碗出前一丁的味噌湯,我凝視著仍冒出微煙的味噌湯,想著要不要在它未涼掉之前喝掉它,正想舉起雙手把碗捧起的時候,志禮說:「晚芬說已經不愛我…這種不愛的感覺已經維持了半年,她說她嘗試過在那半年裡找一點可以令她重新去投入愛的感覺,但她找不到。」

我大口大口的把味噌湯喝下然後說:「不愛就不愛啦!說什麼安慰話!」志禮隨手拿起我放在梳化上那哈哈笑的咕攬在身上說:「不,她不懂說安慰話的,她從來都是實話實說的人。」從來我也不太懂安慰別人,始終覺得別人的事是別人的事,我說多少道理說多少安慰的話也是差不多,結果也已經是結果。我倒出一大杯檸檬冰水給志禮說:「喝吧!補充你剛流失的水份。」志禮初時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然後便咕嚕咕嚕的喝光了一大杯水,我問他還要不要?他說:「如果失去的感情也可以用檸檬冰水來補充,那我便不用捨不得。」我微笑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會要你付錢。」

檸檬冰水終於將志禮的難過心情稍稍平復過來,我也暗暗地鬆了口氣。志禮開始看著我放在茶機上的雜誌,看了一回他突然又唉了一聲:「你看你看,連星座也說我感情不穩,甚至會有分手危機。」我拿起他遞給我的雜誌,我看了一眼便放下,俗語有說 “崩口人忌崩口碗” 星座推測也成了志禮的崩口碗,我說:「其實你與晚芬也一起十年了,也不是一句沒有愛的感覺便會對你說分手吧,你有沒有做過什麼事情讓她失望?」志禮想了又想然後說:「不會是因為公司所傳的事給她知道吧!」志禮在三年前由小公司轉戰大企業,一年多已升職了兩次,在公司裡是非不斷,不是說他有心計便是說他在亂搞男女關係。

我點起一口煙後便直接的問志禮:「那你有沒有…」志禮說:「當然沒有啦!」我也深信志禮沒有,不是說他不會,而是他不懂說慌,與晚芬一樣是個實話實說的人,志禮嘆口氣說:「也許我們所看到的愛不太一樣吧!只是我以為一樣。」我有點驚訝說:「莫非是晚芬變心?」志禮搖搖頭說:「十年,也許已把我們變成了一對理所當然的伴侶。」志禮細細說出一些要點,例如回家後總會把衫褲鞋襪隨意掉在地上、在公司裡總是不回她的短訊、用過的碗筷總不會自願的清潔乾淨、約會永遠也是遲到半小時內……我聽完他的要點後說:「我是你女朋友也一早不要你,還在你身邊十年?你感恩啦!」

「我錯了什麼?」志禮反過來問我,我說:「不要說錯不錯或那裡錯,你沒有聽過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這個道理嗎?每日也受著那不尊重不好受的感覺,就算你愛她如海深也是沒有用啦!」志禮聽過道理後好像明白了點什麼,點著頭說:「那我是大錯特錯了!」煙熄後,我淡淡的說:「十年,感情也被你們消磨了十年,要重新來過是很難的事了!」我知道要志禮去認錯是沒有可能,不是他不會而是認了又如何?再說,晚芬不是忍到忍不住的時候 ,她也不會提出分手,所以我才說很難。我伸一伸腰問志禮:「吃不吃出前一丁?見你剛失戀,我可加點蛋花給你!」志禮深呼吸一下然後點點頭,在我走進廚房之前,我拍拍志禮的頭說:「下次,下次你要提醒你自己,怎樣才算是愛一個人珍惜一個人  。」志禮點點頭罕有的說:「謝謝你!」

我們也以為對身邊的人好珍惜好愛,然而,只要回頭看看,其實我們那裡有做過這些事情,一直,只是別人留在我們身邊。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寫感情,因為感情,不是只有一種樣貌的,在我身邊的一切感情,在你來看或許只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塵埃,但這些一點一滴,就是我的人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