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 正常城市

[短篇故事] 正常城市
「呼~」美保戴著寶綠色帽子,在熾熱的陽光底下深呼吸著一口氣,她已經整整一年沒有踏足香港了。一年之前,她決心鼓起勇氣辭掉穩定卻沒前景可言的苦悶工作,靠著兩年的儲蓄就踏上了她的背包之路。

當時有反對的聲音嗎?當然有!但美保決不理會旁人只批判而沒有建設性的反對。她知道自己是誰,她知道自己的目標,旁人根本不會為她的人生負責任,結果好或壞都只能由她一人承擔而已,那他們憑什麼左右她的人生?

勸他人放棄夢想,只當一個苦苦追趕金錢、盲目跟從主流社會價值觀而沒了自己思想的人,都是曾經有過夢想卻放棄了的人吧,他們都是充滿恐懼和遺憾去勸退仍有夢想的他人。

社會就只會用「恐懼」去控制一個人,如果你沒錢就會沒飯吃、沒錢供樓就會結不了婚、沒錢就等於「零」。當你會對「沒錢」感到不安和懼怕,你就會乖乖去當一個「機械人」去賺錢,被社會上的一眾老闆所/集團所控制。

她不想這樣子去過生活,就是這樣簡單的理由,她出走了,她想逃離這怪誕的城市,去他方找回自己。

而一年之後的今天,美保回來她原本的城市。她過了夢幻的一年,但回來現實世界,卻是她最終的目的。

———————————————————————

回家放下隨身的輕便行李之後,美保就一個人隨意四處走走。一年不見,這城市變成一個怎麼樣的模樣呢?

美保先乘搭每天都人來人往的地鐵,在她的記憶之中,在車廂裡一般一排座位之中只有兩個位置都會標籤為「關愛座」,銀灰色的椅背上印著鮮紅色正方的「哈哈笑」圖案的那種,勸導大眾要主動讓座給長者或其他有需要人士,弄到青年或成人無論多疲倦都惶恐到不敢坐下的座位,而今天她看到的情況剛好正正相反。

被標籤為「關愛座」的座位上方正列出這堆文字:由於愈來愈多年輕/成年人因在地鐵上安坐位置(關愛座或非關愛座)而被長者公然激烈責罵,為顧及非長者人士的身心理健康,現特設「非長者關愛座」,請大眾讓座給非長者之有需要人士,免他們受誤會之苦。

「現一輩的年輕人真的承受著很多壓力,最慘是連不開心也不可說出口,不然就會被標籤為軟弱。本身的問題是痛苦的來源,但不可喧之於口的壓力,才是最痛苦吧。」美保站在黃色扶手處,看見那些長者們正以凌厲的眼神,集體默契一足地盯著一位臉色蒼白、抱著肚子冒冷汗而坐在「非長者關愛座」上的一位年輕男生。

「他根本就是裝病嘛!明明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而已,還敢坐下來而不是乖乖站著就好!難道站一下會死嗎?」

「現在的年輕人啊,動不動就來生病,真脆弱!當年我年輕時可是沒生過一場小病呢,身體好得很。」

「哼!就是嘛,坐在我們一堆老人家旁邊都不懂羞愧嗎?」

長者們都中氣十足地你一言我一語、尖酸刻薄地批判那位年輕人,最後迫得他只好臉容尷尬地彎腰快步於下一站就下車了。原來,連「非長者關愛座」也保障不了他啊……

———————————————————————

「氣死我了啦!這是什麼鬼地方呀,之前已經夠怪誕,現在更加變本加厲地怪誕下去。」美保已經連續被五間餐廳拒絕入座,原因竟然因為她年滿三十卻未能出示結婚證書?單身未嫁就不能吃飯嗎!?

後來她發現那些餐廳門口都高調地掛著「禁止單身人士內進」的可笑牌子。

「年滿三十還沒結婚的成年人都是失敗者,一人吃飯的身影實在太過於落寞,這畫面太不幸福,這會影響店內其他客人用餐的心情,我們已經收過過百的投訴了,所以本餐廳一律禁止單身人士內進,妳還是快點離開吧。」好幾間餐廳的店員都大同小異地這樣跟美保說。

「這樣太沒道理了吧!你們是不是有病啊,有問題的是那些歧視他人的有伴人士吧!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啊。」美保曾氣憤地反駁他們,豆大的汗珠滑過她臉部線條。

當時還有兩位結伴入座的一男一女經過美保身旁時給了她一個白眼。

很多時候問題都不在於被歧視的一方,而是主動歧視別人卻自以為自己是正常、優勝的歧視者。

但其中有一位戴著金絲框眼鏡的店員只以散漫的態度回應:「大家都是這樣想的啊,單身就是落寞、形象可憐沒人愛,大多數人都這樣說,就是這樣。」

「所以所有人說屁是香的那就是香的囉?」一氣之下,美保胡亂地舉例,肚子還發出「咕嚕咕嚕」的不爭氣聲音,讓她耳朵漲紅起來。

「哎呀!那當然………應該是吧。」金絲框店員托著下巴,一副認真的模樣。

———————————————————————

雖然什麼事情都沒做過,但回到家後的美保已身心疲憊,她軟攤在駝色沙發上,神情呆滯地盯著電視畫面。

過了三分鐘,正當她想把劇情看得明白時,節目就進了廣告部分,而這廣告快速的只有六秒而已。

「這麼短時間的廣告?不過也好,誰都不想被一個又一個長長的廣告打擾看戲劇的投入心情啊。」美保打了一個大呵欠

但廣告過後的兩分鐘,美保發現劇情竟然完結了。而每隔五分鐘,畫面就會跳過一個電視節目,所有原本已經要有一小時的電視劇都被壓縮成五分鐘,劇名通通都是「五分鐘內看完XXX」。

大家的耐性只剩下五分鐘而已嗎?美保完全不理解這些五分鐘節目到底在幹什麼。

「現在大家都習慣只用五分鐘去看完一套電視劇或其他節目嗎?就這樣照單全收?大家看電視還有樂趣嗎?」美保渴望從妹妹口中得到「正常」的答案。

「現在就每個節目都是這樣的呀,大家都是這樣子收看的啊,不然妳想怎樣啊?」還是學生的美寧邊埋頭苦幹做功課邊回應。

「為什麼要這樣呀?追劇情不是很有樂趣嗎?等待下一集期間又可以大家朋友間討論一下,有個話題呀。」她只是離開這地方一年而已,又不是去了另一個時空,為什麼現在的她好像一個外星人一樣呀。

「大家都工作忙碌嘛,妳看爸媽到現在晚上十時了都沒能下班,他們都沒時間睡覺了,哪來的耐性和時間停下來一小時去看電視啊,看五分鐘差不多了啦。」美寧還是沒抬頭看過美保一眼。

「這荒謬的城市啊……」

「這不是正常的生活嗎?」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本身個性急躁,常常想一步登天,所以喜歡「練習」這個詞,總能提醒自己什麼事都要一步一步來。慢慢練習,總可以把事情做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