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tersweet

Bittersweet

第一次看到一個人就有感覺是一見鍾情,那第一次喝到一款酒就愛上應該算什麼?

人家去葡萄酒莊園嘗的是葡萄酒,我卻看上了在旁邊同屬一家酒商的精釀啤酒廠。這一款是在紐約州Seneca Lake附近的一家名為Wagner Valley Brewing Co. 的頭牌啤酒 Daybreak Pilsner (5.5% ABV 16 IBU),不要以為它屬Pilsner皮爾森啤酒就像別的商業啤酒一樣乏味只靠顏色和氣泡充場面,它可是混和了多種當地最高級昂貴的啤酒花,甜味與麥芽味偏向於像Ale艾爾麥酒, 酒花香不造作卻讓人難以忘懷。口腔裡充斥著的是皮爾森出眾的苦,空氣裡卻盡是艾爾麥戀愛般的甜。

同一吧台上,在旁的人也是跟我點了同一款這樣矛盾的啤酒各自獨酌,他們是否大概也在想到底是心情影響了我們的味蕾,還是味覺影響了我們的心情?我們是在苦中作樂,還是在甜裡尋苦?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他又再點了一杯Daybreak Pilsner,自己開始哼了一段《The Rose》裡的 “Some say love it is a hunger, an endless aching need”,我鼓起勇氣騙他説:「回去睡吧,明天一切會變好。」

 

文: 酒嵐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無論係開心,定係唔開心;無論係一個人,定係成班人;無論係出街落bar,定係留在家;啤酒始終都係我地摯愛首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