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13回:矛與盾】

《進擊》【第13回:矛與盾】

Shirley與Justin約了即日晚上見面,Shirley載著振永到了Justin家。
Justin搭一搭振永膊頭說:「呢排辛苦你啦。」
振永笑笑口答:「唔係可以點啊,件事都嚟到呢個地步啦。你估我想成日戴住副面具咩⋯⋯」
「算啦,無謂講咁多。不過你搵我做咩?」
Shirley就問:「你係咪早排俾過針孔攝影機同一大堆器材俾佢嘅?」
「係啊,做咩事?」
「你俾咗支筆我,但我唔識用唯有當係平時簽名用,放喺袋一直唔知,點知原來錄咗好多音喺支筆度!」振永詫異地說
Justin 只是笑了一笑,「Shirley,叫咗你唔好低估鴨記嘅嘢啦,你哋都未知支筆仲有鏡頭嘅。」
Shirley與振永對望了一下,然後振永就感嘆:「睇嚟我太outdate啦,呢啲科技都唔識。」
「我叫咗你換部電話,或者update吓個iOS㗎啦,都係為咗俾你upgrade吓。」Justin推一推振永的膊頭,並拿去振永拿著的錄音筆,然後駁去電腦,開了錄音筆內的影像給他們看。
振永與Shirley看到目瞪口呆,然後Justin就說:「你呢支筆最好成日用啦,錄多啲佢哋嘅嘢,然後一次過搞掂佢哋嘛。」
但振永思考了一會,就搖一搖頭說:「係好嘅,但係我覺得支筆成日咁用,會好易被人發現。」
「咁有無辦法唔用支筆,用更隱蔽嘅方法攞到證據?」然後Justin就在房間中拿出了數個白色按鐘給振永,指示了他如何在辦公室安裝。振永拿了後就和Shirley離開了。
一打開門口,就看見穿著西裝的David在偷聽。他想逃跑時,振永即時抓著他的手,「你嚟呢度做咩?你跟我?」
David急忙看看他們的眼色,然後口窒窒地說:「我⋯⋯其實⋯⋯嚟搵你嘅⋯⋯」
Shirley就大聲地說:「點解你會知我哋喺度啊?」振永就叫她小聲點,怕騷擾鄰居。
David:「你唔好理我點知啦,入得呢行就預咗冇私隱㗎啦。你知你點樣入嚟呢個圈㗎,唔睇住你仲奇怪啦。你跟我落去啦,樓下佢已經等緊你啦。」
振永與Shirley帶著懷疑的眼神跟著他下了樓,一到街上就看到昔日梁麗芬的白色車,振永深知梁又再找他麻煩
一上到車,梁向Shirley大聲吆喝:「你唔好上車啊,你自己走啦。」Shirley以不屑的眼神看著梁,然後與振永打打眼色就走了。

「你頭先係上面背住我做咩啊?」
振永冷笑著說:「我而家係你老公咩?你咁講好易令人誤會喎。」
「同我正經啲!」梁試圖用兇狠的眼神望著振永。
「做咩啊?你兇我啊?唔好忘記你有嘢喺我手上㗎。」
「上一次梁特用埋釘書機你都唔交出嚟,今次我覺得你實會拎都拎唔切喎。」梁沾沾自喜地說。
振永皺了一皺眉頭,心裡在疑惑著她究竟想說什麼,然後梁就接著說:「原本呢,梁特就安排咗我哋有份去一個宴會嘅,眾多高官、人大政協同商家都喺哂度,不過你而家咁唔合作,而且上次撥款俾北京仔單嘢又搞得唔好睇,咁就窄窄哋啦⋯⋯」
振永心裡一震,他想著能否透過這樣能知道更多他們內裡的秘密,但同時也在猶豫梁會否借此令他沒有副局長的位置。所以他堅持追問:「你咪好著數?我冇嘢在手,你好易叮我走姐。」
「你又唔好咁快咁講,都未聽完我講乜。」梁看著外面答。
「條片俾返你都得,但你唔可以叮我走。」
「你當我蠢得咁緊要,新聞出哂嚟講到我哋幾咁咩多元意見,如果而家話炒你,你覺得班友會唔會又作反又走上街?雖然佢哋係奈我哋唔何,但係我唔想節外生枝,我都要保住自己個位㗎。」梁激動地說。
振永想了一想,決定先交出了片段給她。「其實張卡收埋喺你間房棵蘭花度,同啲石頭堆埋一齊,你返去自己搵下啦。
「你確定冇留copy?你唔好以為我唔識得check整copy嘅紀錄啊。」
「我雖然唔係好識搞呢啲嘢,但你唔好以為冇人幫我手。我辦事唔會俾你challenge到嘅。」
「你係先好講,睇下你講得呢句說話幾耐。」梁不屑地向著振永吆喝。

梁回到辦公室,就找了一會那張記憶卡,找到後就用火機燒掉了它。而振永不斷想著辦法,如何在這次參加宴會中記錄那些秘密⋯⋯
(待續)

莫比烏斯 – a.k.a 伍麒匡 Cyrus 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