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14回:不當交易】

《進擊》【第14回:不當交易】
振永回到家後,就收到梁麗芬的 WhatsApp,打開就看到一張滿是灰燼的照片,並加上了「多謝」的字句。他看過後只是已讀不回,而隔了兩分鐘,就再收到她的 WhatsApp⋯⋯

「我們的大型聚會,後天在文華東方酒店舉行,掛了名是李+x娶媳婦,你記得6點在後門上來,不要遲到。」

振永看到之後,就即時截了圖send給他的伙伴。Shirley沒隔多久就回覆一句:「點解我收唔到嘅?謝絕外人?」

Daniel:「你小心啊⋯⋯唔好好似上次咁一身釘書機㾗返嚟⋯⋯」

Justin:「嘩,實有唔少花生食喎,駛唔駛再整啲裝備俾你帶住?」

振永看到Justin這樣回應時,心想能否再帶著那支錄音筆,正當他在思索時,他的電話再響,再一次是梁的訊息:「到場時會有人檢查有沒有帶電子設備,請合作,不要出醜。」振永心想回覆又不是,不回覆又不是,唯有答了OK
* * *
兩天後,正當振永準備好從辦公室離開去文華酒店時,Shirley截住了他,振永看著她那焦急的眼神,就問:「發生咗咩事?」

Shirley帶點緊張地答:「我好擔心你啊,我怕你好似上次咁又被人釘⋯⋯」

振永急忙搶話說:「哈,唔洗驚啦。今次係有記者會影相㗎,佢哋應該唔敢做啲咩嘅。」

然後Shirley就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顆透明的東西,「你去嗰陣戴住佢啊。」

振永看到此就感到很疑惑:「呢粒嘢咩嚟?點解戴住佢?」

Shirley把振永拉回辦公室內,細聲地說:「咁個咁好嘅機會,唔好晒咗佢啊。你戴喺耳仔度,紅外線check都check唔到㗎。」

振永拿著那顆透明的東西,左看看右看看,是科技白痴的他百想不得其解。Shirley與他解釋一番後才明白如何運作。然後他就問:「我戴住呢粒嘢,唔會被人見到咩?」

「唔怕㗎,戴入啲都冇問題。Justin搵返嚟嘅嘢,你都知咩料啦,掂嘅。」

振永猶豫了數秒,就戴上了那透明收音器,搭電梯離開辦公室,在停車場上了車出發到現場。

他的車到達了現場,記者已經湧上前爭相訪問振永。振永下車後,打過招呼後,就回答了數句記者的問題。
「李局長,今日嚟到李澤成的婚禮有咩感想啊?」
「我誠心祝福佢能夠有美好的婚姻生活,希望佢日日都咁開心啦。」
「今日眾多高官同富商聚集,唔知會討論啲咩話題呢?」
「我都唔清楚啊,要入到場先知。」
「最近官地平賣俾發展商,同埋棕地用嚟做高爾夫球場事件引起唔少關注喎,想問局長有咩回應呢?」
「今日嘅場合唔適合講呢啲,留返下次再回應啦。」話口未完,保安就輕力推了一推振永向前行,在耳邊叫他快點進入會場。振永就跟著保安的步伐,走到了升降機門口。

這時恰巧亦遇見梁麗芬在等候。一起站在升降機門前,梁卻以不屑及不耐煩的神情對待振永。
「頭先睬班記者咁耐,你估而家金像獎啊?做大明星啊?你明知今日咩事㗎啦,仲要咁張揚。」

「呢啲公關技巧,點都要做吓嘅,廢事俾人話我哋召喚關公啦。」

「咩⋯⋯咩召喚話?召喚怪獸啊?」

「你連呢啲用語都唔識,難怪俾人話離地啦,你咁講其實同唔知蛋撻有酥皮同牛油冇咩分別。」

這時候,同時有兩部升降機到了,梁就不忿地說:「唔該你一陣間就尊重下我,話晒我係高級過你,唔好以為自己好巴閉,你搭另外一部啦,唔想一齊搭啊。」

振永冷笑了幾下,就轉過身搭後面的升降機。在搭乘途中,振永忽然想起他耳中那收音器,他從口袋小心翼翼地拿起電話,正當想WhatsApp Justin時,Justin就已傳來訊息,說已開始收音及錄音。他看到後就放心不少,然後放回電話在口袋中。

不久,到了會場那一層,就見到兩個身穿黑西裝的保安在宴會廳門口旁邊。振永走到過去,保安就示意叫他交出電話及手錶放進宴會廳門口內。振永就拿了出來放進了櫃內,另一保案就拿起紅外線掃描機掃過振永全身,但這時他卻顯得有點緊張,因為他仍然懷疑耳內的收音器會被發現。一聲「OK!入得去。」就令振永安定下來,就走了進去。

甫進去,就嗅到很強的煙臭味,環顧四周,就見不少人手上拿著支雪茄和一杯紅酒。強烈的臭味令振永差點暈過來。他嘗試適應著這氣味與環境,望見有眼神交流的人就打招呼,然後四處望望有哪位認得的高官權貴。

走到會場中間時,梁的秘書David就截住了他,掛著虛偽的笑容說:「你跟我過嚟啊,局長叫你過去識下人啊。」振永跟著他走過去,帶到了最入邊的一張桌內,甫坐下,眾人的視線就移到振永身上,然後再看看梁⋯⋯

梁帶著假笑介紹振永:「同大家介紹吓,佢係我特別搵返嚟做副局長嘅李振永。」
振永看看周圍坐著什麼人,特首、大財團主席、北京仔、警務處處長等等,他即刻打過招呼,但他們的反應冷漠得很。

龍基兆業的CEO李國峰:「我喺電視周不時見到你啊,真人都幾上鏡喎。」

振永笑著說句多謝,然後梁就叫他坐下。
梁特:「我哋繼續頭先個話題啦。最近你哋都搵唔少啊,最近你哋低價標到大埔嗰塊地,又可以起發水樓賺錢。」

李拿著杯紅酒說:「咁都要多得政府幫手,我哋先有咁多路搵錢姐。我哋錢就大把,但一齊搵更多嘅錢先至係王道啊嘛。」

梁在桌底塞了份文件給振永,叫他給李看,「嚟緊我哋又有塊地,不過嗰度格涉又係廢地,我哋諗住就咁租出去算啦,我俾啲info你睇吓啦。」振永就遞了那份文件給他。

李揭了兩揭,就不屑地扔回在桌面上。然後北京仔就拿來看看,亦有著同樣的動作。
振永這時有點慌張,即時與梁打著眼色,梁則怯懦地問:「做⋯⋯做咩事啊?唔啱心水啊?」

北京仔即時氣憤地說:「所以話你哋兩個新嚟真係新嚟,(指著振永)呢條粉腸都唔講啦,梁局長,你唔係咁耍我哋下話?我係新界出名到咁,你竟然俾一撻西貢嘅爛地我?仲要得個8000呎,做廁所都唔_夠啦。你哋俾嗰個就嚟做政協嘅譚志峰就大埔一大撻,我就得塊餅仔?晒_氣。」

李國峰亦加把口說:「我哋做大財團,點都有返啲要求嘅。你咁樣令到我好失望。我諗我都要考慮下先。」

而警察處處長曾超雄就拿過來望望,就說:「我唔介意幫李生同北京仔消咗啖氣,我可以要咗佢㗎。」

而這時梁特卻截著了曾,不耐煩地說:「仲未輪到你講嘢啊,你話想要就想要?」

梁見狀即拍拍梁特的手,就說:「唔係啊,呢塊地早啲租出去越好啊,嗰班環保人士已經準備搞事阻住我哋,我怕到時我哋又焗俾班人插咋。」

北京仔這時又幫著梁說話:「咁又係喎,嗰班咁嘅_家鏟,之前虎地拗村嗰次,收到你昔日個老闆(譚志峰)個電話,我先知搞到咁大件事,所以一把火燒咗佢一了百了,可惜有個老嘢阻_住哂,多得曾Sir幫幫手,我先至甩身咋。既然係咁,我贊成梁局長嘅諗頭,快啲租俾曾Sir,咁咪唔洗煩咁多啦。」

這時曾就答口:「多謝多謝,唔好咁講,舉手之勞姐。我哋警察維持治安嘛,要管啲阻住我哋搵食嘅人有幾咁易,嗰個老嘢,阻住你哋囉,咪由佢整死自己囉。」

振永眼神凝住了,他知道是在說他父親在警署的事,以及父親住的村莊被燒毀的事。他這時緊握了拳頭,緊抿著嘴唇,心裡想發怒,但自知現時不是時候。梁見到他這樣時,也想起了與他有關,她亦開始緊張,她在憂慮振永會否做點什麼令她失去顏面,甚至影響她的「仕途」。

這時梁特想了一想,就決定平價租給曾,曾連忙說:「多謝,我終於可以俾到我老婆仔女一份生日禮物啦,哈哈,佢哋一直話想有個高爾夫球場⋯⋯」

梁截了他的話,就說:「唔該你唔好咁張揚,靜靜哋搵人快快手裝修好佢就算啦。我唔想節外生枝啊。學北京仔話齋,我唔想再有人阻住令我又要做嘢做人世界。」

振永差點忍不住怒火時,突然之間,振永右耳感到無比刺痛,然後他聽到Justin在收音器向他說話,期間「啪」一聲,全個宴會廳都黑了⋯⋯

(待續)

莫比烏斯  (a.k.a 伍麒匡 Cyrus 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