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這個寄居的階段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二)

人生這個寄居的階段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二)

8月中的時候我問了這樣的一道問題。

既用上「寄居」,正是套用了基督教的概念:人類在世都是寄居的。
因而這道問題的框架是在基督教之下,並非純粹單問人生的意義。
關於人生的意義,沒有人擁有絕對的答案,因而你也可以擁抱所有答案:你喜歡怎樣便怎樣吧。

基督教卻相信人死後,遭審判會上天堂或落地獄。我們的終末是等主再來,主再來卻又不單因你的行為而決定你的結局,而是按你有沒有悔改歸向祂的心(當然如何判定信或不信是上帝的主權)。
在天堂或地獄似乎與在人間不再一樣,我們經常聽到在天堂不再有眼淚和痛苦,我們會永遠頌讚敬拜上帝。(「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 21:4 )

乍聽之下,總是美好而嚮往,只是再細想,卻嚇出一身汗。人如何能夠永遠快樂而不再憂傷?除非你早已忘卻自己忘卻他人。

於是我想問的其實是兩個問題。

1. 人間與天堂或地獄之間,有延續性嗎?我還有沒有現在的記憶?
(假如沒有,現在的一切又為了甚麼? )

2. 天堂這樣的生活是我們所追求的嗎?我們對於天堂的理解有沒有需要修正的地方或給予更廣闊的空間?(我們這裡不討論天堂與天國的分別,我是真的在說人死後的事啊。)

當然,再一次我必須說,因我們是活著的人,而死去的人又再無法向我們傳遞訊息,所以我們也只是盡自己所能去9up。但9up和廢up,我還是相信有一定分別。
這兩個問題很重要,因為懷抱怎樣的想像,將關係到我們現在要怎麼活著。

在上一篇,感謝大家參與討論。
我嘗試略略整理一下所得的意見。

有朋友認為,人生的意義就在於體會上帝的美好,領受從上而來的恩典,好好享受人生。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態度,但總覺得不是讓我心息的答案。因為論到體會上帝的美好,有比天堂更合適的地方嗎?

有朋友說人生就是一場爭戰:和撤旦的爭戰,和罪的爭戰,甚至是表達你有幾愛上帝的爭戰。我想起耶穌受魔鬼三次試探的事,因而這也是很合理的想像。但我想要是這就是我們的生存意義,我們也未免太苦了吧?我們是必敗無疑的呀!

又有人說,其實人生並沒有甚麼「意義」,意義都是人為的,因而你就活自己的吧。其他的還有人生就是一場旅程,玩完以後上帝會問你過得爽嗎(還蠻有趣的 XD)以及人生的意義在於參與他人的生命。

答案五花八門,沒有正確不正確,能安撫心中那頭不滿足的獸就好了。

前幾天和一位傳道人吃飯時,不知不覺又講到類似的問題。於是我又闡述一次自己的疑惑。我覺得他的話幾有意思,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註: 實際wordings可能有所出入,我只只憑記憶記下。)

「其實你問緊嘅係一個身份問題。究竟上左天堂之後,你仲係咪『你』? Gunton 嘅《如此我信》其實有解答過呢樣嘢。佢相信人生其實係一個soul making嘅過程。喺人生呢段時間,我地係塑造自己,讓自己更理解上帝,以及準備好自己能承受上天堂。」

「你問當中究竟有無延續性,或者我地可以睇下耶穌呢個人版。聖經記載耶穌復活之後,門徒係認唔出佢,似乎我地復活之後模樣會有所不同,但同一時間,耶穌手上嘅釘痕係保留左落黎,而一段時間相處之後,門徒都可以陸續認得耶穌,咁即係話我地生前有啲嘢仍然喺度。所以我地可以稍稍窺探,死後嘅我地似乎已更新唔同,但同時又延續左某啲嘢,所以我諗人生發生嘅一切唔會乜都無得淨。」

「另外,死後『世界』會點其實啲神學家都未有一致睇法。有啲相信終末嘅時候,上帝會將『世界』連同唔悔改嘅人掟入火湖,其他人就進入天堂;但有啲神學家其實相信上帝並唔係將現有『世界』毀滅,而係將嘅嘢更新,成為一個新嘅模樣。」

我想說,每次和這個傳道人食完飯,他都好像解了我心中的某個結。
後來,我再回看文章內的回覆,也發現有位朋友有類似的講法,只是沒有如此詳細。

「你呢排信仰點呀?」
我靜默了很久,又支支吾吾了一會,始終無法好好講清說話。

最後我嘆一口氣,才慢慢地說:「老實講,我覺得信仰真係離我愈黎愈遠,愈黎愈無關係。即係……我而家價值觀已經形成……我唔排除入面都受基督教影響……但我再唔需要參考教會或者尋問上帝先落決定,甚至就算教會再講咩,都影響唔到我。唔知關唔關我無返教會事。」(心裡想的是,如果有一件事情,因為我再不接觸就不再影響我,那這件事情真的重要嗎?)

「都有機會,始終你遠離左個群體,無再有新嘅刺激同亮光。但我覺得喺人生之中,信仰係重要的。」

「其實我有好多朋友仲返緊教會,但我唔覺得佢地嘅信仰有比我好。佢地都好似奄奄一息,或者教會好似好不堪咁。我暫時真係唔會想返教會。」

「咁如果我開個查經班或者讀書會呢?」
我眼睛一亮。
「咁又唔同講法,我會好期待。」

一天過後,傳道人再whatsapp我傾詳情。

我覺得這樣的傳道人,真的很不錯。

 

《人生這個寄居的階段到底有甚麼意義呢 》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