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釜山女中學生欺凌事件,看韓國青少年法律面對的挑戰與問題

從釜山女中學生欺凌事件,看韓國青少年法律面對的挑戰與問題

繼韓國電視台舉行大罷工後,一宗由網上一張血腥照片引起的風波迅速轟動整個韓國,就是在釜山女中學生遭受極嚴重的校園暴力。看過學校題材的韓劇及電影都會知道,校園暴力一直是韓國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而從這場嚴重的事件中,值得研究的是,究竟多年來韓國政府在青少年遇到的校園生活問題落了多少力,以及如何面對挑戰與矛盾。

事緣於韓國網上流傳一張滿身是血的女孩在跪地的照片,在網上引起熱話後警察即時作出調查,經調查過後,證實是在釜山沙上區一個工廠地發生事件,當中涉及兩名女中學生欺凌14歲同儕。其後經過閉路電視片段發現,該兩名欺凌者用鋼筋及椅子不斷毆打受害者,甚至用煙蒂燙傷受害者。而這情況被閉路電視拍到不在話下,其後欺凌者更拍下她滿遍鱗傷的照片給其前輩看,對話內容都在網上流傳。而這次造成的風波,可謂轟動整個韓國,並再次引起對於校園暴力這議題的關注。

不過,這次事件中,韓國人集中討論的議題,除了狠批施暴者的行為外,還存在著一個不斷爭議的話題,就是青少年法律的漏洞及矛盾。在這幾天,青瓦台官方網頁中的「國民請願及提案」板塊中,出現了呼籲廢除《青少年保護法》的請願,而且得到萬多人的支持,那帖子中更表明此法是縱容青少年避過法律責任,並不斷犯事令更多無辜的青少年受罪。

究竟為何這次會掀起這場關於《青少年保護法》的爭論呢?最基本的問題,就是校園暴力只見嚴重未見止息,在韓國人眼中,校園發生欺凌事件已變成「家常便飯」般普遍。根據2012年來自延世大學的調查數據,有48%的中學青少年曾遭遇校園暴力,當中有超過40%表示曾想過自殺避過欺凌。

而由此衍生的相關法例爭議,就是聚焦於管轄青少年的犯罪行為的《青少年保護法》及《青少年法》,前者為限制青少年接觸有害媒介物、藥物、敏感場所等,後者則訂立了青少年的管轄範圍、罰則、司法過程等。首先,他們批評的,是《青少年保護法》能讓青少年犯罪者不用遭受與成人一樣的定罪及刑罰,例如早前亦試過有校園施暴學生因這法而只得到輕微刑罰。不過,請願帖提到的《青少年保護法》並不是這功用,反而《青少年法》才是為了讓少年罪犯作出保護,或許提出這請願的網民未必很清楚分辨兩個法案。

若將請願中的批評搬進《青少年法》中,這就變得言之成理。於1958年訂立的《青少年法》,目的是為了對未滿20歲的少年作出反社會行為時給予保護,刑罰方面會與成人不一樣。而最先接觸的部門,固然是警局,警察廳為此而設立了「青少年調查專案組」,當確實了有少年犯罪案件後,就會移交所有資料至檢察廳及家庭法院少年部。這時候問題就來了,根據2008年檢察廳對於少年的起訴率數據統計,首先犯罪人數超過13萬,其中需要公審只佔3.3%,移交少年院的佔22.2%,但判定為起訴猶豫的則佔了45.8%。這已看得出檢察廳對於青少年犯罪處理手法,亦有寬鬆、盡量不起訴的取向。

而再審視少年法院對於少年犯的處分情況,就證明了現今韓國人所批評的為真確的。少年法院的量刑處分分為7種,最基本為將青少年委託給監護人或可以提供保護者,之後就是保護監察、兒童福利機構、療養院,最嚴重的就移送少年院(兒童院)。根據1998-2005其中五年的數據顯示,最輕微的處分委託給監護人以及保護監察佔最多,差不多有兩成至三成;而委託給療養院或少年院的比率分別只有4%及3%。另外不處分的比率卻比前者多,並從1998年起不斷上升,由1998年的5.5%升至12.3%。

固然,這些保護政策會縱容了少年再犯,或者令他們於生活的圈子裡再次嘗試以欺凌他人來建立自我。不過若將少年犯下的罪行與成人一視同仁,阻嚇作用會有,但未能有真正的社教作用。而且面對青少年的犯罪,不少國家或地區都會以「無罪推定」的原則,正如檢察廳的準則。若韓國政府能夠在教育青少年方面能把好關,重新教育他們如何避免在少時已經學習不良的階級意識,以及惡性競爭,就會更能夠治標兼治本。唯競爭意識及階級觀念與韓國已變得根深蒂固,故要達到這目標都是一個挑戰,這就須看韓國政府如何雙管齊下,把青少年法律的漏洞修補,以及推動社教化的作用。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