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種的世界

情種的世界

在 Frankfurt 火車站出來偶然看到路標,走進了歌德故居。

據解說,《少年維特的煩惱》就在這桌上完筆。

我記得,是在大學歐遊時重看這薄薄巨著…… 那時的世界只有玫瑰和憤怒…… 似懂非懂卻又躁動不安…… 十多年後回望,或許 blessing in disguise,我還沒遇上一個恐怖的綠蒂,會讓我輕生讓我痴…… 又或者,沒酒精沒 jazzy music 挑逗的我,壓根和情種沾不上邊……

其實不只我,大文豪也是說說而已罷。

維特自殺了; 歌德沒有。非但沒有…… 還把深情痴情姦情寫成了暢銷書…… 私底下和他的夏綠蒂暗暗苟合了不短的日子。

刹那情話,都是衝口而出的手段…… 說說而已…… 其時真心相信已經難能可貴…… 過後可別當真……

餐廳燈很暗,播着藍調和騷靈。我左邊是一亞裔中年漢和妙齡洋妞,右邊是一皺皮鬼婆伴着比我還年輕的阿拉伯小鮮肉……

我想可歌可泣的歌德愛情畢竟難尋…… 兩對 date 都不太順利,個多小時就走了…… 反而我 lonely dining 卻濃濃酒意思潮起伏…… 只可惜 wine list 沒有更好的 Bordeaux…… 都說喝酒最講 mood……

But let’s still believe in love.

 

文: Simon Cheng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