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記住你的好

我會記住你的好

「我結婚啦。」
工作桌上的手機,突然彈出這個短訊,本來放在鍵盤上的雙手停頓了幾秒。
電話顯示是個沒有儲存卻又有一絲熟悉感的號碼。
望著那細小圓圈內的臉蛋,似曾相識的輪廓上,又已經增添了幾分陌生感。

「關我咩事。」
手指靈活地打出幾個文字,咀角卻不爭氣地牽起來。

「話哂都一齊過,好似點都應該要講聲。」

分手以後的很多年,我們曾經聊過天,交換過生活的最新消息。

曾經說過『有空出來見見』,可是最後我還是本著『不如不見』的心態,左推右拖的轉移了話題。
也許是因為無法確定自己是否已經完全放下,怕會勾起不應該出現的感覺,所以才狠下決心放棄了曾經想再見一面的願望。

「係咩,估唔到你都會有咁嘅一日。」

那些分手後的痛,到現在想起,還是心有猶悸。
擁著好友邊哭邊喝得爛醉的躺在街上,崩潰地不斷致電希望能夠挽救到什麼的苦纏,跟家人旅行時邊看著北海道的雪景邊想念得快要窒息的苦。對現在已經心如止水的我而言,簡直像是場惡夢般的存在。

「人大個咗,點都會改變嘅。」

坐在辦公室的我早就已經忘記了工作上的進度,腦袋中那些曾經被鎖在深處的片段,不知道被誰按下了開關掣一樣播放著。

第一次發現自己喜歡上他時,我們站在同一所學校望著操場,我在他樓上一層望著他背影時的心動;在球場上相擁著,被他的朋友嘲笑我們不應該曬恩愛的甜蜜;站在擠迫的巴士上,他用手為我製造了一個小小的私人空間,讓誰都碰不了我的默契;我倆帶著那條獨一無二設計的頸鏈,曾經以為能夠成為對方的世界之最的奢想;分手很多年後我們唯一一次再見,他送上親手為我編織的頸巾,我致電給他時看見他手機上顯示的名字仍然是當初那個暱稱時的感動。
這些舊得已經要發黃的片段,原來,我們已經走得很遠了。

「幸福就好。」
我拋下了一句這麼多年來,每次想起他我心裡都會響起的祝福。
這些年來,我還是會偶然夢見你喔,我把這句話,用最堅固的鎖牢在我的喉嚨裡,不讓它出來。

「一定會,仲會幸福過你。」
原來,真正能夠割捨一段感情,並不是兩個人分手的時候。
而是知道,對方已經得到幸福,再與你無關的那一刻。

「你就想。」
我微笑著打下了這句話,把手機螢幕關掉,重新再專心手頭上的工作。

我會記住你的好。
以後都會。

圖片 :MTV  <<精選>>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