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高科技,也要有高民智才行

有高科技,也要有高民智才行

報導指香港人自命科技智將,但實為智障,會在日常生活中用到P2P轉帳、virtual reality、extended reality等等的人少之又少。上述調查是Google委託進行,Google ad 收入可觀,收集用戶資料越多越好,自然鼓勵大家在手機上安裝地圖和付款等程式。可是我這個科技智障不喜歡全副身家都繫在手機上,也不喜歡Google知道我去過什麼地方消費的感覺,所以就沒有「提升」自己和手機囉。

人們覺得有學習科技、與時並進的需要,所以學校教STEM和IT,老人家也去學寫app、學coding。不過在引進新科技和新事物時,如果民眾沒有基本常識和公德心時,隨時搞出個大頭佛。

民以食為先,先從吃講起。雖然我沒有好好研究過人類飲食史,不過猜想去餐廳食buffet這回事,應該不是「自古以來已有」(即興上網查查,付費吃的自助餐的確是二戰前後的新意思),我成長於八九十年代,猶記得當年跟大人去吃個自助餐已經夠人興奮一整天。即是說,在任食自助餐這樣新事物普及以前,人們去餐廳的經驗都是想吃多少就點多少、點了多少就付多少。

去吃buffet有個基本禮儀,就是能吃多少就拿多少,為的是不浪費食物,也不讓老闆白白賠本。這個本來是常識的想法一旦不存在於民眾的意識裡,就落得大鄉里遊客如饑民般瘋狂徒手搶蝦搶蟹,然後吃剩一桌子食物來顯架勢的下場。餐廳引進了任食這個概念,卻得不到食客的公德心配合,結果老闆就要添置高性能電子磅乙部,來個先小人後君子:這裡是all you can eat,但拿到桌上而又all you can’t eat的,麻煩按量收費;又或是出動饑民照片收取按金來鼓勵惜食、避免浪費。

北京公廁為方便公眾,提供免費廁紙,卻引來貪心的人拿完一堆又一堆,結果要出動人臉識別科技來公平分派廁紙,一人限取若干格。拉廁紙擦屁股這般簡單基本的事,居然要出動高科技機器,你說荒不荒謬?

太遠的不說,就說自己家門前。租單車app在香港普及,十蚊雞玩一個鐘,隨時隨地借車還車,聽起來好吸引。朋友率先下載了app試用,用了覺得不錯,堅持要推介給我這個科技智障師奶。朋友在手機上向我示範如何在地圖上找到可租用的單車,兩人邊看邊走邊找,就像小時候看過的卡通片裡,悟空用定位探測器找龍珠一樣。

眼看手機地圖上的單車越來越近了,心情越來越興奮。奇怪了,明明是這裡,可是,單車呢?在那一帶兜兜轉轉,發現原來有人將單車泊了在自己的花園裡!隔著籬笆,眼巴巴看著有車卻不能租,掃興之餘恨得想打人。後來仔細看租單車app的使用守則,的確有講明不可將單車停泊在私人地方,為的就是其他使用者都能公平租用單車。如果人人將單車如此私有化,公司不賠本倒閉才怪。

在有租單車app以前,單車店租車模式不會有這種事發生,車一日未回店就繼續計租,車不回來就沒收按金報警拉人。租單車app不可能全天候監察用家有沒有把車私有化(現在的GPS定位科技好像還未準確到能分辨單車是在私人圍牆以內還是以外吧),要靠用家自律才成事。

WhatsApp這項科技十分好用,裡面設定了同學群組、家人群組、街坊群組之類,有事要通知要發問都比從前方便得多。WhatsApp就像90年代很多人愛泡的網上聊天室,分別在於隨著手機和流動上網科技發達,從前的聊天室只限於桌面電腦,現在的 WhatsApp「聊天室」變成隨身攜帶、全天候連線。從前沒有聊天室、沒有WhatsApp,大家有話要等見面才講、通電話才講。

見面說話有基本禮儀,打電話也會選個適當時候,偏偏有了WhatsApp,人們卻將面對面和通電話的禮儀拋諸腦後,例如不是急事卻三更半夜發訊息、講說話牛頭不搭馬嘴等等。聽過有爸爸口沒遮攔,將家長群組當作麻甩佬吹水區,分享與學校和孩子學習都無關的無厘頭低俗東西,開學不夠一個月便遭忍無可忍的同學媽媽一起踢出group。

一味鼓勵人使用科技、只顧培養computer literacy而不顧social literacy是不夠的。沒有常識和公德心的人使用新事物,不一定能帶來方便,甚至要動用更多人力物力和科技去維持原狀和秩序,例如上述的人臉識別派廁紙機。而在租單車app的例子裡,朋友要花時間向租車公司投訴有人「私有化」單車,然後租車公司要花人力回覆投訴,並且要派員親自上門討回被霸佔的單車,正正是將本來好用的科技弄巧反拙的活生生例子。

Image : SCMP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山地媽,八十後,香港人,愛冒險。曾旅歐四年,邊讀邊玩邊打工,見盡奇人,做盡怪事。現為家庭主婦,兩兒之母。以為全職湊仔很平淡,殊不知原來又是一場冒險之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