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願放手

誰願放手

最近遇到一位剛中風的婆婆
據同事交更所說
婆婆入院前可以「行得走得食得訓得」
入院當天的早上
婆婆的丈夫才和她在茶樓飲茶

當發生缺血性中風的時候
已經過了治療的黃金時間
中風造成的破壞已經難以逆轉

她的家人一直在她的身旁守候
他們在我們每做一次 neurological observation
都會跟我們說「唔該」

在醫護人員的角度
她的 prognosis 很差
即隨時有生命危險
醫生有多次向家人提出
DNA-CPR
在心跳呼吸停頓下來一刻
不進行心肺復甦

她的子女同意
但婆婆的丈夫不捨得
作為護士我也閃過
「如果真係 arrest,就算搓得番其實都唔會可以留得好耐」
如果機能真係 shut down,就是要走的日子

但是,今天經過婆婆床邊
見到伯伯跟子女交替探望婆婆
伯伯一見到婆婆便說了一句
「琪琪 (化名),我黎探你啦,你點呀?」

我心想﹕婆婆八十多歲,伯伯都一把年紀
會這樣稱呼自己的老伴
他們是多甜蜜

再次經過床邊
婆婆比之前好了一點
懂得用手撥開氧氣喉
婆婆的兒子替她放好管子
然後跟婆婆說
「媽媽,你想唔想放胃喉,醫生話如果放左,
你會唔鍾意,會好唔舒服,放左你就會想拔
如果唔俾你拔,就要綁左你,你會唔開心
我知道你聽到,你話我知你想唔想啦。」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家屬
跟病人討論他未來的日子應該怎樣走
我們也不肯定婆婆中風所造成傷害
有否令她的認知有影響
只知道她的一半身已沒有活動能力
她沒有說話的能力
只可以把醫療的方向交由家人選擇

家人的難處在於
插胃喉可以為她帶來營養
可以帶來日子
但不是她喜歡的

不插胃喉
就是放手了

我和父母說起
這個很難做的決定時
他們都說
有時候,跟一個人走過去
是經歷過很多風風雨雨
怎樣「湊大d仔女」
只是對方才明白
不是個個都說放手就放手的
「就係得果一個架咋」

誰得到過願放手
曾精彩過願挽留
年年月月逝去
越是覺得深愛你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很多人都很害怕踏進醫院,因為好像自己或是家人要步入一個個生離死別的難關。病房門外、口罩背後,除了 on call 的醫生還有 PANight 的護士們。面對生老病死或是危急關頭,醫護都必須表現得很冷靜。然而,我們也有惋惜、感歎或是害怕的時候。朋友們鼓勵我把故事分享,文筆不是很優秀,也未必會引起共鳴,但這也感謝支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