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毒男與湘獨男

雙毒男與湘獨男

人應愛所愛,應恨所恨,正如仇恨賤踏我們土地的人乃源自我們對土地之愛。是涼薄是厚德均與屬個人取態,對年青人之殞命哀傷亦可,對荼毒後世的副局長喪兒而雀躍亦無妨。是悲是喜,無是非正反之論。惟政權對蔡若蓮喪子呼天搶地鬼哭神嚎,卻不見一眾莘莘學子面對龐大壓力而尋死,此乃極其虛偽也。

東方日報更將著名網民肥蔡放上A1頭條,指其在城大民主牆張貼恭喜蔡若蓮的字句為一毒,與主張港獨合稱為「雙毒」男。約百年前亦有一著名「雙毒」男,他主張「湘獨」(湖南省獨立運動),更多番公開感謝日本皇軍入侵,極其涼薄。後來創立中國共產黨,至今天安門廣場仍高掛其畫像,此人乃毛澤東。

毛澤東曾這樣評論統一的大中華主義:「我是反對『大中華民國』的,我是主張『湖南共和國』的。有甚麼理由呢?大概從前有一種謬論,就是『在今後世界能夠爭存的國家,必定是大國家』。這種議論的流毒,擴充帝國主義,壓抑自國的小弱民族,在爭海外殖民地,使半開化未開化之民族變成完全奴隸,窒其生存向上,而惟使恭順馴屈於己。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

現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實行的所謂「中華民族」主義,自稱包含漢族及其他五十六個少數民族,但按現實而言、以圖博、東突、南蒙為例,實則是人口多達九成的漢人統治著其他少數民族的漢族主義,完全與毛澤東主張湘獨的理由背道而馳。

主張香港獨立正是人民保護自身文化、自身歷史的最崇高理念,實何毒之有?要人一生被困於皮膚膚色、頭髮顏色那狹窄的漢族主義不更毒焉?這樣崇拜漢族主義之毒害,加上過度高舉高官喪兒這種對生命價值不平等的虛偽,東方日報為「雙毒」實至名歸。

 

文:月蝕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