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聖節靈幻系列》– 迴

《萬聖節靈幻系列》– 迴

「有架醫生,真係有架。」

我嘆了一口氣,心想,又來。

「有架醫生,真係有架。」那是她的口頭禪。

明明診症室的冷氣已經調較到適當的溫度,外面又正是炎炎夏日,眼前瘦削的她看來卻很寒冷,還抱著自己的背包瑟縮在椅子上。

手震﹑全身發抖﹑不斷張望著四周﹑情緒緊張容易焦慮﹑危機感重﹑攻擊性強﹑因失眠而大大的黑眼圈印在臉上,看來病情愈來愈嚴重。

「佩琳,我講過好多次啦,呢啲係精神病嘅徵兆嚟架。」我一邊寫下加重藥物份量的字句,一邊回答著她。

「醫生,我無呃你架,你信我呀,唔係幻覺嚟架,亦都唔係幻聽呀,真架,我真係見到架。」佩琳歇斯底里的抓著自己的衣角,眼神看起來有點空洞又恐懼。

我抬起頭瞄一瞄她,再看到她身後掛在牆上的那個時鐘,慘了,今早已經遲到而耽誤了診症時間,再不打發她出去,又要被護士長責罵了。

「佩琳,咁樣啦,我加多少少安眠藥俾你,你定時食藥,我地下個月再見面嘅時候睇吓點啦。」

佩琳像是有什麼話想說一樣,這刻,門外卻傳來敲門聲。

『喀喀。』

這是我跟護士們的約定,因為精神病病人思緒比較敏感,只要房中有病人,護士必須先敲門後再進來,讓他們有個心理準備。果然,只要診症的時間多於十分鐘,護士們就會扮作要放下資料夾的打開房門,實際是要讓我看見坐滿病人的大堂,提示我要加快診症的速度。

「姑娘,你送佩琳出去啦。」我微笑的跟護士打了個眼色,護士看來非常滿意的扶起佩琳,佩琳皺著眉被帶走。

一個月之後。

佩琳作為當天的第一個病人到訪,她明顯比上個月冷靜,只是神情帶點呆滯,反應遲緩,但至少不如之前那幾次的崩潰。

「佩琳,你今日睇嚟好返好多啦喎。」

「醫生,你信唔信呢個世界有鬼呀?」在我一邊寫著診症報告的時候,佩琳難得地情緒好轉跟我聊天。

「喺無醫學根據嘅角度下,我係偏向唔相信嘅。」

「醫生,如果呢個世界無鬼,點解咁多人都相信有鬼?」

「因為我地嘅腦袋會從唔同嘅途徑接收有關鬼怪嘅資料,令我地腦海中形成對鬼怪嘅形象,慢慢就會相信呢個世界真係有鬼囉。」我本能性地把學過的知識說出來。

「醫生,如果呢個世界無鬼,點解會有人俾鬼壓?」

「俾鬼壓其實係一種睡眠障礙,係因為訓覺嘅時候我地從快速動眼期醒來,雖然腦部已經回復意識,但肌肉仍然處於癱瘓狀態。」這些已經被病人問過幾千次的問題,我對答如流。

「醫生,如果呢個世界無鬼,咁點解咁多人都話自己見到鬼?」

「幻覺同幻聽係好常見嘅精神病病徵,只係好多人未必咁快就察覺到啫。」我在診症報告上簽名,準備打發佩琳離開,心裡沾沾自喜的想著,今天如此有效率,大概可以準時放工了吧?

「醫生,如果呢個世界無鬼,咁點解而家你會見到我?」

正在簽名的手停頓了,我百思不得其解,抬起頭望著佩琳,她向我露出了一個悲傷的笑容。

突然,診症室的門被打開。

「我唔係講過房入面有病人要敲門架咩?」我生氣地責備著打開門的護士。

「係呀,我咪就係諗住話俾你知,今日第一個約見嘅病人要遲十五分鐘先嚟囉。」護士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望著我。
我愕然的把目光放回在桌子對面的座位上,空無一人。

「醫生,警局打電話嚟,話佩琳啱啱喺屋企天台跳咗落嚟,死咗。」另一個護士氣急的跑進來,說。

我跌坐在座位上,耳邊響起佩琳的聲音。

「有架醫生,真係有架。」

『喀喀。』

我坐直了身子,護士打開診症室的門,遲來的他坐在我對面的座位上。

「有架醫生,真係有架。」

只見穿著白色袍的他,嘆了一口氣,心想,又來。

 

Photo: Shutterstoc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八十後的年紀,八十歲的心境。
固執,瘋狂,任性,無聊。
被名作家喻為「充滿成長的哀愁」之小丫頭一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