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艦島》比《逆權司機》遜色原因:主旋律電影的層次問題

《軍艦島》比《逆權司機》遜色原因:主旋律電影的層次問題
「主旋律電影」這一名詞雖來自中國的鄧小平,但知道這是關於展現一個國家或地區的主流意識形態的歷史電影後,其實不少電影亦屬「主旋律」,《軍艦島》與《逆權司機》已算是韓國的主旋律電影。不過,宣傳聲勢浩大的《軍艦島》卻不敵《逆權司機》的話題性及票房,究竟兩部主旋律電影中存在了什麼差異呢?

主旋律電影,可能不少人會卻步,因為一聽到這詞,就會覺得是洗腦教育、振奮民族主義情緒的作品。而《軍艦島》亦屬這種,講述了日佔時期不少朝鮮人被強制徵用到日本的端島做奴隸及礦工,並描繪他們如何利用智慧逃離該島。不過,《軍》箇中劇情固然不是完全真實,作家只是透過這史實去想像整個故事。若以韓國人的角度出發,固然當中涉及大量描寫日本軍國主義的黑暗,以及朝鮮人如何出賣同民族的人,以之為教育新一代大韓民族的訓誡。例如出賣自己民族、強佔鄰國土地的會不得好死,這些都刻意在劇情及鏡頭中帶出來,那種民族主義的說教色彩過於濃烈。

這些關於批判日本軍國主義的韓國電影實屬常見,不過《軍艦島》的宣傳方式值得批評,首先不斷宣傳「大製作的商業片」、「多個韓流明星出演」已惹來非議,予人消費民族歷史的意味,而且涉及的排片問題及宋仲基製造的公關災難亦值得一提,令《軍艦島》原本想振興的民族情緒亦完全失焦。《軍艦島》不難看,可惜失去了本意,重重的商業味亦使觀眾卻步。

相反,《逆權司機(計程車司機)》雖亦是主旋律電影,但其精彩的地方,就是透過一個平凡的的士司機,因為載了來自德國的記者到光州,從而見證了光州事件的發生,利用平凡人物的視覺,去展現政經情勢在普通百姓生活中出現的矛盾。而這設定亦巧妙於不以記者的角度敘事,反倒以反對示威的的士司機的角度,去展現光州事件中最受爭議的東西——政府如何捏造事實,當中的扭轉絕對是精彩的地方。片中沒有刻意為一直未能平反的光州事件說教,反倒留給觀眾思考整場民主運動如何啟發千禧年代的韓國如何爭取民主。而故事亦以真實的人物作藍圖而寫,然而劇情並沒《軍艦島》般充滿非常誇張的高低起伏,卻透過人情冷暖去探討一場社會運動中展現的人性,而且從中反映了當時左翼右翼的分裂及內鬥,間接呼應現今的韓國的左右翼政權更替。

此外,《逆》亦沒有為電影宣傳進行華麗的包裝及鋪張,上映時亦沒出現擠壓其他電影的排片狀況,而且沒透過明星選角作宣傳策略及招徠,稱得上透過劇情及近代還未完全還清真相的歷史吸引觀眾,當中涉及的溫情描繪亦是精彩,《軍》的煽情位,就是箇中的民族主義情緒,但《逆》沒故意煽情,反倒透過不同的細節及對白去帶出人情世故的感動,而沒有故意振奮民族情緒,這對於觀眾來說,會更容易吸收及理解。

若拿兩片直接比較,固然有其漏弊,但若從主旋律電影的角度出發,就可以比較兩片中的劇情的結構與組織。《逆》固然較《軍》優勝,沒刻意訓誡民眾,反倒透過對於這場民主運動去反省現今韓國的狀況,所謂的教育意義比《軍》更深。對於不看韓國作品,甚至仇韓的朋友,《逆》更不能不看,不但能解除他們對於韓國製作的誤會,而且能啟發他們如何反思自己身處地方的政治境況。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