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司機》與韓國歷史(三):光州事件如何引證韓國人的反美情緒?

《逆權司機》與韓國歷史(三):光州事件如何引證韓國人的反美情緒?

Eduardo Galeano曾寫下一本《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的書,講述了不同拉丁美洲的國家與民族如何被列強分割及破壞。他朝一日,我也想為韓國寫一本「被切開的血管」或「戰場上的犧牲品」,因為歷史的緣故,令韓國一直未能在國際上發放異采,其一控制韓國的列強正是美國,究竟從《逆權司機》敘述的光州事件中,如何反映韓國人對於美國的負面態度?

電影中雖沒有提及過軍官如何與美國合作鎮壓光州事件,但若從歷史時間性去看光州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無論在20世紀,還是現在,韓國多次政權的更替都與美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讀過冷戰的歷史都知道,南北韓分治後,美國掌管了南韓,而北韓為蘇聯的勢力範圍。而分治後的南韓多個獨裁政權均採取親美的外交政策,在1950年代,李承晚掌政期間,就與美國簽訂多項條約,最著名的為《美韓共同防禦條約》,確立了經濟、軍事上的同盟關係,重要的條文包括容許美軍駐守韓國邊界中,並將韓國軍隊的指揮權交給駐韓美軍。而在光州事件中,全斗煥多次調派軍隊到光州,亦須得到美國的准許才能下達此指令。換言之,光州的軍隊暴力鎮壓,是得到美國的默許⋯⋯

若追溯回美國與韓國的關係,在19世紀,美國已盯上整個朝鮮半島,當時就已經在眾議院上討論過朝鮮的開放及自由獨立,不過朝鮮王族卻實行鎖國政策,以求不讓列強干涉內政,美國先後多次以炮艦攻打朝鮮均以失敗告終。其後日佔時期至二次大戰,美國一直以「保護朝鮮半島主權」之名義,除了間接幫助當時的朝鮮及大韓帝國對抗日本之外,還多時與其他列強商議朝鮮獨立問題。承接美國正式成為扶植南韓的列強,對於大韓民國的內政,美國在不同程度上也能介入。

回到光州事件與日後的大韓民國時期,為何美國會默許全斗煥暴力鎮壓呢?大家還記得軍人罵示威者為「該死的赤色份子」嗎?由於當時還處於冷戰狀態,美國對於任何共產主義及社會主義的社運非常敏感,一來她害怕自己陣地會出現內裡的意識形態紛爭,二來恐怕走共產主義的北韓會趁亂入侵,造成第二次韓戰的爆發,70年代的越南戰爭已令美國損耗不少,再發生戰役將會令美國的實力不及蘇聯。所以美國默許全斗煥鎮壓左翼運動,是為了預防社會主義思想在其陣地擴散。由此,一場血洗光州的慘刻油然而生。

而80年代韓國的民主運動遍地開花之際,光州事件中,美國的多艘軍艦在南韓多個海外範圍駐守,正當國民以為美國會出手協助國民對抗軍事鎮壓,豈料他們卻毫無動作,對於軍人的行為坐視不理,然而他們當時並不知道,全斗煥能夠大力調派軍隊控制光州,是有著美國的「加持」。自韓戰後,韓國人對於美國由正轉負的態度,稱得上是從光州事件開始。

來到現在,雖然不少韓國人仍視美國為「恩人」,但無論在光州事件或其他外交事件中,有不少依然怪責美國的干政行為。他們認為,美國不但視南韓為棋子對抗共產主義,而且還利用南韓為自己謀取利益。《逆權司機》講述的光州事件,成為了韓國人仇美的其一例子。由光州事件後駐韓美軍姦殺韓國性工作者事件起,大大小小的反美遊行此起彼落。他們不斷要求駐韓美軍撤離韓國之餘,還要求美國政府停止干預韓國內政。2002年,在韓國京畿道楊州市發生美軍裝甲車碾死女學生事件,該時反美浪潮再次掀起,而來到最近的薩德導彈部署事件中,不少反對部署的民眾亦表示,美國的干政持續,令韓國政府淪為美國的棋子。

而美國與韓國的外交關係,早已變得根深蒂固,在後殖民主義的論述之中,這不直接干預的外交關係,不會有完結的一天。《逆權司機》雖沒在內容上批評美國縱容獨裁政權,但若從歷史層上看此部電影的論述,這場光州民主化運動的慘劇,可謂由美國引起,並印證到在韓國產生的反美情緒。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