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第15回:狩獵】-莫比烏斯

《進擊》【第15回:狩獵】-莫比烏斯

正當振永想發火的時候,Justin 立刻在收音器阻止他,叫他控制情緒。振永聽到他的聲音時嚇了一跳,而且右耳不斷地痛,Justin 這時向他說:「佢哋講嘅嘢錄哂音㗎啦,但係我覺得好古怪,梁麗芬一直係咁同人打眼色,仲要係咁望住你,你都係而家走好啲⋯⋯」
然後「啪」一聲,全個宴會廳都黑掉了。

振永非常驚慌,他還把桌面上的酒杯打碎了。這時,Justin 再說:「你而家不斷直跑走出大廳,走去後門嘅樓梯落嚟,我嚟接你。」振永疑惑不解,但先跟著所說的,他向著大門方向跑去。當他走到出去時,只見光線微弱的 EXIT 出口標誌。

突然,很沉重並急速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他。他拿出電話,開了電筒看看,發覺有十幾個穿黑色西裝的人跑來追著他。他即時跑向樓梯,然後焦急地走往樓下。這時,他的右耳再次刺痛,因為 Justin 很大聲地向他說:「你行錯啊!」

振永焦急地問:「我搵路嗰陣已經有人追過嚟,點搵後門啊?」

「前門落到去已經冇路行,有幾條友等住你,一定要後門先得啊__ __。」

「咁而家點啊,走返上去實死喎。」

「你而家係8樓嘛?你而家走返出去,然後一直跑到右邊走廊盡頭,嗰度先係去到後門。」

振永推開大門,一踏進走廊,就有數個人在跑過來,最前的人喊著「捉住佢!快!」,使振永慌張的走回樓梯間,然後除下自己的領呔,綁著門口的手柄。

Justin這時向他說:「嘩,估唔到你識呢招喎,果然係當時睇杜琪峯睇得多吓。」

振永繼續焦慮地怪 Justin:「你仲好講!你差啲送我去死啊!你睇唔到有人嚟緊咩?」

「你而家係樓梯間,個畫面窒下窒下,收得唔係咁好啊,sorry sorry。」

「咁而家點啊,我聽到上面開始有人跑緊落嚟啦。」

「咁⋯⋯你照走落樓下啦,我過嚟正門接你。」

這時,振永只能跑落樓梯,直到地面大堂。隔了一分鐘,他走出樓梯,來到大堂時,已經有人截了他的去路。

「梁局長搵你。」一個黑西裝、弄了蛋撻頭的人遞了個電話給他,要他接聽梁局長的電話。

振永拿過電話來,然後梁麗芬大聲地在電話罵:「你條攔坦,你估我唔知你想做咩?我一早見到你有啲古怪㗎啦。你精精哋就交返啲嘢出嚟,如果唔係你自身都難保啦!」

振永好奇她如何知道,但依然堅持強硬的口吻說:「雖然我唔知道你點發現,但係如果咁易聽你講,我就當初唔會搞咁多嘢啦。你當我流嘅咩?」

「你唔好咁懶得戚啊,我同你講,而家成間酒店係我哋既人就大把,得你一個,你覺得會贏到我哋咩?」

「局長,我本來想讚你醒目,但係而家⋯⋯要收返啦,既然你知我有古怪,就知唔係得我一個人做嘢啦⋯⋯」

振永話未說完,梁已經焦躁地截住了他:「唔好講咁多廢話,我而家俾緊機會你,你交出嚟,大家當冇事發生,你唔交,我都幫你唔到,我唔知上面想點對你。」說畢就掛斷了電話。

這時,一個女聲正向著酒店大堂走近,振永仔細看看,原來是 Shirley。Shirley 衝向人群,拿著電擊器大喊:「唔好埋嚟啊!」她拿著電擊器不斷指向那些保鏢,其中一個保鏢伸出手打算拉走 Shirley,手指不覺意碰到電擊器,中了電擊的他很快就暈倒了。然後她與振永在保鏢群中走了出來,然而保鏢們對他們毫無動作。

他們倆離開了西裝人群後,就迅速跑出了大堂,成群保鏢亦洶湧地追趕過去。他們出了去後,Justin剛好開著車趕到,然後他們迅速上了車,保鏢亦跟著上車追著他們。

這時,振永的電話響起,他拿出來看,又是梁麗芬打來。他再次接聽她的電話⋯⋯

「你都幾把炮喎,搵埋哂自己友作反?你係咪嫌命長?」聽到這句話的 Shirley,搶走了振永的電話,然後掛斷了。

振永驚恐地看著 Shirley,問她:「做咩收咗佢線啊?我未驚過佢喎。」
「而家仲邊得閒同佢講廢話,佢係追我哋就追,唔追就罷就啦。」

Justin 繼續風馳電掣地避開後面的保鏢及梁的車,從酒店出發走出大街、駛往公路、在踩上天橋,時速快到看不清究竟他們在何方。保鏢及梁的車在追他們的同時,亦驚動了數輛警車。

隔了半小時,保鏢們突然用「十面埋伏」的方式包圍了Justin 的車,令他不能逃出他們的車陣。Shirley 比振永更為暴躁,叫 Justin 撞向最前的車,Justin 即時吆喝:「傻嘅咩?佢哋而家就係想我咁做,然後就送死!你咁都信。」

振永想了幾想,覺得這情況這僵持下去,只會令 Justin 與 Shirley 跟著受害,他唯有叫 Justin 停車,並打給梁叫她過來。Justin 不願意,但照舊停下了車。

他看清點,不經不覺已經是在青山公路上,看看附近,原來已去到荃灣汀九附近。其他保鏢車駛到最前,讓開了一條路給梁麗芬的車。到了 Justin 車旁邊,梁下了車,帶著令人心寒的微笑看著振永,並攤大右手手掌,說:「捨得投降啦?」

「Justin,俾佢。」

「吓?唔_係啊?而家舉白旗?呢個女人同_ _特首有咩做唔出?我唔信俾咗佢你會冇事喎。」Justin 大聲地答振永,並指著梁來罵。

「呢位年輕人又放心,我牙齒當金洗,你而家俾咗我,你一定唔會有事。」梁試著說服 Justin 交錄音給他。

「嚟啦,俾我啦,你唔信我咩?你跟咗我咁耐。」振永走近 Justin,撞一撞他的手踭,示意叫他拿過來。Justin 萬般不願,但還是從車中拿來那部電腦及 USB。

振永拿著那部電腦,邊把 USB 給梁,邊把電腦內的錄音檔案刪除。然後笑著向梁說:「得啦?滿意啦?」

梁這時打了個電話,「喂?攞咗啦,唔會有事,放心。」收線後,就得意洋洋地奚落振永及他的伙伴:「一早叫你聽聽話話啦,今日你睇吓搞到,酒店又斷電、Party 又搞唔成、又要用成班車隊追住你,搞到咁大陣仗俾上面同記者睇到,就唔好啦!」

「唔用呢啲方法,點樣阻止你個八婆同_ _政府做埋啲傷天害理嘅嘢?」Shirley 氣憤地向梁說。

梁即時皺著眉頭說:「俾你做咗政助都係咁臭脾氣嘅,睇嚟呢個副局長都仲未識教佢點樣做人喎。信唔信我叫一聲,你就即刻無得撈?」

振永即時阻止 Shirley 反駁梁,然後就說:「而家你攞咗資料啦,你唔好忘記你嘅承諾,就係呢兩個人(指著 Justin 和 Shirley)要安全。」

梁再次掛起令人心寒的微笑說:「我頭先講咗啦,而家俾咗我,你哋咪冇事囉。我希望唔會再有下次啦,不過你下次應該都冇咩機會再參加呢啲Party啦。走啦我哋。」她其後向秘書 David 上了車,與其他保鏢車一同離開了。

聽到梁說他沒有機會參加像今天的活動,振永感到有點意外,心裡在苦惱下一次如何拿取更多資料向他們復仇。Justin 叫了一聲,「喂,上車啦。夜啦。」振永與 Shirley 跟著上回了車。

Shirley:「喂,條八婆真係好黑人憎囉,咁樣對我哋都有嘅,下次點算?」

Justin:「係喎,佢頭先講到明你下次冇機會,咁點算?」

振永這時疑慮重重地答:「我都唔知啊。」

Shirley 繼續氣憤地說:「佢而家咁樣,擺明係想拆冚我哋喎。不如我哋都同佢哋一拍兩散。」

「你又咁衝動啦,頭先你差啲連去灣仔返工同攞料嘅機會都冇啦。」Justin 即時喝止 Shirley 的衝動。

振永不斷在思索這次計劃如何被梁識穿。同時,剛才梁特首與一哥說過的話,一直縈繞著振永,雖然令他氣憤,但亦令他的決心更強,就是要查出更多秘密,然後一次過揭露來向他們復仇。

Justin 差不多駛到振永家附近時,振永突然向 Justin 說:「你一陣上我屋企,俾嗰日聖德醫院嘅料我。」

Justin 好奇地問他想拿來幹什麼。振永就說:「既然佢哋都咁對我哋,我哋咪唯有利用我哋嘅老友記——傳媒囉。」Shirley 一聽就懂振永的意思,然後Justin在振永家,把那些資料傳輸到振永的電腦中。

然後隔了數天,蘋果日報 A1 大字標題寫著:「精神醫院唔係精神醫院?原來係高官遊樂場?」主場新聞上被置頂的新聞標題:「掛羊頭賣狗肉?打鼓嶺聖德醫院被揭發虐待及性侵」⋯⋯

(待續)

 

facebook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