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到底會不會聽膩

「我愛你」到底會不會聽膩

昨日出席了一個甜到漏的婚禮。
幸福到滿瀉,大概就是在說那對新人。
和他們不算熟得很,但可以確切感受到他們的喜悅。
由內散發到外,整個人沈浸其中。
他們用「完美」來形容對方。
不太能想像那是一種甚麼樣的狀態。

比較熟悉的是胡杏兒與黃宗澤那種:「你好難頂,但我願意一直頂落去。」(雖然他們最後也分手了)
因為愛,所以願意接納或者至少,忍耐對方的不好。
「完美」是一種甚麼樣的感覺呢?
我不太能理解。
不過看著他們能找到一生中最愛,還是覺得很快樂啊。
祝福你們一直做童話中的王子與公主!

「要識得欣賞你嘅另一半,多啲讚賞對方,愛要講出黎,無人會嫌『我愛你』聽得太多。有啲人可能會擔心有啲說話講得太多會唔會唔矜貴呀,會唔會貶值呀之類,但其實從來都唔係說話出現嘅頻率改變說話嘅意義,而係你有無相應嘅行動支撐你嘅說話。」
這是訓勉時,牧者對一對新人的祝福與提醒。

我覺得很有意思。
回家後也一直在想,對啊,就算你每日對我講我愛你,假如那與行為相稱,我並不會輕視那句說話的份量。
會輕視,甚至鄙夷,從來都只因為那說話沒有行為的重量,淪為輕飄飄、沒有靈魂的產物。

不知由幾時開始,我們有一種迷思,
覺得珍重的話不要輕易亮相,必須珍而重之藏在心底,等到那甚麼的時候才輕輕講一句,帶來爆炸性的甜蜜又或含蓄的美麗。
大抵是從世界太容易講出漂亮的說話開始。
於是務實或重視承諾的人相信:做不了的事情不要講,做了的事情不需要講。

但問題是,行動需要時間,而人是不安的。
在那無盡平淡而平和的日子裡,我要怎麼樣才會知道我在你心中仍然特別,並非只單單嵌入在你生活的schedule之中呢?
因而言語很重要。
言語能撫平不安的皺褶。

當然如果你說:講多錯多,唔講唔錯。講左就要做,唔講咪唔使做。
那也是沒有錯的。
有些人很怕負責任,有些人很怕束縛。
於是乎甚麼也不說。
假如到時候額外做了甚麼,就當是一種bonus吧;
假如到時候甚麼也沒有做,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因為本來就沒有承諾過呀。

我會說,這樣的人沒有錯,但卻是自私的、膽怯的,懶惰得不願為一段關係付上心思,懦弱得害怕承擔一個人。

年輕時參加婚禮,對於觀眾席上有人流淚,總覺得很誇張。
到這一兩年,才漸明白兩個人能走到婚姻之中,鄭重地承諾日後無論貧窮或富足,不管甚麼光景都相愛一生一世,是一件多麼難能可貴而不輕易的事。
雖然我仍沒有落淚,卻明白了眼淚的意義。

P.S.
Hey,你啊,雖然沒有正式通知我你的婚禮,
但我由衷的希望你幸福啊。

image : brainyquote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喜歡文字喜歡到猶如呼吸。
必須要寫寫寫。
也許我患上了名叫「寫作」的強逼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