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十八歲的真人真事《求人– 開店記》

一個十八歲的真人真事《求人– 開店記》

求人從來不是一件易事,難以啟齒的請求甚至會面對遭人拒絕丶冷待丶恥笑,一想到這裏就不寒而顫。
請求就如同被人勒着咽喉丶手無縛雞之力的禽畜,面對無能的自己,更是無力。撕破臉皮,拭下尊嚴,我討厭這種感覺。

乞回來的簽署

「我想找你們的候選內閣的學生會會長。請問他在嗎?」我端起和藹可親的笑容,手中捧著一份視之重要的紙張,這是關於媽媽新店與學生會合作的協議,希望透過新店開張提供優惠予候選人,從而得到宣傳的效果,別無選擇,已沒有閒錢請廣告公司或請人宣傳了,只好出此下策。在一羣正互相抄襲功課的人羣,他投起頭,用那不屑的目光瞄了瞄我,吐出一句:「很忙。」我頓了頓,繼續強擠尷尬的笑容,説道:「那不要緊,我待會再找你。」好不容易等到午膳時間,我馬上把協議推到他面前,希望為母親爭取一個半個機會,或許男生間就是如此幼稚,一個女生對着男生説話就是另有「姦」情,一陣吹噓起哄的聲音在我周遭響起,但那刻我充耳不聞,只知道簽協議是首要目標。一見他放下原珠筆,我興奮地拉過紙張一看,但在看到他的簽名那刻,心情一沉,「這是甚麼?」「不就是我簽名呀,哈哈。」在一陣叫囂哄笑中只遺下一臉無辜狐疑,像個傻瓜般的我。這⋯⋯哪算是簽名,頂多只是一個胡亂塗鴉而成的圓形。

放學後我是傳單妹

「請拿張看看吧!啊,麻煩你,請拿張⋯⋯」放學後,拋下書包就趕去小店幫媽媽了,我不怕面對陌生人,真的,盯着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伸出手遞上一張又一張傳單,強撐起早已疲累不堪的身體,臉上堆起可掬的笑容,向接下單張的人深深鞠躬。經驗告訴我這樣路人會較容易接受你遞來的傳單。求你了,每送出去的一張傳單都是一個又一個招攬生意的機會,每送出去的一張傳單都是一點又一點的希望。一張張陌生的臉在我眼前飛快地略過,三五成羣的男生會玩起無聊的打賭遊戲,看誰有勇氣接下我遞去的單張,然後又從一陣笑鬧中散去。「就是那些書唸不好的孩子才會在這裏派傳單。」有些滿臉妝容,畫上濃黑眼缐紅唇的阿姨也會這樣低聲呢喃著。也會有些色迷迷的大叔上下打量,目光從我身上下游走,或前來搭訕,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們只是讓我的希望一個個落空的一部份,不過,有人注意你倒還好,有時我也覺得自己在大街上如同透明的存在,人們低頭把玩手機,也不願多看你一眼。啊,是他!噢!是她!偶爾我也需要閃躲逃避,生怕有熟悉的臉龐注視到我,有誰會想被人看到汗流浹背丶狼狽不堪地派單子的模樣。

情緒終究失控

又熬過漫長的一天,在坐車返家的一小時途中終於可鬆一口氣,但一回到家就飛快且胡亂扒過兩口飯,也不知自己吃了甚麼,關上房門就開始掏出家課書本溫習,今次測驗也依舊要考到第一,不要令父母擔心。啪嗒,豆大的淚珠落在工作紙上,我用力抹去,啪嗒,才發現自己泣不成聲。心好鬱悶難過,很委屈,真的很累,打從心底深處生出的疲憊。身負重任,堅負着多項職務,平日以書本及工作麻醉自己,不甘示弱的我告訴自己不可以在人前哭,但原來我也是一個需要别人愛護痛惜的女生。表面上風光丶受盡萬千寵愛及重用的我,在夜闌人靜時也會按捺不住地哭。我想,現在沒心沒肺的名人丶成功人士,以前是不是也像我一樣掏心掏肺地求人呢?

從新界走出九龍開店 正確?錯誤?

媽媽的店叫 The Blank, 前身是在新界開補習班辦教育,但搞了多年,最後一屆畢業生也走了,生意開始慘淡,便另起爐灶,打算再創番事業。當初開設 The Blank 的原因,並非單純要跟上當紅既共享經濟、自由工作者和創業者潮流,而是源於我們都發現香港人缺乏公共空間的社會問題,令我們內心對香港產生一份期待:香港能不能有一個角落,是人與人間不分彼此、平等對待地認識不同人、相互學習地閲讀丶並供大家喝咖啡吃小食聊天呢?

我們抱持著「共同工作咖啡廳」的認知從新界走到太子,「其實沒有定義這個空間是用來做甚麼。每個人需要空間的理由都不同,可以自行決定它是咖啡廳、辦公場所,或是和朋友聚會既地方。」在 The Blank 這裏,提供香氣芳馥花果茶丶童年回憶沖調飲品丶香脆可口零食供大家任意享用,而秘密花園插畫本、各式各樣桌遊、鬆軟沙發、搖擺鞦韆椅為大家帶來家中舒適親切的感覺,而重點就是巨形豔粉絹花牆及一片綠油油的草皮裝潢,讓來訪的客人置身於石屎森林的世外桃園中。而且我們希望盡可能滿足各種空間的需求,無論係想放空丶想工作丶放鬆看劇集,都可以找到一個適合的座位待在裡頭,因此,經營 The Blank 就是我們得出的解答。我們堅守一個信念,用合理廉宜價錢吸引不同年齡層既顧客「The Blank 相信空間就是一種,權利,希望開放大家來參與、甚至是佔領空間,自發性地來這裏發起活動。」

後記

但我後來才慢慢意識地營運概念太新,要吸納生意,除了宣傳還是宣傳,但我們來自新界,一向小本經營的星斗市民那裏有龐大的資金支持宣傳呢?宣傳,全都以幾千元計算,我可以做到的始終有限,在學界中已盡力宣傳,但始終無能力找到大型雜誌報導或報紙廣告公司幫忙,在紙醉金迷的成年社會中,沒有人脈關係的我實在無能為力,政府更不會關心小商戶的死活。眼看為了店舖高昂租金而眉頭深鎖的媽媽,我的心也被刺得生痛生痛,作為學生,除了動筆玩字,寫下此文,記下當下感受,寄出投稿,實在別無他法。

我一直想如果這店真的發揚光大了,真的成為了當下嗆手可熱的話題,那些取笑過我的人,還會這樣得意洋洋嗎?對,我真的疲倦不堪,但這絲絲的希望卻仍成為支持我的原動力,我是這樣深信着的。

店鋪資料:

Instagram: @theblankhk

鋪頭地址:
‪九龍彌敦道784號大生銀行大廈8樓‬全層 (太子地鐵站 A 出口 坤記粥店隔離,學斯補習樓上) 8/F, WF, Tai Sang Bank
Building, ‪784 Nathan Road‬, Kowloon.

聯絡電話: 📱‪5702 7802

文:蓋比

啱睇就Like埋我地個Facebook專頁

歡迎各位讀者踴躍投稿,來稿請電郵至 info@menjap.com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